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

          作家網

          首頁 > 小說 > 正文

          禍起紅顏 3、4集(文學劇本)

          30集電視連續劇文學劇本


          禍起紅顏

                       

          編?。哼h山

           

          第三集


           

            片 名 禍起紅顏

            深沉悠遠的女歌聲:

            明朝末代崇禎年

            清兵逼近山海關

            闖王進京作皇帝

            引出一曲紅塵怨

            亂世風云何處起

            怒發沖冠為哪端

            勿問明清春秋史

            且看紅顏陳圓圓

            歌聲中出現:

            明代一座歌妓青樓。

            樓內,中堂上,掛一幅工筆人物畫。

            鏡頭推上去,畫的是一位高髻紅裝艷女,側身亭立,悵望蒼天。

            艷女從畫上走下來,側臉緩步,走向樓臺。

            鏡頭側拍,跟拍她那苗條身影,迷人的艷姿。

            出現主要演職人員名單及全劇主要場面。

            歌聲停。 

            1、南京大街上(日、內)

            文廟旁一條街道。

            藥鋪,雜貨鋪、茶葉鋪、棺材鋪門口都掛著招牌。路邊有小攤販、占卜算命的,賣粥、賣包子的。來往行人中夾雜著逃荒要飯的,街頭賣唱的。

            2、茶葉鋪(日、外)

            “啪!!啪啪啪!”一個民間說唱藝人花子敲著??韫?,來到茶葉鋪門前唱道:

            茶葉鋪,朝南開,

            買賣興隆通四海。

            茶葉鋪老板出門,沒好氣地:“別瞎咧咧啦!走吧,走吧,上別的門上呱嗒去!

            花子一笑,又唱:

            這幾天,我沒來,

            掌柜的你家大發財。

            老板:“發什么財?這年頭老百姓都吃不上飯,哪有錢買茶葉?走走走!我這里關門啦!”摘下“茶”字招牌,進屋關上門。

            花子無奈地點點頭,又敲起??韫?,邊走邊唱:

            往前走,邁大步,

            前邊來到棺材鋪。

            棺材大,棺材好,

            裝進個死人跑不了。

            棺材鋪的老板一樂:“你小子真會編詞,再唱一段好聽的,多給你個錢!

            花子:“好啦!你聽著?!庇殖?/span>

            這年頭,死人多,

            餓死的,凍死的。

            逼死的,不是跳井就投河。

            別的買賣不好做,

            棺材鋪里掙錢多。

            老板:“嗨嗨!你小子說的還真不錯???,我這棺都賣光了, 掙不來錢啦!

            花子:“再做棺材呀!

            老板:“買不到木材啦!?!?/span>

            花子又唱:

            掌柜的,死心眼,

            買不到木材買門板。

            老板:“上哪買門板去?

            花子:又唱:

            窮人多、窮人苦,

            房倒屋塌沒處住。

            破桌子、破凳子,

            破門板,破窗戶。

            給他個小錢做棺木。

            老板又一樂:“嘿!好主意?!?/span>

            花子也樂了,伸手要錢。

            老板從衣袋拿出一個銀元寶給花子。

            花子接過銀元寶,高興地往空中一扔,又接著,敲起??韫亲吡?。

            3、包子鋪門前(日、外)

            包子鋪門前,案桌上擺一籠包子。

            賣包子人叫賣:“熱包子,肉餡子,一口一個肉蛋子?!?/span>

            一個拉破頭的乞丐進畫,光頭上有刀疤,手里拿著把刀子。

            賣包子人:“你,你干什么?

            拉破頭乞丐:“掌柜的行行好,我三天沒吃飯啦!給我個包子皮吃吧!

            賣包子人:“走走!

            拉破頭兩眼盯著包子,伸出一只黑手。

            賣包子人:“去,去去去!

            拉破頭拿刀子拉自己的頭。

            賣包子人:“你拉下腦袋來,也不打發你!

            拉破頭拉得自己腦袋流血。

            一頭撞在籠包上。

            一籠包子沾滿了血。

            賣包子人嚎叫:“哎呀,這包子,我怎么賣呀!

            拉破頭抓幾個血包子狼吞虎咽。

            賣包子人喊:“來人,揍他!

            從包子鋪出來幾個伙計,朝拉破頭拳打腳踢。

            拉破頭挨著打,吞吃包子。

            賣包子人喊:“狠狠地打!

            拉破頭也喊:“打死我也得吃頓飽飯!

            4、賣畫處(日、外)

            墻上掛一橫幅,上寫:出賣字畫。

            地攤上擺著山水畫、仕女人物畫。

            賣畫人在一張桌子上作工筆人物畫,周圍有人觀看,無人買畫。

            孫禮和保鏢走來,停在書畫攤前,觀看字畫。

            作畫人揮毫,在一幅工筆仕女畫上潤色。

            孫禮仔細看那幅畫。

            保鏢李虎:“老板,咱們走吧!

            “不不?!睂O禮十分欣賞那幅畫。

            作畫人揮毫,畫已作完。

            孫禮看畫入迷,用襖袖擦擦眼睛,又看。

            作畫人換一枝毫筆。

            孫禮:“請問先生姓?

            作畫人:“免貴姓馮?!鳖^不抬地在畫上署名:甲午年冒襄。

            孫禮:“啊,馮先生,這幅畫我買下?!?/span>

            冒襄:“對不起,你可以買別的畫,這一幅不賣?!?/span>

            孫禮:“我一定要買,要多少錢,我給多少錢?!?/span>

            冒襄:“為什么一定買這幅畫?

