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

          作家網

          首頁 > 小說 > 正文

          禍起紅顏 1、2集(文學劇本)

          30集電視連續劇文學劇本


          禍起紅顏


          編?。哼h山

           

          第一集


          片名 禍起紅顏

             深沉悠遠的女歌聲:

             明朝末代崇禎年

             清兵逼近山海關

             闖王進京作皇帝

             引出一曲紅塵怨

             亂世風云何處起

             怒發沖冠為哪端

             勿問明清春秋史

             且看紅顏陳圓圓


            歌聲中出現:

            明代一座歌妓青樓。

            樓內,中堂上,掛一幅工筆人物畫。

            鏡頭推上去,畫的是一位高髻紅裝艷女,側身亭立,悵望蒼天。

          艷女從畫上走下來,側臉緩步,走向樓臺。

            鏡頭側拍,跟拍她那苗條身影,迷人的艷姿。

            出現主要演職人員名單及全劇主要場面。

            歌聲停。   

            1、曠野(日、外)

          農民起義軍的大隊人馬行走在平川大路上。

          杏黃軍旗上的大字:“闖”

          另一面軍旗上的大字:“義軍”

          數面旌旗飄揚。

          戰車上插著大旗、軍旗,旌旗迎面而來。

          畫外音:“李自成,明朝末代農民起義軍的領袖,陜西米脂縣李繼遷寨人氏民出身。崇禎年間,陜西、河南、山西地區災荒連年,官府糧稅賦捐分文不減,逼得百姓叫苦連天。李自成所到之處,除暴恤民,開倉濟貧,均田減賦,不淫婦女,不殺無辜,深得民眾的擁護。民間流傳‘迎闖王,不納糧’,軍隊發展到百萬之眾?!?/span>

          李自成頭戴白氈笠,身穿青布衣,腰挎寶劍,騎著高頭大馬走過。他身后是術士牛金星,軍師宋獻策、大將劉宗敏、李過、谷大成、女將紅娘子,都挎腰刀、寶劍躍馬而過。

            眾士兵尾隨,步兵、騎兵、炮兵、炮車,浩浩蕩蕩。

            2、關外(日、外)

          東北關外,荒山曠野。

          號角聲由遠而近。

          旌旗飄揚,戰旗高高挑起。

          一面旗上的大字:明

          另一面旗上的大字:清

          兩面旗對峙。

          旗下,兩軍兵馬對壘。

          明陣主將吳三桂(大明遼東總兵),吳三桂,壯年英武,四方大臉,劍眉,豹眼,大額頭,高鼻梁,厚嘴唇,寬臉膛。肩寬膀厚,虎背熊腰,長腿大腳。頭戴將軍盔冠,身穿玉帶戰袍,手持紅纓銀槍,坐鞍白龍玉馬,虎視眈眈望著對方。

          清陣主將阿濟格(清太宗十二王子和碩英親王)二十五歲,黑臉大漢,墩墩實實,戴紅纓項子帽,身穿滿族戎甲裝,馬蹄袖,馬筒靴,腰挎弓箭,手握大刀,坐鞍青龍駒。

          二人叫戰:

          吳三桂:“來將通名?!?nbsp;  

          阿濟格:“大清親王阿濟格,來將何人?”

          “呸!”吳三桂噴一口唾沫:“什么王子親王,只不過是努爾哈赤的小仔子,乃大明遼東總兵吳三桂?!?/span>

          “咝——”阿濟格吸了一口冷氣,面露懼色。

          吳三桂:“兒敢放馬過來?”

          阿濟格不示弱:“定取吳兒首級!”拍馬而上。

          吳三桂拍馬迎戰刀槍交鋒。

          刀拍,槍帶,刀洗,槍云,刀掛,槍撩,刀點,槍崩。刀光槍影,叮當擊撞,幾個回合,未分勝負,各自拍馬周旋。

          戰鼓雷鳴,戰馬嘯嘯,旌旗搖晃,塵土飛揚。

          二馬交錯,又戰。

          槍刺,刀拔,槍壓,刀攪,刀劈,槍截。

          吳三桂虛晃一槍。

          阿濟格刀砍一空。   

          吳三桂猛刺一槍。

          阿濟格右臂受傷。

          吳三桂勇猛無比。

          阿濟格撥馬敗退。

          吳三桂怒吼:“勝者王候,敗者賊,眾將士追啊!殺啊!”

