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

          作家網

          首頁 > 小說 > 正文

          楊莎妮:夜色剪輯師

          夜色剪輯師

           

          作者:楊莎妮

           

            “熱力學第一定律,宇宙中的能量不會被創造出來,也不會被毀滅。這意味著我們體內蘊含的所有能量,每一個粒子,都會成為別的事物的一部分。也許是微生物,也許會在百億年之后被超新星燃燒掉。而現在構成我們身體的每個粒子都曾經是別的事物的一部分,可能來自月亮、積云,來自成千上萬的美好生物?!保ㄕZ出《神盾局特工》)

           

            成天禾提著攝像機,跟隨前臺小姐走在長長的走廊上,地毯的纖維短促而密實,明顯的彈性從腳底逐漸傳導至面部。行至走廊盡頭,前臺小姐推開董事長趙錦東辦公室的木質大門時,活力剛好延展至成天禾的眼角,形成舒展的微笑。資料顯示:趙錦東,男,漢族,56歲,2000年成立東信紡織公司,獨家贊助首屆“東信杯·東方巴黎”模特大賽。這次采訪就是針對此次大賽的訪談。握手寒暄后,成天禾一邊架設調試攝像機一邊說,“趙總,基本要點都了解了吧。雖然你是一個人在說話,但要做出和你左手邊的主持人對話的樣子,畢竟這是一個訪談式的采訪?;厝ズ笪視浿浦鞒秩说牟糠?,后期把你們拼接到一起,所以回答問題的時候,需要用聊天一樣的語氣,盡量自然。就是和一個美女聊天,展現出成熟男人的魅力,讓她了解你的成就。OK?”

           

            “OK?!壁w錦東沖攝像機做了個手勢,額頭寬展,眼神犀利,像是混跡于鬧市區里的便衣警察。

           

            “主持人好,大家好,我是趙錦東……”個子不高、有些敦實的趙錦東在攝像機開機的那一秒,全身瞬間涂抹上耀眼的光彩,就連不夠出彩的霧灰色西裝在這一刻也變得熠熠生輝起來。人分為兩類,一類是面對攝像機立刻局促、矮小起來,像是要把自己的外殼藏進透明的空氣中。即使他們在生活中有趣,一旦進入鏡頭,趣味便被攝像機吃光,了無生機、奄奄一息。而另一類人,即使相貌尋常,在Action的那一瞬,卻能召喚出金光閃閃的神龍在身體周圍縈繞,只跟隨其發亮的眼神,便能感受到如春天妥帖的微風和清涼小溪般的舒暢。成天禾覺得,趙錦東便是后者。

           

            “作為民營企業家,應該站在民族振興的高度來回報社會,不斷為社會創造財富,解決社會就業,造福一方百姓。人生在世,只要他的奉獻大于索取,就是一種回報,不是嗎?”趙錦東望向左側不存在的主持人,眼神熱切而真摯,像愛上了對方一樣?!澳L爻俗陨淼臈l件,還有對服裝品牌的理解,對時尚的感悟,以及對未來模特生涯的規劃等等,這些都是比賽中不可或缺的環節……”成天禾盯著鏡頭里的趙錦東微微犯困,無疑,他的表情、神態、談吐,以及不時抖落的幽默足以吸引眼球,但昨晚憑空多出一個人睡在身邊,無論如何也不是一件可以一下子適應的事情。成天禾昏沉沉的大腦里鉆進昨天晚上遇見的那個女孩兒,她的身體像不顧一切的龍卷風,強行席卷著成天禾大腦的邊邊角角。

           

            天色剛蒙蒙亮,女孩兒就從被子里鉆出去,像哺乳動物一樣四肢著地,爬到床尾從地上撿起她巨大的帆布包。成天禾看見她的尾椎骨上文著一個藏藍色的鉆石形狀文身,在鉆石的形狀里用美術字體頂天立地填著一個大寫的字母“S”。

           