            孫禮:“因為這畫中人很像蘇州青樓的陳圓圓?!?/span>

            冒襄怔一下神:“你見過陳圓圓?

            孫禮:“見過?!?/span>

            冒襄:“是在蘇州青樓嗎?

            孫禮點點頭:“對,她現在不在青樓了?!?/span>

            冒襄:“她到哪去了?

            孫禮還沒回答,來了一群兵卒。

            孫禮轉臉看。

            幾個兵卒推著敲??韫堑幕ㄗ?。

            兵卒小頭目:“花子!

            花子:“軍爺?!?/span>

            軍爺抓過花子的??韫牵骸皠e敲這個啦!跟我們去當兵?!?/span>

            花子:“軍爺,我怕,害怕?!?/span>

            軍爺:“怕什么?

            花子:“害怕打仗?!?/span>

            軍爺:“保衛大明帝國,害怕也得去!”推一把花子:“走!”

            冒襄急著問孫禮:“$先生,快告訴我,陳圓圓到哪兒去了?!?/span>

            孫禮:“這兒不是說話的地方,你要是愿意,收起畫攤,到那邊酒樓上談,我請客?!?/span>

            畫攤那邊,兵卒又抓住了拉破頭的乞丐。

            拉破頭問:“當兵?管飯嗎?

            兵卒:“管飯?!?/span>

            拉破頭:“管飽嗎?

            兵卒:“管飽?!?/span>

            拉破頭:“好,那我去!”

            5、小酒樓(日、內)

            小酒樓上的門匾:天外天酒館。

            樓上房間,冒襄與孫禮對坐,二保鏢坐在另一桌。

            孫禮:“馮先生,只要把那張畫賣給我,我就告訴你?!?/span>

            “這……”冒襄沉吟:“喝酒,喝酒:”拿起酒壺給孫禮倒酒。

            畫外冒襄想象的圓圓聲音:“不就是張畫嘛,又不是我本人?!?/span>

            冒襄:“我再問一句,陳圓圓接過你?

            孫禮:“要是接過我,我就不買這張畫啦!撈不著陳圓圓本人,看看她的畫,也大飽眼福啊!

            “好!”冒襄爽快地說:“賣給你?!?/span>

            “好!”孫禮也干脆地說:“出門在外,交個朋友,講個義氣??礃幼?,老弟也很喜歡陳圓圓吧!

            “唉!”冒襄嘆了口氣:“不瞞你說,我是想賣字賣畫,攢足了錢,從青樓贖出圓圓。

            “老弟,別作夢啦!”孫禮告訴冒襄:“官府把陳圓圓接走啦!

            “什么?”冒襄急問:“官府,哪個官府?

            孫禮:“蘇州官府?!?/span>

            冒襄:“我不信,圓圓對我發過誓,她寧可一死,不再接客?!?/span>

            孫禮:“圓圓這話,分是對誰,頭上沒有烏紗帽的,她是寧死不接,可對那坐著八抬大轎的,她照接不誤?!?/span>

            旁邊酒桌李虎插話:“不光接,還到官府給京城來的皇上老丈人獻歌獻舞睡覺吶!

            “啊?!”冒襄欲怒,倏地站起身又冷靜:“是不是官府強迫她去的?

            孫禮:“強迫?圓圓那脾氣,你還不知道,誰能強迫她?”說著,從囊袋拿出那把剪刀給冒襄看:“你認識這個嗎!

            “剪刀?”冒襄拿起剪刀細看:“這是圓圓的剪刀,怎么落到你手?

            “在路上拾到的?!睂O禮從冒襄手中又拿回剪刀:“我也強迫過圓圓,她寧死不愿意,用這個刺自己的喉嚨??伤M官府為什么不帶著?為什么不刺自己的喉嚨,為什么扔在路上?

            冒襄眨眨眼,低頭思忖。

            孫禮:“還是她愿意到官府接那北京來的皇上老丈人?!?/span>

            李虎又插話:“蒼蠅飛到驢吊上——巴結大頭子?!?/span>

            趙龍又加一句:“窯姐終歸是窯姐,狗改了不吃屎,誰的官大就把屁股撅給誰?!?/span>

            “撲嚓”冒襄一腚坐在凳子上,垂下頭,十根手指頭一齊插進頭發里……

            孫禮:“看來,陳圓圓是出不了官府啦!老弟,咱們這頭上沒有烏紗帽的人,誰也得不到陳圓圓,我只好買你這張畫,想那美人的時候,看看這畫,以飽眼福吧!

            冒襄猛地抬起頭,抓起酒壺往嘴里灌酒。

            6、秦淮樓上(日、內)

            妓房內,冒襄一手攬著一個妓女,醉醺醺地說:“你們知道,這秦淮河的來歷嗎?為什么叫秦淮河?

            兩個妓女搖搖頭。

            冒襄:“秦始皇統一了中國來到南京,看到這兒風景宜人,就是沒有水,水是什么?水就是女人,女人似花,花好看,女人是似水,水柔和。秦始皇在這里開鑿了一條人工河,從淮河引來了水,故稱秦淮河,你們聽說過嗎?