          “殺啊!”眾將士拍馬追殺。

          群馬追擊。

          亂蹄踏地。

          戰鼓擂鳴。

          殺聲震天,如同山崩地裂,天塌地陷。

            3、紫金城(日、外)

          紫禁城高聳巍然。

          金鑾殿威嚴神圣。

            4、金鑾殿(日、內)

          殿內,金壁輝煌。

          明思宗崇禎皇帝坐在龍墩金椅上。

          下邊是文武大臣垂首站立。

          崇禎:“清兵多爾袞關外作亂,流寇李自成猖獗陜甘,大明王朝何以驅敵,有本奏上?!?/span>

          閣老范景文:“啟奏萬歲,清賊多爾袞并不可怕,有吳三桂將軍鎮守寧遠,難度山海關。怕只怕流寇李自成兵多將廣,突襲京城?!?/span>

          崇禎:“依卿之見?!?/span>

          閣老范景文:“發兵擒闖寇,力所不及,只好選派精兵強將鎮守居庸關。流寇越不過長城,亦是妄然?!?/span>

              崇禎點點頭:“愛卿唐通、曹化淳二將?!?/span>

            唐通、曹化淳同聲:“臣在?!?/span>

          崇禎:“命你二人鎮守居庸關和京城九門,嚴防流寇一兵一卒進城?!?/span>

           唐通、曹化淳:“遵旨?!?/span>

            崇禎:“朕登基十五年來,發兵圍剿流寇李自成、張獻忠,又迎敵清賊努爾哈赤,損兵折將數十萬,兵馬不足,軍餉軍糧消耗太多,國庫空虛,如何是好?”

          田國丈田弘遇:“啟奏萬歲,臣曾在江南蘇杭二州擔任多年千總,愿再赴江南監督地方官吏招兵買馬,征集軍餉軍糧,補充國庫,壯大朝廷兵馬,萬望萬歲恩準?!?/span>

            崇禎感動:“愛卿老驥伏櫪,如此為國效勞,朕準奏?!?/span>

            田弘遇:“謝萬歲萬萬歲!”

            5、大運河(日、外)

          京杭大運河,蜿蜒南北。

          龍頭大船行駛在水面上。

            數名纖夫在兩岸拉纖。

            船上站著衛兵。

            6、船艙內(日、內)

          田弘遇自斟白飲自語:“皇上女婿豈知老父下江南的用意何在?!?/span>

            7、江南蘇州(日、外)

          山塘河碧水長流,傍晚的夕陽照得流水金光粼粼,舫舟在水面上悠悠蕩過。

          打出字幕:明末清初的江南蘇州。

          兩岸的柳絲飄逸,茉莉花、白蘭花、金銀花、玫瑰花、薔薇花爭相開放,鳥語花艷,笙笛悠遠,使觀眾感到心曠神怡,自我陶醉。

            鏡頭搖出岸邊的竹亭、水閣、茶館、酒樓和游人。

            8、臨河茶館(日、內)

          坐著五十多歲的闊商老板孫禮。他滿面紅光,衣冠楚楚,眼神狡黠,嘴角上蹺,是個笑面虎。他喝一口茶用東北口音向對面坐的兩個保鏢說:“關外,清兵作亂,西北闖王李自成造反,鬧得京城人心惶惶,北方的生意不好做呀!”

            保鏢說:“所以,孫老板到江南來發財?!?/span>

          孫禮:“不容易呀!人地生疏,處處留心,放不開手腳啊!”

          保鏢李虎一拍胸膛:“有俺哥倆給你保鏢,老板,你放開手腳干!”

            茶房提壺來沖茶倒水。

            9、酒樓上(日、內)

          酒樓上,臨窗的酒桌邊坐著三個喝酒的男子。

            “再來一壺?!焙霸挼娜耸莻€紈绔子弟,長得又矮、又胖、又黑,像頭黑豬,二十四、五歲的年紀,原本周松,是國丈周奎的公子,因父子倆感情不合,便跟了他母親姓楊,改名叫楊松,留在家鄉作威作福,陪他喝酒的是兩個家丁。

            “來啦!”店伙計送酒來:“大少爺,再加點什么肴?”

          楊松:“杭州的名吃東坡肉?!?/span>

          “好啦?!钡昊镉孅c頭哈腰:“大少爺稍等?!?/span>

              家丁甲:“大少爺,老太爺在北京榮華富貴,深宅大院,你干么不去北京老太爺那兒住?!?/span>

            “噴”的聲,楊松吐出一塊雞骨頭:“老太爺說我半半吊吊,少個心眼,說話辦事沒有準頭,怕給他丟人,不讓我去北京。正好,我還不想去呢!那有這江南自在,上有天堂,下有蘇杭,不但風景迷人,還有八大名姬,絕代佳人,盡著咱爺們玩??!”

            10、大街上(日、內)

          兵馬過路。

          兵卒舉著“迥避”的大牌,鳴鑼開道。

          “嗆!嗆!嗆!”

          兵卒喊話:“閑人閃開!閑人閃開!”

          兵馬把老百姓趕走。

          八抬大轎走過。

          酒樓上,楊松與家丁開窗觀看。

          家丁甲:“兵馬開路,好威風,來了什么大官?”

          家丁乙:“是不是老太爺回蘇州老家來了?”

          楊松:“不是,老太爺坐的是蘭轎子,這是頂大紅轎子?!?/span>

          家丁甲:“看架式,是個大官?!?/span>

          楊松:“管他什么鳥官,喝酒!”