            “挺好看的圖標?!背商旌陶f?!班?,還不錯?!迸涸诜及锵±飮W啦一陣亂翻,終于找到了一包被壓得皺巴巴的軟包裝香煙和一個一次性打火機?!俺闊焼??”女孩兒問,說著把一支扭曲變形的煙遞到成天禾嘴邊。成天禾扭過頭,拒絕了香煙。女孩兒把煙含進嘴里點上,一邊大口大口地吸著,一邊垂下眼皮看著卷煙紙一點一點被燒成煙灰。她仔細凝視的樣子,像是為了確認尺子上精確到毫米的刻度,而與消遣或享受無關。女孩兒右手上裹著的紗布已經散開,布滿斑駁血跡的紗布拖掛在手腕處。女孩兒用左手扯下紗布的時候,一部分紗布被已經凝固的黏稠血液粘在手背上,發出輕微的哧啦聲?!耙粋€晚上,恢復得可真快?!背商旌陶f,他想起半夜時女孩兒右手上像小泉眼似的滴滴啦啦流下深紅色血液的畫面,覺得還有些眩暈,但這種眩暈的感覺不但沒有讓人不快,反而充滿了力量感和想要緊握的沖動?;璋禑艄庀?,她的整只手掌只能從被紅色沾染的縫隙中看見幾絲皮膚本來的顏色,像是與身體脫離的另一個物種。

           

            “沒點兒特異功能怎么拯救世界?!迸和鲁鲆豢跐鉂獾臒熿F,下床走到茶幾旁,把煙灰彈進吃剩的漢堡套餐的紙盒里,成天禾看著這一連串的動作,眼前陡然出現了父親伯伯們的樣子,熟悉而遙遠的影像。雖然已經赤裸相對,感受過皮膚的光滑和肌肉的堅實,卻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或許是因為缺乏詢問的必要和恰好的時機。

           

            昨晚十二點多鐘,片子快剪完時,成天禾已經餓得有些發慌。那種饑餓就像“乘著一艘船,漂浮在平靜的海面上。往下一看,在水中可以看見海底火山的山頂。水因為太透明了,以至于找不到絲毫的距離感?!保ㄕZ出村上春樹《再襲面包店》)如果也像村上春樹所寫的那樣,因為饑餓便開車去搶劫一家面包店,大概就不會遇到女孩兒。

           

            這個新小區入住率大約只有三成,連花壇里的泥土都像是新的。棱角分明的高樓以特有的規整布局在靜止的月色下不動聲色。白天的時候還會看見幾個老人帶著走路搖搖擺擺的孫輩在小區廣場上游蕩,一到夜晚,太陽收起最后一絲光線后,小區便成了真正意義上的規整之物。僅僅作為“這是一個小區”的提示,做著規定的動作和聊著規定的家常。行走在小區內部,必然也會成為規定的一部分,包括規定的饑餓感。成天禾趿著拖鞋向小區入口附近的24小時便利店走去,月亮明晃晃地照耀,每邁出一步就有一聲拖鞋的踢踏聲注入成天禾的身體,一點一點地聚集?!叭绻钪娴目傎|量小于某一數值,宇宙將永遠膨脹下去。如果總質量大于某一數值,則萬有引力逐漸使膨脹減速,最后使其停止,之后,宇宙將在引力作用下走向坍縮?!保ㄕZ出劉慈欣《坍縮》)月亮晃動起來,把眼前的道路切割成片段。此時既像是與某一個過去相似,又像是與過去分割。成天禾感到心臟膨脹得有些不明所以的酸痛,感受到身體之外的某一處裂開了一個口子。有滾燙的東西從里面源源不斷地滾落出來,圍繞著身體打轉,見縫插針地想要進入。滾落、打轉、進入……各種各樣與彼時不同的混亂,就像圖書檢索卡片一樣散落一地。

           

            剛剛公司部門主管打來電話,“明天你去一趟萬州,拍攝一位企業家的采訪鏡頭。具體時間、地址、采訪內容我一會兒發你。沒問題吧?”

           

            “當然沒問題,正精神飽滿地隨時待命呢?!?/span>

            “哈哈,還真像個年輕人,你本來就是年輕人嘛。多少歲來著,你?30?”

            “31?!?/span>

            “就是就是,多好的年紀,正當年呀。好好干,前途無量?!?/span>

            “還是應該謝謝領導給的機會嘛,如果沒有一次次的磨煉和歷練,無論如何也不能茁壯成長?!?/span>

            “哈哈哈哈?!敝鞴艽笮ζ饋?,“大概什么時候可以交作業?”

            “明天一大早?,F在還有一些小地方沒有達到預想的效果,介紹環衛工人鏡頭,應該是溫暖的、動人的,色調還想再做一點調整。今晚熬個小夜,保證搞定?!背商旌踢呎f邊習慣性地使勁點了下頭,即使知道主管只是在電話那頭但也充滿了被他看到自己此刻謙恭的樣子的渴望。

           

            “好樣的,小伙子。就是別耽誤了明天的采訪?!?/span>

            “是,領導放心!”