            二妓女又搖搖頭。

            冒襄:“秦始皇在這秦淮河岸上又建造了這座樓,叫秦淮樓。秦始皇在這秦淮樓上天天欣賞美女歌舞。后來,秦始皇走了,這座樓便成了歌妓樓。歌女絕妓李師師、李香君都在這秦淮樓上往過?!贝驇讉€酒嗝:“我得不到陳圓圓,來尋找李師師、李香君,你們倆人,誰像李師師、誰像李香君?

            二妓女又搖搖頭。

            冒襄:“你們倆什么都不懂,沒文化,長得也不俊。不如陳圓圓?!蓖崎_兩個妓女。

            另一妓女依過來:“相公,你看我俊不俊?

            冒襄:“你的嘴太,太,太大了,我要個櫻桃小口的。那,一個,你,你過來?!?/span>

            櫻桃小口的靠過來:“相公,你喝醉了?!?/span>

            冒襄:“沒,沒醉,叫什么名子?

            妓女:“就叫我紅櫻桃吧?!?/span>

            “好,好?!泵跋鍝еt櫻桃:“得好,比她們幾個都好。不過,比著蘇州的陳圓圓差多了?!?/span>

            紅櫻桃:“你認識陳圓圓?

            冒襄:“不光認識,我倆還要成親呢?

            紅櫻桃:“成親?

            冒襄:“她,她答應我,不再接別的男人?!?/span>

            紅桃櫻:“相公,我說你喝醉了吧!那陳圓圓叫蘇州官府包走啦!

            冒襄:“你,你說什么?

            紅櫻桃:“那陳圓圓讓蘇州的州官包走啦!

            冒襄愣怔一下,拍拍額頭,清醒一下,驚問:“你也知道?

            紅櫻桃:“我們秦淮樓和蘇州青樓都通氣?!?/span>

            冒襄倏地站起身,罵道:“婊子!真是個婊子!”

            “啪!”一巴掌拍在桌面上。

            7、蘇州青樓(夜、內)

            化妝室內,幾個妓女在化妝。

            鄭月娘跑進:“姐妹們,告訴你們件好事?!?/span>

            妓女甲:“什么好事?

            鄭月娘:“圓圓姐回來了?!?/span>

            妓女乙高興地:“回來了?在哪?

            鄭月娘:“在鴇媽屋里?!?/span>

            妓女丙:“那官府怎么能放回她呢?

            鄭月娘:“圓圓說,從北京來的那個皇上老丈人到杭州招兵買馬征軍餉去了,圓圓向他要了一  萬兩銀子,都交給了鴇媽,她要贖出身子去找冒襄”。

            妓女?。骸澳强珊昧?,鴇媽愿意嗎?”

            鄭月娘說:“開始不愿意,可鴇媽又覺得,圓圓千人喜萬人愛,說不定還有烏龜王八蛋來爭她,鬧得青樓上不得安生,惡人來又打又砸,官府來放火燒樓。鴇媽也舍不得圓圓走,可一想到這些,她一跺腳,也就愿意了?!?/span>

            妓女甲:“那,咱們就送圓圓脫俗從新,找她那冒襄去吧!”

            8、樓閣(夜、內)

            樓閣內,一桌宴席。陳圓圓、鴇媽和眾姐妹歡聲笑語。

            一姐妹俏皮地說:“圓圓姐的心啊,早飛了。腳上穿著紅繡鞋,身上披著大紅袍,頭上項著紅蓋頭,哇嘟哇,哇嘟哇,與那冒襄拜了天堂拜了地堂,拜了地堂入洞房!”

            “嘻嘻哈哈”眾人都笑了。

            “別拿我開心啦啦!”圓圓滿眼歡喜地端起酒杯,站起身,恭恭敬敬地對鴇媽說:“媽媽,我先敬你老一杯,我從七歲父母雙亡,是你收養了我,一輩子忘不了你老的恩情?!?/span>

            鴇媽:“圓圓,你這一走,我心里不好受??!咱娘們一塊過了這么多年,真舍不得你……”鴇媽哭了。

            “媽媽”。 圓圓給鴇媽擦淚:“媽媽,我走了,你多保重?!?/span>

            兩個姐妹低聲細語:

            “什么時候咱也走出這青樓啊!

            “熬星星熬月亮吧!

            圓圓又端起酒杯:“眾位姐妹,咱們姐妹一場,各有各的苦哀,又有共同的心愿。我先走一步,大家幫助我,日后,我一定報答眾位姐妹?!?/span>

            一姐妹:“圓圓妹妹,俺們真不愿意讓你走,可又愿意你趕快去成家立業,過個正常人的日子?!?/span>

            圓圓:“多謝妹妹,請,眾位姐妹干了這一杯?!?/span>

            9、玄武湖上(日、內)

            玄武湖上,一艘花舫在緩緩劃動。

            花舫內,冒襄與紅櫻桃對飲。

            紅櫻桃:“公子,你總是說陳圓圓美,她到底有多么美?

            冒襄:”美如天仙,姿如嫦娥?!?/span>

            紅櫻桃:“你見過天仙、嫦娥嗎?

            冒襄:“沒見過,我想天仙、嫦娥也不會美過陳圓圓。陳圓圓具有超人的天資、天聰,我是她的良師益友,她的字畫已經超過我了,我失去她,是個痛苦?!?/span>

            紅櫻桃:“那你為什么不從青樓把她贖出身來?

            冒襄:“因為我是個窮秀才,手里沒有萬兩銀子,頭上沒有烏紗帽。她背叛了我,是她喪了良心?!?/span>

            紅櫻桃:“你還想她嗎?