          家丁乙:“少爺,請?!?/span>

          楊松喝一口酒:“今天晚上,跟我到青樓上樂呵樂呵去?!?/span>

            11、橋下河中(日)

          橋下,河中,舫舟輕劃。

            12、舫舟內(日、內)

          舫舟內,兩位妙齡艷麗女子,一個抱琴靜坐,一個握劍而立。

          抱琴女子黑發高髻,面膚細嫩,柳葉眉,櫻桃口,瓜子臉,細長頸,楊柳腰,突乳房,從頭到腳,如花似玉,柔媚如水,如夢中的仙女,月宮的嫦娥。鏡頭推近,她就是本片片頭的紅衣高髻畫中絕姬陳圓圓。

          握劍女子是她的同樓妹妹叫鄭月娘,性情豪爽,習練武功,具有男兒的氣質,她二人一文一武,一柔一剛,宛如《白蛇傳》中的白素貞與小青。

          河上,飛鳥掠過。

          陳圓圓眺望著遠山疊嶂,心神惆悵。

          鄭月娘問道:“姐姐,想什么呢?”

          陳圓圓嘆一口氣:“咱們要是變作鳥兒多好?!?/span>

          月娘:“你想飛?”

          圓圓:“聽說南京秦淮樓上的春燕、秋菊、冬梅幾個姐妹都贖身嫁走了。咱們何年何月也脫離這青樓樊籠呢?”

          月娘:“又想起了你那馮冒襄?”

          圓圓:“自從我與冒襄青樓分手后,一去就是半年,如今也不知道他在何方?”

          月娘:“尋找個機會,咱們逃走,我幫你去找他?!?/span>

          圓圓:“天地這么大,往哪兒去尋找?再說交不上贖身金銀,也對不起鴇媽?!?/span>

          月娘:“天地不負有心人,只要拿定了主意……”

          圓圓:“如果我找到了公子,你怎么辦呢?”

          月娘:“只要成全了你和冒襄的心愿,我……”

          圓圓握過月娘的手,感動地:“好妹妹,你也找個如心的郎君吧!”

          月娘:“我算看透了男人,寧可削發為尼……”

          圓圓凄楚地搖搖頭:“寺院佛門不會收咱這樣的人?!?/span>

          月娘站起身,沉思冥想,忽然抽出寶劍。

          圓圓慌忙拉住月娘:“好妹妹,你可不能尋短見!”

          “我才不尋短見呢!”月娘苦笑一下說:“我要冷眼看世界!”

          圓圓:“你是想……”

          月娘:“等你和冒襄拜了天地,我就去作女俠!”

          河上,游船往來交錯。

            13、河岸酒樓(日、內)

          河岸酒樓,楊松從窗口往河上看。

          河上,圓圓坐在船頭。

          楊松從窗口回過頭,灌一口酒,喝醉了,打著酒嗝對兩個家丁說:“她媽的!上,上一次,在青樓白花了一百兩銀子,只跟陳圓圓咬了個,乖乖?!?/span>

          家丁甲:“再去咬啊!從上到下,咬到底?!?/span>

          楊松:“咬到底?!鄙斐鲆桓种割^。

          家丁乙:“那,你就再掏一百兩銀子?!?/span>

          楊松說話結巴了:“一,一,一千兩?!?/span>

          家丁甲:“這么高的價?”

          “這價碼是不低?!?

            14、青樓賬房(日、內)

          四十多歲的鴇媽在青樓帳房內對一位州府的小吏說:“要陳圓圓出場陪客,一天這個數?!鄙斐鰞筛种割^。

            小府吏:“二十兩銀子?”

            鴇媽搖搖頭。

            小府吏:“二百兩?”

            鴇媽又搖頭。

            小府吏驚問:“二千兩?”

            鴇媽:“你知道我在圓圓身上花了多少錢,下了多少工夫?她七歲那年,一場瘟疫,她爹死娘亡,是我出錢買了兩口棺材,埋葬了她爹娘,把她領到這青樓上來。我看她聰明伶利,長得又順溜,長大了是棵搖錢樹,我又花錢給她請來了師爺,教她琴棋書畫,詩詞歌舞……”

            閃回:童年的圓圓撫琴,寫字,作畫。

            師爺指教。

          畫外鴇媽的聲音:“俗話說,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她不但成了蘇杭紅院的第一美人,也是女中少有的文才?!?/span>

          十六歲的圓圓載歌載舞。(閃回完)

          賬房內,鴇媽向府吏說:“你府上的老爺,是蘇州的撫臺大官,還在乎這點銀子?!?/span>

          府吏:“老爺只讓我帶來五十兩銀子?!?/span>

          鴇媽:“那就到別處去找歌妓陪客吧!” 

            15、河中花舫上(日、內)

            圓圓向月娘說:“咱們找個僻靜的地方?!?/span>

            商人孫禮乘船擦過。

            保鏢趙龍告訴孫禮:“那個穿紅衣的就是陳圓圓?!?/span>

            孫禮驚喜:“晤!”

            保鏢李虎:“這陳圓圓可是蘇杭名姬,江南一絕呀!”

            孫禮目不轉睛地看著。

            陳圓圓坐在花舫上,悠悠劃過。

            孫禮用襖袖擦擦眼又看。

          李虎:“這陳圓圓輕易不出青樓,今天是怎么啦?”

            趙龍:“莫非和孫老板有緣?可,圓圓的鴇媽出價很高啊!”

