•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

          作家網

          首頁 > 文壇動態 > 正文

          田耳談枕邊書

          人送綽號“碼書帝”

          田耳談枕邊書

           

            童年時期的閱讀是怎樣的?

           

            田耳:童年時期閱讀是以連環畫為主,偶爾會逃課去街邊看連環畫。最喜愛的作者是鄭淵潔,長年訂閱《故事大王》和《童話大王》。冬天在鄉下爺爺家的火壙邊聽得最多的是《水滸傳》里的章節。但印象最深刻的,是小學畢業時看了《射雕英雄傳》,這書給我一種極致的快感,看后一兩月恍惚,回不到現實。

           

            能談談你對于文學的愛好嗎,對你影響比較大的作家有哪些?

           

            田耳:這是得罪人的問題,影響過我的作家挺多,因為在我高中以后能買到能看到的書已經很豐富了,不會再像前幾輩作家,只被幾部具體作品影響就開始寫作,也能看出來他們寫作有很堅實具體的源出。

           

            你曾多次提到尤鳳偉的《石門夜話》。我也很喜歡這篇小說。你喜歡的作品,會反復去讀嗎? 后來和尤鳳偉有交集嗎? 還是一直“神交”? 中國作家中,你推崇誰的短篇小說?

           

            田耳:我和尤鳳偉老師從未見面,從未聯系,只是一直喜歡他的作品?,F在在大學里教學生寫作,也推薦他們看尤鳳偉老師的作品,個人覺得他許多小說都是教材級的,完成度非常高,起承轉合、反轉也特別清晰。這些未必算是“高格”,現在也沒幾個小說大家愿意把小說寫得特別清晰,但對于學生特別有營養。當然,學生是否還會認真看,我也不抱多少希望,也不能時刻督促,他們想看的東西和我們太不一樣。有些作品我反復讀,這是必然。要說短篇小說,名家還是比較多,至少,稍有名氣的作家都寫過不錯的短篇,在這里我想說一說寧夏的石舒清先生。他的短篇大都寫得結實綿長,但那種冷硬卻又彌散著信仰氣息的品質,不容易被更多人接受。

           

            你談到和《百年孤獨》的邂逅,讀不懂,依然能吸引你讀下去。有些書就是莫名的情感契合。在閱讀多久之后,你才知道這本書在當時中國文壇的影響力?

           

            田耳:確實如此,這本書是高三時候從吉首市新華書店買來,對它一無所知,只是被篇名吸引??赐旮杏X不懂,想找一些評論文章進一步了解,也根本找不到。隔了一兩年就大概有了了解,因為雜志里有不少文章提到這一篇,才知道它的影響力如此巨大。再過了若干年,找到《番石榴飄香》,才算真正知道這個小說的寫作背景。

           

            你覺得現在讀懂《百年孤獨》了嗎?

           

            田耳:不懂,也用不著條分縷析。這書可以作為枕邊書,隨時翻著看,我也搜齊了國內的所有版本。

           

            作為“枕邊書”的閱讀,有什么特點嗎? 是隨時翻開某一頁,還是一遍一遍地讀? 能否談談你的閱讀方法? 你說“搜齊了國內的所有版本”——大概收藏有多少版本? 會比較著閱讀嗎? 你喜歡哪個版本? 為什么?

           

            田耳:枕邊書是讀不完的書,翻開哪頁就讀哪頁,不在乎情節,而是行文造句有一種補益自己的力量,而且常讀常新。所謂“搜齊了國內所有的版本”絕非虛言,其實《百年孤獨》在未引進版權時主要是三個版本,一是上海譯文的譯本;一是北京十月社的譯本,還有就是云南文藝社拉美文學叢書當中的譯本。這三個版本又被多家出版社印出不同版本,甚至還換了譯者名。引進版權的《百年孤獨》是范曄譯,當然也會收入,我收了十余個國內不同版本。我沒有比較著閱讀,拿著譯本比較著讀沒有意義。有些朋友會說自己比較著讀各種譯本,我也不信,這有什么意思哩? 懷疑就是說著好玩,證明自己讀書跟大多數人不一般而已。我喜歡的是上海譯文的版本,因為我一開始就是讀這個版本,于我而言有個首因效應。

           

            哪些書是你一讀再讀的? 對你影響最大的書有哪些?