            冒襄:“不想了?!?/span>

            紅櫻桃:“你能和我好嗎?

            冒襄:“我沒有錢了?!?/span>

            紅櫻桃:“再賣字畫嘛!

            冒襄:“災荒年月,民不聊生,社會動亂,誰還買字畫?

            10、青樓酒宴(日、內)

            青樓酒宴氣氯熱烈。

            一姐妹:“圓圓姐,你快走了,再給俺們唱一曲吧!

            眾姐妹:“對,以后再也聽不到姐姐唱了,喝一曲吧!

            圓圓:“唱什么呢?

            一姐妹:“唱你最愛唱的吧?!?/span>

            “好,不怕姐妹笑話,唱我自己編曲填詞的一曲吧?!眻A圓操起琴,自彈自唱:

            他為我,街頭巷尾,賣畫揮毫。

            我為他,珠淚濕襟,官府煎熬。

            他與我,懷情依依,難分難離,

            我與他,情深似海,日月難曉。

            正唱到這,月娘急促地跑上樓來。

            眾姐妹看月娘。

            月娘興沖沖地:“圓圓,你的好日子來臨啦!

            圓圓:“什么好日子?

            眾姐妹:“月娘,快說呀!

            娘對眾姐妹說:“我到外邊打聽冒襄的下落,站在河口碼頭上,南來的,北往的,江南的,江北的,我大聲吆呼:‘大伯、大媽、叔叔,嬸嬸、兄弟姐妹,你們見過一個賣字賣畫的公子嗎?二十多歲,白面書生,他叫冒襄。誰見過,告訴我,重禮酬謝?!?/span>

            一姐妹:“有見過的嗎?

            月娘:“我喊了一天,嗓子都喊啞了,沒有一個人答話?!?/span>

            圓圓感動地:“好姐妹,為了我,你又吃苦了?!?/span>

            “姐妹嘛,應該的?!痹履镉终f:“我正垂頭喪氣,來了一位英俊少年,他問我:請問大姐,蘇州青樓在什么地方?我問他:小兄弟,你到青樓找誰?他說:找陳圓圓?!?/span>

            “找我?”圓圓詫異地問:“他是那兒來的?”

            “南京來的?!痹履镉终f:“我說,我就是青樓的,陳圓圓是我的姐姐,你找她有什么事?他說,給陳圓圓稍來一封信。大姐,拜托你交給陳圓圓吧,我還要趕路。說著他把信拿出來,我接信左看右看,那信封的筆跡好像是冒襄的?!?/span>

            “是嗎?”圓圓的眼睛一下子亮了,急問:“信呢?快給我看?!?/span>

            “著什么急呀!”月娘賣關子:“我一抬頭,那少年不見了,信嘛……”摸摸衣裳:“哎呀,我丟啦!”

            “丟了?”圓圓一驚,又笑道:“好妹妹,別逗我啦!快給我吧!

            眾姐妹也說:“別鬧啦,快給圓圓吧!

            月娘拿出信在圓圓眼前一晃,跑到一邊去。

            圓圓追過去:“好妹妹,我給你磕頭啦!

            這邊,眾姐妹為圓圓高興的議論。

            “南京來的,冒襄一準在南京?!?/span>

            “這可好了,南京、蘇州這么近,圓圓很快就見到她的心上人了?!?/span>

            那邊,圓圓看信。

            圓圓不解的眼神。

            圓圓愕然的眼神。

            圓圓拿信的手在顫抖。

            月娘看到圓圓神色不對,急問:“信上寫的什么?

            信飄落在地上。

            月娘急忙拿起信看。

            圓圓踉蹌了幾步。

            月娘看完信,氣憤地:“絕情書?負心漢?!?/span>

            圓圓“撲嚓”歪在地上。

            “姐姐!”月娘急去扶圓圓。

            眾姐妹也過來:“圓圓怎么啦?

            圓圓的嘴唇在顫動,閉住眼,淚水滾流(定格)。

            女歌聲起:

            紅塵怨,紅顏怨,

            苦辣酸楚沒有甜。

            苦中笑,笑中苦,

            強作笑顏陪人歡。

            日日盼,夜夜盼,

            盼來情郎負心漢。

            官做大了換朋友,

            錢財多了換內賤。

            有錢有勢納群妾,

            家也亂,國也亂。

            爭風吃醋結仇冤。

            紅塵從來都是怨。

            歌聲中出現片尾有關人員,單位字幕。

           

           ?。ǖ谌辏?/span>

           

          第四集

           

            片 名 禍起紅顏

            深沉悠遠的女歌聲:

            明朝末代崇禎年

            清兵逼近山海關

            闖王進京作皇帝

            引出一曲紅塵怨

            亂世風云何處起

            怒發沖冠為哪端

            勿問明清春秋史

            且看紅顏陳圓圓

            歌聲中出現:

            明代一座歌妓青樓。

            樓內,中堂上,掛一幅工筆人物畫。

            鏡頭推上去,畫的是一位高髻紅裝艷女,側身亭立,悵望蒼天。

            艷女從畫上走下來,側臉緩步,走向樓臺。

            鏡頭側拍,跟拍她那苗條身影,迷人的艷姿。

            出現主要演職人員名單及全劇主要場面。

            歌聲停。

            1、玄武湖邊(日)

            孫禮坐在湖邊石凳上欣賞湖上風光。

            “孫老板?!碑嬐庥腥苏f?!靶視?,幸會?!?/span>

             孫禮回臉一看。

            楊松進畫。

            孫禮一驚:“啊?!冤家路窄?!?/span>

            “不?!睏钏梢恍Γ骸霸┘衣穼??!?/span>

            孫禮起身后退。

            楊松:“怎么,沒帶保鏢,正好,我也沒帶家丁,咱們倆單獨理論理論?!?/span>

            “不不?!睂O禮提起囊袋欲走:“我不是你的對手,你,你要多少錢?