            孫老板一臉淫笑:“咱有的是錢,不怕她價高,常言道:寧吃鮮桃一口,不吃爛杏一筐,能跟這江南一絕睡上一夜,也不愧來到這人間天堂?!?/span>

            李虎:“一夜?老板,就怕你一沾上那陳圓圓,可就拉不動腿了?!?/span>

            趙龍:“老板還是不要過多的貪戀紅花綠葉吧!”

          孫禮:“寧在花下死,作鬼也風流?!惫匦α?。

            16、州府后花園(日、內)

            假山,碧水,松柏,竹林,花草,鳥語。

            蘇州撫臺正往鳥籠里給鳥送食。

            府吏進門稟報:“老爺,京城田國丈田弘遇來到蘇州城內?!?/span>

            撫臺:“遠接高迎!”丟下鳥籠子匆匆出畫。

            17、州府門樓(日、外)

            高大的門樓,青磚碧瓦,龍頭頂脊,一對大石獅蹲坐大門兩旁。

            兵馬開路,八抬大轎走來,停下。

            撫臺帶領眾官吏迎上前去,抱拳弓腰。

            18、河岸上(黃昏)

          傍晚,河岸上,青樓掩映于花木扶疏之中。

          樓門,守門人點燃臘燭,掛起了大紅燈籠。

          樓閣房中,紅燭暗光。

            19、青樓(夜、內)

          楊松的兩個家丁分別與兩個妓女鬼混。

            20、青樓帳房(夜、內)

          帳房內,鴇媽正接待紈绔子弟楊松。

          楊松又打酒嗝,又結巴:“圓,圓圓,今晚上,我,我包了,包了!”

          鴇媽:“大少爺,你還欠著我三千兩銀子呢!”

          楊松:“我,我還?!?/span>

          鴇媽:“ 大少爺,圓圓身體有病,不能接客?!?/span>

          楊松:“放,放,放屁!白,白,白天,我,我還,看見,她,她逛湖,玩船吶!”

          打嗝,咳嗽。

          鴇媽給楊松倒茶,捶背:“少爺,少爺,喝口茶,不瞞你說,那是圓圓乘船去求醫看病?!?

            21、青樓門口(夜、內)

          青樓門口,紅燈下。

          闊商老板孫禮帶二保鏢進大門。

          看門伙計:“客官,請,請進。

            22、圓圓房中(夜、內)

            圓圓向月娘說:“除了冒襄,我再也不接客?!?/span>

            月娘說:“冒襄怎么也不來個信呢?會不會也像那個紈绔公子一樣,變了心?”

            圓圓:“我想不會吧,他和和紈公子不一樣,那公子是官僚富貴家的少爺,開始他沒露出真像,后來騙了我?!?/span>

            月娘:“是啊!你可是對他一片真情?!?/span>

          圓圓:“再也不信那種紈绔子弟的話了,再也不去想他了,那種人不值得想?!?/span>

          月娘:“對,忘掉他?!?/span>

          圓圓:“這冒襄嘛,是個窮秀才,可人窮志不窮,他從小忍饑挨凍學書畫,后來經過明師指導,才成了畫家?!?/span>

          月娘:“他不是說賣字賣畫,攢足了錢來贖你嗎?”

          圓圓:“是啊,他走的時候發過誓,闖不出個樣子,沒臉來見我?!?/span>

            23、賬房內(夜、內)

          鴇媽:“大少爺,你聽我說……”

            闊商孫禮進屋。

            鴇媽:“老先生……”

            孫禮:“老先生?你看我老嗎?”

            鴇媽笑迎:“不老,不老,先生這邊請坐?!?/span>

            孫禮看一眼楊松,坐在旁邊。

            楊松打量孫禮。

            24、圓圓房中(夜、內)

          圓圓無精打采地依在床上,閉上了雙眼,回憶:

            年青英俊的冒襄作工筆畫。

            圓圓、月娘興奮地看著。

            冒襄描完最后一筆,搓搓雙手:“好啦!掛起來看看?!?/span>

            圓圓、月娘掛畫。

            長絹上畫的是陳圓圓。

            月娘拍手叫好:“太好啦!真像姐姐?!?/span>

            冒襄:“拙手拙筆,見笑,見笑”

            圓圓含情地:“公子快趕上唐伯虎了?!?/span>

            冒襄:“過獎,過獎。要是不嫌棄,就獻給你吧!”

            圓圓施禮:“多謝公子?!?/span>

          冒襄:“獻丑,獻丑?!庇只啬樝蛟履镎f:“是我的手筆丑,可不是你姐姐丑??!”

            三人都笑了。

            圓圓:“公子,我拜你為師,教我作畫吧!”

            冒襄:“你畫得很不錯了,怎么還拜我為師!”

            圓圓:“我跟你學學唐伯虎的技法?!?/span>

            月娘:“公子就收下這個徒弟吧!”