           

            田耳:我開列五部吧:《水滸傳》《莊子今注今譯》《佩德羅·巴拉莫》《白鯨》《荒野偵探》。

           

            能否具體談談這些書哪里吸引了你?

           

            田耳:《水滸傳》是我童年時期在鄉村圍爐夜話時聽過的最多的書,所以,我一直以為這是所有書中最偉大的一部?!肚f子今注今譯》我能背誦很多章節,這本書對我有極大影響,有評論家認為我的小說“有齊物之想,無善惡之分”顯然就是在說這本書對我的影響。還有那幾本外國小說,也是不容易看懂,又包羅萬象,隨便翻看都有一種說不出的熨帖。

           

            你有什么樣的閱讀習慣? 喜歡看武俠小說,這一習慣會影響你的性格或創作嗎?

           

            田耳:我以前信馬由韁,翻看沒有系統,這幾年打算將精讀泛讀分開,精讀就是讀一些重要作家的文集,泛讀還是一如從前信馬由韁,翻到哪本看哪本。但我發現精讀難以為繼,比如說我本想把格里耶二十幾本著作看完,但看了六七本以后,越來越懷疑他是文學領域的投機者,強行看完是浪費自己時間,沒有意義。

           

            格里耶是法國“新小說”流派的創始人,為什么你當時會選中他的作品?

           

            田耳:就因為他是創始人,所以我許多次下定決心通讀他的作品。前面讀過《橡皮》和《嫉妒》,感覺不錯,但又不得其要。這一派我最先讀的是克洛德·西蒙,漓江社出的《弗蘭德公路》,高中時候讀這本書有無比的震顫,看不懂,但那種針腳致密態度嚴謹有如科研,對我有深遠的影響?,F在我的寫作以細膩的白描,工匠般的耐心為人所稱道,某種程度上都是得益于克洛德·西蒙的教誨。但最近再去通讀格里耶,覺得他的文字浮于表面,再看他的評論文章,投機的意味很明顯。而克洛德·西蒙終其一生,都在小說可能性的道路上掘進和發現,勤謹地落實為文本。所以,諾獎頒給西蒙,不無道理。

           

            如果你可以帶三本書到無人島,你會選哪三本?

           

            田耳:隨便三本。如果去孤島,我希望帶上平時看不下去的書,反正處身孤島都能看下去,比如說《尤利西斯》《萬有引力之虹》,或者《人民法院刑事指導案例裁判要旨通纂》。

           

            假設你正在策劃一場宴會,可以邀請在世或已故作家出席,您會邀請誰?

           

            田耳:我得想明白自己有什么能耐舉辦陰陽同席的大宴會。

           

            你會和學生經常討論讀書的話題嗎? 會主動了解學生的閱讀嗎? 是否也常向學生推薦書單?

           

            田耳:我不常和學生討論讀書,但我辦公室就是書房,有兩三千冊圖書。想讀書的學生來我這里,我會介紹一些書給他們讀,主要是經典的短篇小說集。他們現在能夠讀幾部短篇集就非常不容易,大部頭一般不會去碰。薦書單因人而異,但最主要的,無非也是我當成枕邊書的那一些。

           

            能否談談你的藏書? 有何特點? 你收藏的標準是什么?

           

            田耳:我的藏書沒有什么特點,文史哲之類的書籍看上眼皆可入藏。此外,我的藏書還是有一些主題,比如武俠黑書,還有外國涉華古董書、中外版畫圖冊、動植物圖冊、文學經典套書、特定一些作家的初版本,等等。我自小喜歡將書分門別類,這么些年藏書的數量還是不小,老家有四間書房藏書三萬冊,書縱是多,我都用尺子把一排一排書碼得特別整齊,書按高度分類,再按書脊顏色排列。2010年,孔夫子舊書網搞了一次曬書房大賽,我還高票入選前幾名,書友送我綽號“碼書帝”。來南寧這些年又淘了七八千冊,家、辦公室和雜物間都堆滿了。新買的房子交付以后,我走進去首先是看哪個房間適合當成書房,這樣可以馬上計算得出,我又可以入手多少冊?,F在書太便宜,但用于裝書的空間越來越貴。

           

          來源:中華讀書報

          作者:田耳 宋莊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2/0105/c405057-32324577.html


          免费无码黄动漫在线观看犹物影视

        2.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