            楊松搖搖頭:“不要錢,也不動手,咱們倆聊聊天?!?/span>

            孫禮苦笑一下:“好好,楊公子,請坐?!庇靡滦洳敛潦剩骸罢堊??!?/span>

            游湖人路過。

            楊松:“到那邊酒樓上,喝著酒,啦個通快?!?/span>

            孫禮狡黠的眼睛眨了眨:“對不起,我,我戒酒啦!

            “我拿錢,你請客?!睏钏蓮囊聝饶贸鲢y子,拍在孫禮的手里孫禮茫然。

            湖岸,柳蔭中,走來一男一女,是冒襄與紅櫻桃。

            酒樓上,孫禮、楊松對飲。

            楊松:“不打不成交,我愿意和你交朋友。

            孫禮端起酒杯:“愚兄敬賢弟一杯,干!

            “干!”二人一飲而盡。

            楊松醉意地說:“我太喜歡陳圓圓啦!孫老兄,那一天,在青樓帳房里,我吐你一口痰,動手打起來,為啥?我忌妒你,我吃醋,我是個醋罐子?!?/span>

            “你吃醋,我比你還吃醋,你是個醋罐子,我是個醋壇子?!睂O禮也醉意地說:“誰占有陳圓圓,我就忌恨誰?!?/span>

            楊松:“我和你一樣,他娘的,皇上的老丈人田弘遇那個老王八蛋把陳圓圓弄走了,你別忌妒我,我也不忌妒你,咱們倆……”

            孫禮:“忌妒皇上的那個老丈人?!?/span>

            楊松:“哎,皇上的老丈人多啦,你可別都罵,只罵田弘遇那個老丈人?!?/span>

            “好!”孫禮端起酒杯:“干!

            楊松:“你不是戒酒了嗎?

            “那是假話,一說起陳圓圓,我能喝一缸?!睂O禮說著,從囊袋拿出那幅畫:“賢弟,你看看?!闭归_畫。

            楊松定睛一看,驚喜?!瓣悎A圓?!狈诋嬌希骸鞍取钡芈曈H了個嘴:“老兄,你從那得到的這張畫?”

            孫禮:“買的,從陳圓圓相好的那個畫家手里買的?!?/span>

            楊松:“陳圓圓還有個相好的畫家?”

            2、玄武湖(日、外)

            柳蔭中,冒襄與紅櫻桃邊走邊談。

            紅櫻桃說:“公子,你把賣字賣畫的錢交給秦淮樓的老鴇,把我贖出來作你的妻子吧!

            “這……”冒襄猶豫。

            “呔!”畫外有人喊:“站住!

            冒襄回頭看。

            鄭月娘腰挎寶劍,氣洶洶地進畫。

            “啊?”冒襄一驚:“是月娘?!?/span>

            月娘:“我給圓圓姐打抱不平!”抽出寶劍:“殺了你這個負心漢!”

            “月娘,月娘,你,你你……”冒襄驚慌:“你聽我說?!?/span>

            紅櫻桃嚇得躲在冒襄身后。

            月娘用劍指著紅櫻桃:“沒你的事,閃開!

            紅櫻桃躲在樹后。

            月娘逼近冒襄,悻斥:“你騙了圓圓姐,又跑到這來騙別人,你害得圓圓走頭無路,我要挖出你的黑心爛腸子!

            冒襄回身就跑,月娘追上去,一個掃蕩腳,把冒襄掃倒在地,劍鋒頂在冒襄胸上。

            冒襄戰戰兢兢地抓住劍鋒:“你要殺我,等我把話說完?!?/span>

            3、湖邊酒樓上(日期、內)

            楊松拍拍胸膛:“英雄配美女,他皇上老丈人算什么東西?!?/span>

            孫禮:“可人家是大官呀!

            “狗屁!”楊松罵道:“鮮花插到牛糞上?!?/span>

            “你算說對啦!”孫禮也來了精神:“別說賢弟你,英俊無比,精明強干,就說我吧,雖然年紀大了點,可精銳不減,腰纏萬貫,哪兒配不上陳圓圓?咱倆是同命相連?!?/span>

            “同仇敵愾!”楊松憤憤不平:“憑咱哥兒倆這人才,錢財,得不到陳圓圓,那老態朧腫,嘴斜眼歪的田弘遇老丈人把一朵鮮花抱在懷中?!?/span>

            孫禮:“不就是田弘遇老王八蛋官大權勢大,皇上的老丈人嘛!

            “呸!”楊松氣憤地說:“就憑著這個,闖王李自成就該造反!打進北京推翻大明王朝?!睂O禮:“對!

            “不對?!睏钏捎謸u搖頭:“我這話又沒準頭啦!那李自成打進北京,我家老太爺不也跟著崇禎皇上完了嗎?”

            4、湖邊(日)

            冒襄跪地上,向月娘說:“都是孫老板給我說的呀!