          沒等冒襄張嘴,圓圓施禮:“師傅受學生一拜。

          冒襄:“好好,現在我就教你學練唐寅的技法。

          圓圓鋪紙。

          回憶完。

          床頭上依睡的圓圓睜開了眼睛。

            25、賬房內(夜、內)

          鴇媽應付楊松、孫禮:“你二位都爭著包圓圓,我就一個圓圓,可不能劈成兩半??!再說,圓圓還有病……”

          孫禮:“圓圓的病我也包了,請有名的郎中神醫治病,花多少錢我都包著?!?/span>

          楊松狠狠地盯了孫禮一眼。

          孫禮拿出金條給鴇媽:“先給圓圓治病?!?/span>

          鴇媽:“謝謝先生!”

          楊松咯一口痰,朝孫禮臉上吐去。

          孫禮怒視楊松。

            26、圓圓房中(日、內)

          圓圓神色發呆地坐在床邊(定格)。

          女歌聲唱起:

           紅塵怨,紅顏怨,

           苦辣酸楚沒有甜。

           苦中笑,笑中苦,

           強作笑顏陪人歡。

           日日盼,夜夜盼,

           盼來情郎負心漢。

           官作大了換朋友,

           錢財多了換內賤。

           有錢有勢納群妾,

           家也亂,國也亂。

           爭風吃醋結仇冤,

           紅顏從來都是怨。

           

          歌聲中出現片尾有關人員,單位字幕。

                               

           

           

          第二集


          片 名 禍起紅顏

            深沉悠遠的女歌聲:

            明朝末代崇禎年

            清兵逼近山海關

            闖王進京作皇帝

            引出一曲紅塵怨

            亂世風云何處起

            怒發沖冠為哪端

            勿問明清春秋史

            且看紅顏陳圓圓


            歌聲中出現:

            明代一座歌妓青樓。

            樓內,中堂上,掛一幅工筆人物畫。

            鏡頭推上去,畫的是一位高髻紅裝艷女,側身亭立,悵望蒼天。

          艷女從畫上走下來,側臉緩步,走向樓臺。

            鏡頭側拍,跟拍她那苗條身影,迷人的艷姿。

            出現主要演職人員名單及全劇主要場面。

            歌聲停。 

            1、青樓(夜、內)

          樓上房間內。

          兩個妓女給家丁乙灌酒。

          “先喝我的?!?/span>

          “先喝我的?!?/span>

          家丁乙一手摟一個妓女:“好好,我喝個雙杯酒?!?/span>

          樓下傳來鴇媽的叫聲:“打起來啦!來人拉架呀!”

          家丁乙一驚,推開妓女。

           ?。?、帳房里(夜、內)

            保鏢李虎朝楊松拳打腳踢。

            楊松還手,躲閃。

            桌子踢翻了,茶壺、花瓶摔碎了。

            楊松的兩個家丁急忙跑下樓梯。

            一個穿襖袖。

            一個提褲子。

            3、圓圓房中(夜、內)

            圓圓聽見外邊撕打聲,開窗欲望。

          月娘急進屋:“姐姐,你別出門?!?/span>

          圓圓:“誰跟誰打?”

          月娘:“地頭蛇跟東北虎?!?/span>

           ?。?、院子里(夜、內)

            兩個家丁與兩個保鏢撕打,楊松打孫禮。

          鴇媽咋呼:“別打啦!都停下手,別打啦!”

          妓女們在樓臺上看熱鬧。

           ?。?、州府大廳內(夜、內)

          撫臺宴請田國丈田弘遇。

          紅臘燭,紅燈籠,紅地毯,燈紅酒綠。

          一桌桌豐盛佳肴,一個個肥頭笑面。

          陪客歌姬獻舞阿娜。

          一席席陪同田國丈的文武官員欣賞蘇州歌舞。

          首桌上的田國丈、撫臺舉杯寒喧。

          撫臺:“田國丈大人駕到,微臣未曾遠迎,當面贖罪?!?/span>

          田弘遇:“吾乃奉圣諭來蘇杭招兵買馬,收捐軍餉軍糧,抗清兵,戰流寇,還需撫臺大人效力,忠君報國啊!”

          撫臺:“微臣尊旨,愿效犬馬之勞?!?/span>

          田弘遇:“前者為首,次者嘛,順便到杭州靈隱寺為小女,啊,就是皇妃娘娘進香許愿,愿她百病皆除?!?/span>

          撫臺:“愿貴妃娘娘萬福全安?!?/span>

          田弘遇:“這第三者嘛,順便在蘇杭散散心。這蘇杭不但有美景,還有……”

          “哦,哦?!睋崤_心領神會:“有有有,下邊請田國丈欣賞美女歌舞《天上人間》?!闭f著向旁邊門口招了招手。

          一隊美艷的少女身著羽衣霓裳,踏著笛聲靚調從門口飄了進來。舞著簿紗長袖,邁著細碎的臺步,像一團輕飄的浮云繞場舞了一圈。

          田弘遇看得很自在。

          領頭的舞女唱起來:

                天皇皇

                地皇皇

                儂家愿為老爺舞

                儂家愿為老爺唱

                ……

          田弘遇用手在自己的腿上打著節拍。

          領頭的舞女邊唱邊舞,舞到田弘遇近前。

            田弘遇忘了打節拍,兩只眼珠也不動了。

            透過蟬羽般的舞衣顯露出朦朧的粉紅胴體。

          田弘遇弓著腰正看得出神,那胴體一轉,飄過去了。

          田弘遇這才仰了仰上身,喘了口氣。

          撫臺阿諛地問:“田國丈,還可以吧!”