            “還真是精力旺盛啊?!敝鞴軖炝穗娫?。

           

            成天禾一直好奇,自己與人說話的時候為什么會是一副精神抖擻的樣子。是從哪里買來的假面似的語調和態度,那種東西不是自己最討厭的商品嗎,就像月球背陰里凹陷的坑,任憑如何賤賣都是不會有人要的貨色。支撐住身體和表情的一切,總會在哪天坍塌,成天禾堅信不已。

           

            便利店里的白熾燈亮堂得刺眼,即使如此,店員還是坐在收銀臺后面把胳膊支撐在柜臺上打盹。門口的迎賓器里傳出“歡迎光臨”時,店員一個激靈,成天禾對著店員微微點了點頭,走向冷柜挑選起食物。貨架上擺放著各種便當,咖喱雞塊、獅子頭、魚香肉絲、鹵肉飯等等。靜止的畫面讓成天禾想要把它剪碎、拼接,加上炫酷的轉場和音效。讓一切看起來像隨時會爆發。

           

            成天禾接拍過一個領導參觀工廠的活兒。親切熱烈的氛圍,廠花端莊妖嬈的講解,一切都像是新聞的模板鏡頭。一個工人模樣的男人出現在畫面中,開始并不顯眼,工作服也和其他工人一樣洗得干干凈凈,微笑也有,雖然并不明顯。人群安靜下來,靜待領導發言。不知道什么原因,排氣的大風扇沒有關閉,或許之前也開著,但沒有人在意。領導清了清嗓子,排氣風扇轉動的聲音愈加清晰。呼啦啦呼啦啦,排氣風扇像是在一次次轉動中集聚起一股氣團,從不起眼的指甲蓋大小,聚變成填滿整座廠房的巨型怪物只用了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工人模樣男人的表情出現了變化,像是被巨大氣團擠壓產生的不適,臉上的五官扭曲成模糊的一團。他與領導對視了兩秒,在這兩秒里,領導也突然意識到有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但來不及躲避,已被奔跑而來的男人重重踢到腹部,躺倒在地上,并向后滑行了半米。男人做完一連串的動作之后,前后分開雙腳,弓起脊椎,架住雙拳,以這樣僵直的動作固定在原地,連呼吸也被固定,像八月枝頭的樹葉,在烈日下紋絲不動地蒸發著水汽。周圍人群的混亂打破了時間的暫停,男人眼睛里渙散的神情隨著動作結束后的短暫靜止漸漸聚集,重重地一聲呼氣之后,被人群按倒。

           

            據說是股權的問題,成天禾不懂這些。盡管暴力的段落被剪掉,拼接上了和諧的鏡頭作為結束,但片子還是沒有播出。之后成天禾一遍一遍地循環播放被刪減掉的段落,男人從奔跑兩步到躍起再到踢倒對方的鏡頭。那一腳踏在腹部偏左位置的聲音,被周圍的嘈雜覆蓋。但成天禾確信,雜音里有肋骨被踹斷的“咔嚓”一聲。迅速、準確、兇狠,兩秒之內發生的劇烈改變,一瞬間的變化,一瞬間的制勝。

           

            成天禾的饑餓感越發強烈,有種想要撕咬下一大口生肉的沖動。他默默地取下兩份牛肉漢堡套餐。按照自己平時的食量不可能吃下兩份,但此時此刻就是覺得非兩份不可。

           

            成天禾捧著兩盒套餐走到收銀臺邊,店員慢悠悠地操作收銀機?!岸!钡囊宦?,收銀機打開。那清脆的聲響像是擊中了成天禾大腦里的靶心,他猛地低下腦袋,弓起脊椎,攥起拳頭。他慢慢抬起眼皮,看向收銀臺邊的店員,雖然二十出頭,但現在正是困頓當頭、意識飄散的時候。兩秒之后,是絕佳的時機,必須做出果斷的判斷和決定。耳朵里的滴答滴答聲像時間真實的聲音在敲打著,或許是心跳,不可抑制的心跳聲音。伸出右拳,迅速、準確、兇狠,一瞬間擊倒對方,一瞬間制勝。嘀嗒嘀嗒、嘀嗒嘀嗒。由于右手攥得過于緊張,指甲深深掐進掌心,成天禾付完兩份牛肉漢堡套餐的錢后,還是覺得整只右手手臂都在顫抖、發麻。店員把兩份套餐裝進塑料袋遞給成天禾時,成天禾換作左手接過,微笑著點了點頭。

           