            月娘:“他孫老板知其一不知其二,圓圓姐是為了保護眾姐妹,避免青樓不被火燒,才拿著剪刀進官府,以死相拼??伤窒胫?,你一不寫封信,二不拿錢來贖她,她忍辱茍安,在官府流著眼淚掙回一萬兩銀子,交給鴇媽一萬兩,贖出了身子,準備去尋找你?!?/span>

            冒襄:“晤!晤晤!

            月娘:“就在眾姐妹歡送圓圓姐姐的時候,接到了你給圓圓姐的絕情書,姐姐差一點暈死過去?!?/span>

            冒襄愧疚地:“啊啊!

            月娘:“此后,那皇上老丈人緊逼姐姐為妾。姐姐走頭無路,跟著皇戚進京。臨走的時候,我去看她,她說等到龍船開進京杭大運河,她就投河自殺。我要跟她去,她不讓我去,怕連累我。圓圓姐到底跳河沒跳河,是死是活,全然不知。你可好,帶著窯姐在這兒自在逍遙……”

            “我該死!我該死!”冒襄打自己的臉。

            5、湖邊酒樓上(日期、內)

            楊松與孫禮都喝醉了,二人猜拳:

            “六六六呀!

            “八匹馬呀!

            “哥倆好啊!

            “你又輸啦!罰酒,罰酒?!睂O禮說:“我陪你喝?!?/span>

            二人舉杯。

            6、湖岸(日)

            冒襄與月娘坐在石凳上。

            月娘:“圓圓姐把她積攢的一千兩銀子交給了我,我也贖出身來了?!?/span>

            “好!”冒襄說:“你打算到那兒去呢?

             月娘:“江湖流浪,四海為家?!?/span>

            “不可?!泵跋逭f:“你一個弱小女子,怕是被這人間混濁的江河吞沒了?!?/span>

            月娘:“那,怎么辦?

            冒襄起身踱步,想了想:“有了,常言說,逼上梁山?!?/span>

            月娘:“上梁山?

            “不?!泵跋逭f:“大西北終南山?!?/span>

            月娘:“什么終南山?

            冒襄:“闖王李自成為救百姓,揭竿而起,推翻腐敗明朝,南山練兵,準備攻打北京城?!?/span>

            月娘:“與我們何干?

            冒襄:“我想投筆從戎,投奔李自成,你跟我一起去?!?/span>

            月娘:“那是軍營,我去作什么?

            冒襄:“李自成手下,有一員女將,人稱巾幗女英紅娘子,愛民如父,愛兵如子弟,她手下全是女兵,你去了大有用武之地?!?/span>

            月娘:“那好,咱們造反!

            冒襄:“造反!跟隨闖王軍殺進北京城,尋找陳圓圓!

            7、大雄寶殿(日、內)

            壯麗的靈隱寺。

            宏偉的大雄寶殿。

            殿堂內,香煙飄裊,老曾敲盂,少曾擊磬。

            田弘遇跪拜在佛案前,合手閉目,向高大的釋迦牟尼佛塑祈禱,

            “佛陀保佑,長女田妃娘娘玉體安康……

            8、京城田妃寢宮(日、內)

            田妃寢宮內。

            田妃依在病榻上。

            太監王承恩捧著一碗中藥湯:“娘娘,太醫親自為娘娘煎的中藥?!?/span>

            田妃:“放在那兒吧!

            “是?!蓖醭卸靼阉幫敕旁诖差^柜上。

            田妃:“家父去江南征收軍餉、軍糧有回音嗎?

            王承恩:“奴才沒聽到,只聽說國丈老爺到杭州靈隱寺為娘娘的玉體安康燒香拜佛?!?/span>

            田妃自語:“但愿家父能征回軍餉、軍糧,為皇上排難解憂?!?/span>

            王承恩:“娘娘,這藥,趁熱快喝吧,不然就涼了?!?/span>

            田妃:“我自會飲用,天色漸晚了,你快去給皇上準備晚膳吧!

            王承恩:“奴才就去?!蓖顺?。

            9、承乾宮(夜、內)

            殿內,幾個太監給崇禎皇帝備好了晚膳。

            四張飯桌上擺滿了御用的豐盛飯菜,山珍、海味,雞魚蛋肉,各種穌餅、壽糕,應有盡有。

            崇禎坐在餐桌旁,低頭沉思。

            王承恩:“請皇上進膳?!?/span>

            崇禎:“朕,用不了這么多的膳食?!?/span>

            王承恩:“皇上進膳,食一觀三,吃著一桌看著三桌,歷來如此?!?/span>

            “更改這個慣例?!背绲潏远ǖ卣f:“從今以后,朕,每餐一盤素菜,一個玉米面窩頭,一碗稀粥?!?/span>

            王承恩不解:“這……”

            崇禎起身,離開餐桌。

            王承恩:“皇上,您是一國之君,龍體為重啊?!?/span>

            崇禎:“那就每隔三天加一盤魚肉?!?/span>

            王承恩:“皇上……”

            崇禎:“皇上乃金口玉言?!?/span>

            王承恩:“奴才不明白?!?/span>

            崇禎:“不必多言?!背霎?。

            10、杭州州府(夜、內)

            殿廳內,又是州官宴請國丈田弘遇。

            餐桌上豐盛的美酒佳肴比蘇州過之無不及。

            紅氈鋪地,燭光通明。

            畫外音:皇帝崇禎用膳撤了“吃一觀三”,這里宴會是“主一六陪”。主桌上坐著田弘遇和州官,六張陪桌上坐滿了田弘遇的隨從和州府的大小官員。

            主桌上州官給田弘遇敬酒:“國丈大人大駕光臨杭州,微臣接駕不周,還望國丈大人多多海涵?!?/span>

            田弘遇:“不必客氣,重要的是平消流寇李自成,驅除清賊多爾袞,保我大明太平,盡忠報國!