          田弘遇點點頭,又搖頭問:“耳聞秦淮有個李香君,姑蘇有個陳

          圓圓……”

          撫臺:“不錯,那秦淮樓上的……”

          田弘遇打斷撫臺的話:“且不說那秦淮樓,這姑蘇城的……”

          撫臺又會意地:“哦,陳圓圓……”舉目掃視眾歌姬。

          眾歌姬舞步走過。

          撫臺又向一旁招手。

          小府吏進畫:“老爺吩咐?!?/span>

          撫臺:“為何不見陳圓圓?”

          府吏:“回稟老爺,陳圓圓沒來?!?/span>

          撫臺:“為何?”

          府吏:“她的鴇媽要出場銀二千兩,我只帶去五十兩?!?/span>

          撫臺:“給她三千兩?!?/span>

          府吏:“是?!?/span>

          撫臺:“一定把陳圓圓接來?!?/span>

          府吏:“是?!?/span>

          撫臺:“速去速回?!?/span>

          府吏:“是?!?

            6、青樓院中(夜、內)

          青樓院中,竹桌、藤椅打翻了。

          地頭蛇與東北虎打得鼻青臉腫。

          鴇媽跪在地上疾呼:“求求你們,別打啦!別打啦!

          樓臺窗前的月娘叫喊:“打!”

          圓圓側臉向月娘:“都快打死啦!”

          月娘:“這種男人,打死一個,少一個?!?/span>

            7、州府大廳內(夜、內)

          撫臺向田國丈稟:“微臣己差人去青樓,陳圓圓片刻即到?!?/span>

          田弘遇點點頭。

            8、青樓院內(日、內)

          楊松與家丁敗退,滾的滾,爬的爬。

          孫禮滿臉是血,呵呵冷笑,回頭向鴇媽說:“我要會會陳圓圓?!?/span>

            9、大街上(日)

            府吏率領一隊車馬而來。

            10、青樓院內(日、內)

          鴇媽向孫禮說:“孫先生,圓圓說除了她那冒襄,再不接客了?!?

          孫禮:“你說說她嘛!”

          鴇媽:“快說破嘴皮啦, 她要死要活的?!?/span>

          保鏢趙龍:“你當老板娘的就治不了一個窯姐?”

          鴇媽:“哎呀!大保鏢,我要是逼得太緊了,圓圓手里拿著把剪刀,捅自己的喉嚨?!?/span>

          孫禮:“你可是收了我的金條?!?/span>

          鴇媽:“我退給你?!睆囊麓贸鼋饤l。

          孫禮:“可不能說了不算啊!”

          趙龍:“拉屎還能抽回去嗎?”

          李虎:“少給她羅嗦,我上樓把那圓圓婊子拉出來!”。

          月娘“唰”的抽出寶劍,擋住李虎。

          李虎一怔:“嗯?”

          月娘:“誰敢動我姐姐,我和他拼了!”

          李虎:“嚯!嚯!地頭蛇都叫我們打跑了,你一個小臭婊子……”

          “啪!”劍面拍在李虎的嘴上。

            11、圓圓房中(日、內)

          圓圓坐立不安。

          院中,月娘與趙龍、李虎惡打。

          樓房中,幾個妓女驚慌地喳喳。

          “又打起來啦!”

          “月娘可真是個好樣的!”

          “她打得過人家嗎?”

          “月娘要吃虧?!?/span>

          “都是那個圓圓惹來的?!?/span>

          “有圓圓在這,咱們就別想安靜。

            12、院中(日、內)

          月娘打得精疲力竭,終究抵擋不住兩個鏢漢,被打倒地上,鼻口

          出血。

          鴇媽哭叫:“老天爺呀!今天遭了什么孽啦!”

          趙龍、李虎戲弄月娘。

          趙龍踢踢月娘的頭,撕破月娘的褂子:“臭婊子,起來,起來?!?/span>

          月娘趴在地上罵了句:“畜牲!”

          李虎:“她起不來,架起她來?!庇炙浩圃履锏娜棺?。

          趙龍、李虎抬起月娘往空中扔去,二人接著,哈哈耍笑。

          鴇媽“哇”的哭了。

          李虎、趙龍扯去月娘的襪子,又架起欲扔。

          “住手!”樓臺上有人喊:“放開我妹妹!”

