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

          作家網

          首頁 > 文壇動態 > 正文

          當代文學如何表達鄉愁?

          當代文學如何表達鄉愁?僅靠想象和書寫經驗是不夠的

           

            近些年來,隨著新農村建設的發展,鄉土給作家提供了嶄新而廣闊的文學書寫空間。新時代文學如何書寫鄉村?如何刷新“鄉愁”這一傳統主題?20211224日,第一期“十月·活力甌?!贝蠹椅膶W論壇在線上舉行。艾偉、梁鴻、喬葉、王十月、楊慶祥、劉大先、徐晨亮、沈念、劉汀、蘇滄桑、孫良好、東君、綠茶、周吉敏、谷禾等來自全國各地近20名作家、學者、文學評論家,以“我的鄉愁與你不同:新時代鄉村振興的文學表達”為主題,各抒己見,金句頻出。此次線上文學論壇還通過多家平臺在網上直播,累計觀看量超過25萬人次。

           

            鄉土題材出現某些書寫慣性和審美疲勞

           

            擔任此次線上論壇主持人的《十月》雜志副主編、文學評論家季亞婭提出一連串值得深思的問題。她提到,鄉土書寫和鄉村建設一直是中國文學和社會實踐的重要內容。進入 2000年后,尤其是近些年,情況已經出現了變化,一個是文學中所謂從鄉村到城市的空間位移。從當下發表和出版來看,鄉村題材作品的比例在明顯減少,即使有,也往往集中在非虛構作品中。另一個是,已有的鄉土題材出現了某些書寫慣性和審美疲勞,“鄉村凋敝”這樣的情感式表達在作品中比較常見。真實的鄉土是什么樣子,鄉村的組織形態、生產方式、文化方式、傳播方式、情感方式在發生怎樣的變化?誰在深入鄉土書寫的現場和第一線?而且與鄉村振興實踐相結合,文學如何書寫鄉村振興的新篇章?當下經驗又如何刷新“鄉愁”這一傳統主題?在這其中,作家的主體性和個體特性又應該如何體現?

           

            浙江一批散文家在紙上構筑自己的江南

           

            作家、浙江省作家協會主席艾偉分享說,對他來說,“鄉愁”就是中國的文化,就是《紅樓夢》。在他看來,從上個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人已開始認識到我們自己的生活和傳統,他相信今天的中國作家都會明白這一點,他們也會有關于鄉村的更好的文學表達。比如浙江就有一大批散文家,在紙上構筑了屬于自己的江南。

           

            評論家劉大先目前正在北川掛職,他近年來走訪了很多基層鄉村。他眼睛看到的鄉村,跟文學作品中的鄉村是兩個世界,“當下的鄉村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由此他感覺到,“當下的文學表達有著濃厚的滯后性,無論從觀念到情感,還是從美學到形式,它跟當代鄉村完全是脫節的?!?/span>

           

            以“梁莊”系列聞名的作家、教授梁鴻對鄉村變革有著深切的體驗。她表示自己寫梁莊并不是因為“鄉愁”,而是把梁莊當作一種當下的寫作,還在進行中的,也就是現在的村莊。

           

            僅靠經驗想象書寫今天的鄉村肯定不夠

           

            書評人綠茶是溫州人。由于各種原因,他已經三年沒有回溫州。對于他來說,閱讀是他緩解鄉愁的一種方式。當天他也列舉了關于溫州的多種圖書。

           

            《作品》雜志社長、總編輯王十月表示,今天太多的作家依然在延續前輩作家的傳統?!拔覀兊暮芏嘧骷也⒉涣私廪r村,不了解農民,不知道農民在經歷什么,或者農民在想什么。他們筆下的農民,要么是魯迅式的、沈從文式的,要么是賈平凹式的、莫言式的?!彼J為今天鄉村的變化是天翻地覆、日新月異的,這不僅是指鄉村建設的美麗,更多是在于人們對傳統的認知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還有一個問題是,今天的作家能否建構一些新的鄉土意向、新的鄉村審美?這是鄉土文學寫作能夠努力的一個方向。

           

            湖南省作協副主席、作家沈念表示,“鄉愁”衍變到今天,實際是變成了一種文化的情結,變成人們對田園懷念的情感。最近兩三年,沈念集中在湘南一些鄉村走訪,梳理了這些鄉村脫貧攻堅建設的進程。他認為,只有自己真實地在路上行走,才會看到發生在中國鄉村脫貧攻堅的大事件,才會對它有一種新的認知和確信。在城望鄉,僅僅依靠過去的經驗去想象和書寫今天的鄉村肯定是不夠的。走在大地上比坐在書房里更有勇氣和真情。

           

            今天的作者能否寫出正在生長的、當下的現實?

           

            《當代》雜志執行主編徐晨亮提到更新知識結構的問題,同時他特別關注的是,今天的作者能不能寫出正在生長的、當下的現實。另外在城市里的作家,他們的視角能不能深入到鄉村生活?比如北師大教授張檸的一篇《巴金英來電》,就寫出了特別有意思的新人物。

           

            今年剛剛推出新作《紙上》的作家蘇滄桑,則通過“觀光”和“觀察”、“無用”和“有用”等幾個主題詞,談了自己的觀察和體會。她希望“用沾著泥土、帶著溫度的文字來表現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山水之美、風物之美,特別是勞動之美和人民之美?!痹谛聲l布會上,她也邀請了幾位主人公到場,他們的發言“熠熠發光”。由此她想到,“鄉村振興這個主題是非常宏大的,也是非常復雜的,它不僅僅是傳統意義上的經濟生活富裕,對當代農民來說,可能更大的意義在于精神上的富有?!?/span>

           

            詩人谷禾談到,最近幾年去過很多建設得非常漂亮的新農村,可以看到建設者的“匠心”,就是對中華文化傳統的接續,對天人合一的哲學思想的領悟,很好地體現了基層民眾心中生態意識和文化意識的覺醒。幾年前,他用一個多月的時間完成了長達1000行的非虛構長詩《周莊傳》,更多關注和嘗試書寫的是生活在“周莊”的眾多生命個體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命運。

           

          來源:封面新聞

          作者:張杰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2/0104/c403994-32323322.html


          免费无码黄动漫在线观看犹物影视

        2.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