            州官:“微臣遵命?!?/span>

            田弘遇:“江南乃漁米之鄉,百萬噸軍糧要如期運到京城,招兵買馬要立說立行?!?/span>

            州官:“回稟國丈大人,這江南多為水田水牛,馬匹甚少?!?/span>

            田弘遇:“這倒也是,那就軍餉金銀加倍吧!

            州官:“這……”

            田弘遇:“皇上的旨諭,不可違背啊!

            州官:“微臣不敢?!?/span>

            陪桌上,大小官司員向國丈隨從敬酒。

            11、京城承乾宮(夜、內)

            田妃的寢宮內。

            田妃陪著崇禎進晚膳。

            崇禎吃窩頭,素菜,喝稀粥。

            田妃難為情地看著,嘆了口氣:“開天辟地,還沒聽說過皇上如此減膳的?!?/span>

            崇禎:“國庫虧空,軍餉欠缺,朕咽不下那吃一觀三了?!?/span>

            田妃敬慕地望著崇禎:“有史以來,我主皇上是第一個廉潔國君啊!”感動地掉淚了。

            崇禎:“愛妃莫哭,朕,到你這來吃一觀一,不是更好嗎?

            “觀一?”田妃不解:“觀什么一?

            崇禎風趣地說:“觀看愛妃你呀!

            田妃一笑,擦擦淚水:“臣妾百病纏身,瘦成這般模樣,皇上還喜歡觀看嗎?

            崇禎:“愛妃即使瘦成一棵草,朕,也喜歡觀看?!?/span>

            “皇上……”田妃感動地給崇禎跪下了。

            “起來,起來?!背绲澐銎鹛镥?。

            王承恩用托盤端湯碗進:“娘娘,這是皇上口諭給娘娘做的甲魚湯?!?/span>

            田妃:“皇上如此減膳,臣妾怎能咽下甲魚湯?

            崇禎:“補養病體嘛!朕所以減膳,也是為了不讓那些百官再奢侈。朕,已經傳下圣旨,大明官員不得荒淫奢靡!  

            12、杭州州府(夜、內)

            大殿內:“主一陪六”的酒桌上,杯盤狼藉。

            首桌上,滿桌吃不了的剩魚剩肉。

            州官向田弘遇說:“國丈大人,常言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您老在蘇州觀看了美女歌舞,在杭州再看看天仙艷姿好嗎?

            田弘遇醉意地:“好,好,看?!鞭D過臉看舞臺。

            舞臺上出現薄紗淡霧。

            一隊美女在霧中輕歌慢舞。

            田弘遇醉眼淫光地看著。

            陪桌上的官員看著。

            歌聲伴舞:

            上有天堂,

            下有蘇杭,

            天仙美女看不盡,

            傾城傾國在何方?

            田弘遇擦擦老目花眼:“看不清,看不清?!?/span>

            州官:“國丈大人,這叫霧中看花?!?/span>

            田弘遇:“不要霧,不要霧?!?/span>

            州官朝舞臺上拍拍手掌。

            霧散了,霧消了。

            舞女的柔體清楚了,多姿多變多肉感。

            田弘遇的醉眼看得眼花繚亂

            一個舞女的美姿。

            田弘遇的醉眼看成兩個重疊不清的舞女。

            兩個舞女的柔態。

            田弘遇的醉眼看成四個重疊的舞女。

            州官討好地問田弘遇:“好看嗎?

            田弘遇搖搖頭:“不好看,不好看,都比不上蘇州的陳圓圓。剛才,那歌里唱的什么?我迷迷糊糊地只聽見一句,傾城傾國在何方。我看花了眼啦,就忘不了那個陳圓圓?!?/span>

            州宮:“既然國丈大人忘不了陳圓圓,何不把她帶進京城?

            “嗯?”田弘遇問:“你說什么?

            州官雙手捧著田弘遇的耳朵,一個字一個字地說:“國丈大人看中了陳圓圓,為何不把她帶進京城?

            “嗯!”田弘遇醒過酒來了,點點頭:“好主意,好主意,明天,我就返回蘇州,帶陳圓圓進京???,她要是不跟我去呢?

            州官獻媚:“雄鷹爪下還跑得了小雞?

            “嗯?!碧锖胗鳇c點頭又說:“下月月底軍糧運到北京?!?/span>

            州官:“是?!?/span>

            田弘遇:“一千萬兩軍餉銀子,限三日之內送到蘇州?!?/span>

            州官:“限三日?

            田弘遇:“我要親自帶回軍餉交進國庫?!?/span>

            州官:“國丈大人,一千萬兩銀子,三日之內,怕是……”

            田弘遇:”違抗皇上的旨諭,輕則革職,重則殺頭啊!