          李虎、趙龍抬頭看。

          樓臺上圓圓怒悻地:“我下去!”操起剪刀。

          孫禮在一邊淫笑。

          圓圓跑下樓伏在月娘身上哭叫:“妹妹啊!你為我挨打受傷,身遭凌辱,都是姐姐連累了你?!?/span>

          孫禮走近陳圓圓,弓身賠禮:“圓圓小姐,我向你賠禮道歉?!?/span>

          圓圓抬臉怒視孫禮。

          孫禮:“是我們不對,讓你妹妹吃苦了?!?/span>

          圓圓怒斥:“衣冠禽獸,你家就沒有姐妹嗎?若是你的姐妹遭此摧殘,你當如何呢?你們喪盡天良,為非作歹,我們弱小女子,打不過你,拼不過你,可要想得到我陳圓圓,除非日出西山,乾坤倒轉?!蹦贸黾舻队套约汉韲?。

          孫禮一把手抓住剪刀,急求:“圓圓小姐,我該死!我該死!快收起剪刀,我給你妹妹醫傷養身,花多少錢我都承擔?!睆囊聝忍统鼋饤l:“從今以后,我再不敢冒犯姐妹?!?/span>

          樓臺上,眾妓女驚看,都松了口氣,議論:

          “這還有點人味?!?/span>

            “圓圓這一手真厲害?!?/span>

          州府的官兵闖進院中。

          孫禮驚看。

          鴇媽驚看。

          二保鏢驚看。

          圓圓擦一把眼淚抬頭看。

          府吏宣講:“都聽著,陳圓圓到州府陪客! ”走向鴇媽:“除了你要的那個數,老爺又加償一千兩?!?/span>

          鴇媽:“官爺,你看鬧成這個樣子……”

          府吏:“我不管什么樣子,叫圓圓快去梳洗打扮。要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就放火燒樓?!?/span>

            門口,兵卒把孫禮、保鏢轟走。

            13、州府大廳(日、內)

            撫臺向田弘遇敬酒:“田國丈大人請?!?/span>

            田弘遇:“大人請?!?/span>

            二人同干。

            其他桌上的官吏也互相敬酒。

            14、圓圓房中(日、內)

          月娘躺在床上,圓圓坐在床邊,鴇媽和眾妓女都擠在屋內。

          圓圓:“狼走了,虎來?;⒆吡?,官府又來?!?/span>

          鴇媽:“這官府咱可得罪不起,圓圓,還是去吧!不去,他們就放火燒咱的樓院啊!”

          月娘有氣無力地:“寧死也不去,姐姐,咱們死在一塊吧!”

          “妹妹?!眻A圓抱住月娘哭了,又向屋內的人說:“眾位姐妹,我不連累你們?!庇窒蝤d媽:“媽媽,我去?!?/span>

          鴇媽:“好圓圓?!?/span>

          圓圓忽然拿起剪刀:“要死,我死在他官府里?!?/span>

          一妓女哭著說:“圓圓姐,你不能死?!?/span>

          另一妓女說:“是啊,你死了,那冒襄怎么辦?”

            15、院中(日、內)

          官兵巡邏。

          府吏向樓上喊話:“快一點,再不下樓,放火燒樓啦!”

            16、圓圓房中(日、內)

          鴇媽和眾妓驚慌。

          一妓女說:“圓妹妹,你去了以后,那些官老爺王八蛋,見了你就會神魂倒顛,他們有的是錢,跟他要一萬兩銀子,不,要兩萬,交給媽媽,贖出身來,去找你那冒襄?!?/span>

            17、門樓燈籠下(日)

          門匾上的字:高升客棧。

            18、客棧(夜、內)

          屋內,孫禮低著頭。

          趙龍:“老板,趙快離開蘇州,不然的話,那地頭蛇會糾集更多的人來報復?!?/span>

          李虎:“是啊,老板,寡不抵眾,走為上計?!?/span>

            19、大街上(夜、內)

          街上,小府吏帶領兵卒押護著一輛馬車。

          車上坐著陳圓圓,她在皺眉苦思。

            20、青樓樓閣(夜、內)

          青樓樓閣內,姐妹們議論:

          “圓圓到了官府是死是活呢?”

          “她可是帶著剪刀去的?!?/span>

          “唉!”

            21、圓圓房中(夜、內)

          圓圓房中,月娘躺在床上呻吟:“冒襄,快來救救姐姐吧!”

            22、大街上(夜、內) 

          大街上,圓圓坐在車上忖量,耳邊響起姐妹的聲音:

          畫外音:“那些官府老爺見了你就會神魂倒顛,他們有的是錢,給他要一萬兩銀子,不,要兩萬兩,交給媽媽,贖出身來去找你那冒襄?!?/span>

          圓圓的心聲:“姐妹說得對?!?/span>

          圓圓悄悄把袖中的剪刀拋掉。

          兵卒車馬走去。

          孫禮與二保鏢走來。

          孫禮的腳踩著什么東西,抬開腳,仔細看。

          地上一把剪刀。

          孫禮拾起剪刀又看,自語:“嗯?圓圓的剪刀?!?/span>

          保鏢:“像是?!?/span>

          孫禮抬頭看前邊的兵卒車馬。

            23、州府大廳(夜、內)

          州府大廳內,燈光通明,笙簫齊鳴。

          高髻紅裝艷美的圓圓向田國丈、州官獻獨人舞。

          陳圓圓不像那群舞女外露,恰似天女散花,嫦娥奔月般的抒展,大氣,再加她那如花似玉的容貌,楊柳細腰的身段,輕歌慢舞的飄逸。

          撫臺陪田國丈觀看。

          田國丈終究是京城來的田國丈,經多見廣有欣賞眼力,目不轉睛地看著圓圓。

          圓圓柔美的舞姿。

          田國丈捋著胡須得意的眼神。

          圓圓作了個“水中臥魚”。

          田國丈伸伸脖子。

          圓圓作了個天空“鷂子翻身”。

          田國丈兩手一動,想去抱圓圓

          圓圓美容的近景。

          田國丈攫取的眼睛(特寫)。

          圓圓眼角的淚水(特寫)。

          田國丈嘴角的涎液(特寫)。

            24、客棧院中(夜、內)

          客棧院中,一群打手,個個持刀拿棒。

            25、客棧屋內(夜、內)

          客棧屋內,楊松抓住客棧掌柜:“人呢?”

          掌柜:“走啦!”

          楊松:“那去啦?”

          掌柜:“不知道?!?/span>

          “啪!”楊松打了掌柜一耳光。

          掌柜:“大少爺,你打我有什么用?!?/span>

          “我氣不出!”拿起凳子在屋內亂砸。

            26、州府內(夜、內)

          房中,盞盞燃燒的紅燭。

          府臺與田國丈田弘遇坐在太師椅上。

          府臺將桌上的一精裝寶盒往田弘遇面前一推:“薄禮一盒,不成敬意,萬望田國丈大人收下?!?/span>

          田弘遇:“什么寶貝?”

          府臺:“帶回北京再看?!?/span>

          田弘遇:“無功不受祿?!?/span>

          府臺:“田國丈大人,微臣已留下了陳圓圓,今夜孝敬你老?!?

          田國丈田弘遇點點頭,品一口茶。

          撫臺:“陳圓圓乃蘇杭絕代紅顏?!?/span>

          田國丈哈一口氣。

          撫臺:“可就是請償太高?!?/span>

          田國丈:“嗯?”

          撫臺:“微臣已償賜她三千兩銀子,她求田國丈太爺再加恩賜?!?/span>

          田國丈點點頭。

          撫臺:“來人?!?/span>

          府吏進屋:“老爺?!?/span>

          撫臺:“帶陳圓圓進來?!?/span>

          府吏:“是?!?/span>

          撫臺向田國丈耳語,田弘遇瞇眼淫笑。

          府吏帶陳圓圓進畫,府吏出畫。

          撫臺:“圓圓,叩見田國丈老爺?!?/span>

          圓圓跪下:“奴婢給田國丈老爺請安?!?/span>

          田國丈:“起身?!?/span>

          圓圓:“謝老爺?!闭酒?。

          撫臺向圓圓:“田國丈田老爺乃舉國皇親,好好孝敬,不得有誤?!?/span>

          圓圓:“遵命?!?/span>

            撫臺起身抱拳:“田國丈,微臣告辭了?!背霎?。

            27、夜空(夜)

          深夜,星空,一勾彎月。

            28、州府內(夜、內)

          燃燃的紅臘燭在流淚。

          鏡頭拉出,綾羅綢緞的帳床上。

          田國丈摟著圓圓打鼾聲。

          圓圓眼里流著淚,凄苦地閉上眼睛。(閃回)

            29、姑蘇湖上(夜)

          姑蘇湖上,波光鱗鱗。

          舫舟悠悠劃蕩。

          舫內,陳圓圓與冒襄并坐。

          圓圓含情脈脈看看冒襄。

          冒襄卻唉聲嘆氣。

          圓圓:“公子,想什么呢?”

          冒襄:“十年寒窗苦,我本想進京殿試,金榜提名,回來和你成親?!?/span>

          圓圓點點頭。

          冒襄:“可如今這個世道,明朝敗落,貪官污吏,民不聊生,闖王李自成造反,清兵逼進山海關,弄得天下大亂,朝廷那還有心科舉殿試,不能進京趕考了?!?/span>

          圓圓:“那怎么辦?”

          冒襄:“只好賣字賣畫,攢夠了錢,把你從青樓贖出去,回到老家南京……”

          圓圓:“過咱平民老百姓的日子?!?/span>

          冒襄:“對!”

            圓圓滿足地依在冒襄懷里?;貞浲?。

          鼾聲如雷。

          圓圓驚醒。

          身邊是老態朧腫肥豬般的田國丈張著大嘴打呼嚕。

          圓圓坐起身,如花似玉的臉上淚水滾流(定格)

          女歌聲起:

          紅塵怨,紅顏怨,

          苦辣酸楚沒有甜。

          苦中笑,笑中苦,

          強作笑顏陪人歡。

          日日盼,夜夜盼,

          盼來情郎負心漢。

          官作大了換朋友,

          錢財多了換內賤。

          有錢有勢納群妾,

          家也亂,國也亂。

          爭風吃醋結仇冤,

          紅塵從來都是怨。

           

          歌聲中出現片尾有關人員、單位字幕。

                                未完待續


          1 


            遠山簡介:作家、編劇、導演。七十年代末從事文學創作,至今發表出版各類題材的文學作品800多萬字,其中多篇部獲獎并搬上了銀幕和銀屏。1985年步入影視圈,先后編導各類題材的影視劇四十多部,其中多部獲獎。


          免费无码黄动漫在线观看犹物影视

        2.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