            州官:“是是,微臣明白?!?/span>

            田弘遇:“此事關系到軍機大事,辦好了,皇上會給你加官晉爵?!?/span>

            州官:“好好,請國丈大人在皇上面前為微臣美言?!?/span>

            13、鎮街上(日)

            地保帶著兵卒鳴鑼“咣——咣——咣”

            街民看著。

            地保喊話:“為平息流寇,抗擊清兵,保衛大明江山,家家戶戶納稅捐款,每畝田賦納十兩銀子,每個人頭納五兩銀子?!?/span>

             街民互相嘀咕:

            “一畝田納十兩銀子?

            “有田地的納,沒田地的也納嗎?

            “沒聽見嗎,一個人頭納五兩銀子啊!

            “天啊,還叫老百姓活吧!

            “咣——咣——咣”

            地保又喊:“限兩日繳到州府,拒不繳者,輕則下牢,重者殺頭?!?/span>

            一鄉紳怒日:“苛政猛于虎也!

            14、貧民家(日、內)

            兵卒逼捐。

            貧窮老漢抗捐:“要了老命也納不出五兩銀子?!?/span>

            士兵:“抓走?!?/span>

            有田富戶。

            地保:“還欠著三十兩銀子,明天繳齊?!?/span>

            富戶:“是是?!?/span>

            地保:“走!

            地保與兵卒出門。

            富戶氣得一跺腳,罵道:“呸!喝民血,吃人肉!

            15、朱門官府私?。ㄈ?、內)

            楊松訓斥催稅捐的小官吏、兵卒:“你們走錯了門吧!沒問問本府姓什么嗎?”一拍胸膛:“姓周!

            小官吏:“周少爺,繳稅納賦可是皇上的旨渝呀!

            “皇上?”楊松哈哈笑了:“我父親周奎是皇上的老丈人,我是皇上的小舅子,要賦稅?上北京找皇上要去吧!

            孫禮急忙從衣內拿出碎銀子交給楊松。

            楊松把碎銀子交給小官吏:“不能讓你們為皇帝白跪腿,拿去打酒喝?!被仡^又問孫禮:“這點碎銀子就能效忠皇上嗎?

            孫禮:“我帶的銀兩不多了?!?/span>

            “不多還能玩窯姐?”楊松一瞪眼:“至少五百兩,你這個闊商大老板要是抗國稅,輕則下牢,重則殺頭,你是要命還是要錢?

            “要命,要命?!睂O禮戰戰兢兢地說:“國舅大人饒命?!?/span>

            楊松:“你的錢都在什么地方?

            孫禮:“存在金龍錢莊?!?/span>

            楊松:“走,到金龍錢莊取錢去?!?/span>

            畫外音:另一個國丈周奎沒有下江南為國庫征集軍糧、軍餉,可他的兒子楊松以皇親國舅的名義敲詐了當地富戶、闊商不少銀兩。這些銀子一半落在國丈田弘遇的手里。田弘遇帶著十只帆船,載著一千萬兩白銀和明代絕姬陳圓圓返回北京。

            畫外音中:

            蒼?;臎龅娜A北大平原。

            京杭大遠河伸向遠方。

            河兩岸,船夫弓腰拉牽。

            16、河面上(日)

            河面上,龍頭大船破浪前進,后邊尾隨著十只帆船。

            大船上站著兵卒武士,十只尾船上各有護船兵士。

            17、大船上(日、內)

            陳圓圓陪田弘遇飲酒。

            田弘遇高興地連飲三杯,醉意地說:“圓圓,你跟我進京,是一步升天啊!上有天堂,下有蘇杭,蘇杭只不過是山山水水,花草樹木,哪比得上京城,我那田府才是榮華富貴的人間天堂。來來,我給你滿上一杯卸酒,皇上喝的酒?!?/span>

            圓圓:“我不會喝酒?!苯o田弘遇滿上酒,說:“皇上的酒,你多喝點?!?/span>

            田弘遇“好好,今天我高興,喝喝?!苯舆^杯,一飲而盡。

            陳圓圓望著窗外的河水。

            流水,浪卷,岸柳飄搖。

            陳圓圓的臉充滿畫面,臉色憔悴,眼神恍惚。

            田弘遇醉了,依著船窗睡了,又發出鼾聲

            18、大船上(日、外)

            陳圓圓走向船尾。

            河堤上,風吹柳絲。

            柳絲亂卷如麻。

            陳圓圓站在船尾,看著船尾剪起的兩條浪花。

            浪花翻卷,好似兩條長長的鎖鏈。

            圓圓絕望的眼睛。

            浪花旋轉著幾片柳葉。

            柳葉卷進水中。

            “撲通”一聲,陳圓圓投落水中。

            委婉幽怨的歌聲起:

            什么是天堂?

            我看不見。

            我的眼前一片混暗,

            榮華富貴只等閑。

            我只想脫離紅塵,

            沉落黃泉,永別人問。

            歌聲中:

            河上的流水漂泊著枯葉干草。

            水中混濁的暗流滾來滾去。

            大魚吞食小魚。

            水蛇穿來穿去。

            王八咬住圓圓的長發。

            圓圓在水中掙扎。

            暗流把圓圓卷走。

            歌聲中出現片尾有關人員,單位字幕。

           

           ?。ǖ谒募辏?/span>

           

          1  

              

          遠山簡介:作家、編劇、導演。七十年代末從事文學創作,至今發表出版各類題材的文學作品800多萬字,其中多篇部獲獎并搬上了銀幕和銀屏。1985年步入影視圈,先后編導各類題材的影視劇四十多部,其中多部獲獎。


          ————————————

          作家網


          免费无码黄动漫在线观看犹物影视

        2.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