            小區內空無一人,成天禾在靜止的夏季熱風中呼出一口長長的嘆息。像是在泳池里游了二十個來回,沉甸甸地從水里爬上岸,一時沒法適應地面的引力。后背的T恤不知什么時候被汗水浸透,黏嗒嗒地貼在皮膚上面。當女孩兒從花壇邊的陰影里緩緩站起來的時候,毫無防備的成天禾嚇得倒退幾步,拖鞋吧嗒嗒響了幾聲。不遠處門洞上方的聲控燈被喚醒,清晰地照出女孩兒的模樣。她的眼睛透徹得像燃燒著的怒火,眼眸里怪異的花紋在火光中清晰可見。整個面部最為醒目的是她突出的顴骨,這使得臉頰小而窄,堅硬而且鋒利?!澳軒蛡€忙嗎?”女孩兒說。成天禾看了看衣裳破損的女孩兒,在幻象和現實中迷失,卻依然像面對在日常生活中必須面對的陌生人一樣,假面似的關切問道,“你怎么啦?”

           

            “能給我些紗布,或者一些破布嗎,我好包扎一下?!迸禾鹩沂?,右手上像小型泉眼似的滴滴啦啦地流下深紅色血液,燈光下她的整只手掌只能從被紅色沾染的縫隙中看見幾絲皮膚本來的顏色,像是與身體脫離的另一個物種。成天禾托起女孩兒的手腕,是現實的觸感,帶著溫度和腥甜。成天禾感到腳下有些輕微晃動,像是輪船靠岸,與陸地對接時那一下輕微的撞擊。但感受又過于細微,稍一松懈便從身邊倏地滑走。

           

            “家里有紗布,還有碘酒?!背商旌滔穸⒅囆g品一般盯著女孩兒的右手說。

            “去你家?”女孩兒猶豫著。

            “還有牛肉漢堡套餐?!背商旌袒瘟嘶纬械乃芰洗?,“兩人份的?!迸号c成天禾對視了兩秒,撲哧笑出聲來,咽了一口口水,像是融化的冰凌鉆入泥土,滋潤了地底下的一顆種子?!霸谄胶庥钪娴倪^程中,樂趣并不是一件值得考慮的事情。但這確實給我的臉上帶來了微笑?!保ㄕZ出《復仇者聯盟3》)

           

            看見女孩兒起床,成天禾也跟著從床上爬起,光著腳站在地板上,套上被丟在地上的牛仔褲,光著腳走到窗戶邊,把印有神盾局圖標的窗簾拉開,推開窗戶?!斑€真是夠土呢?!迸赫f。

           

            “什么?我的牛仔褲嗎?”成天禾問。

           

            “神盾局標志的窗簾啊,我一進這個房間就覺得哪里不對勁,現在終于發現了,這么無聊的玩意兒放大到一塊窗簾的尺寸,把無聊也放大了無數倍。想想你該是多無聊啊?!迸簭纳嘲l上拿起一件成天禾沒洗的灰色衛衣套上。對于她的身高來說,寬大的衛衣就像一條連衣裙一樣。她順勢支撐在沙發的扶手上,做了二十來個俯臥撐。緊繃的腰部和臀部,在衛衣下勾勒出硬邦邦的直線和弧線。女孩兒走到窗邊,在成天禾身邊站立。她突然一個彈跳,前后分開雙腳,弓起脊椎,送出右拳,完美的弧線穿過空氣,一拳一個打倒成天禾擺放在窗臺上的復仇者聯盟手辦。鋼鐵俠、雷神、美國隊長、綠巨人、黑寡婦和鷹眼,在她的拳頭下一個個倒下,“無聊、無聊、無聊……”每出一拳,她就喊出一聲“無聊”,這無聊像是因為對手的弱小而無聊,也像是無法接受無聊而顯得煩躁不安。手辦東倒西歪地躺倒在窗臺上,擺出像是刻意而為的靜態裝置藝術的造型。

           

            突然一陣狂風刮進房間,成天禾看向敞開著的窗外,鉛灰色的天空中,幾只小鳥逆著風飛行,綠化帶不自然的布局反倒使得一向拘謹的小區有了一些靈動。女孩兒的頭發被吹得凌亂張揚,她閉上眼睛,扶住窗臺邊緣,顯然是害怕像美人兒蕾梅黛絲那樣被風吹上天空。

           

            狂風稍一停歇,女孩兒就把自己的文胸、衣服和香煙塞進巨大的帆布包,“我走了,謝謝招待?!彼逊及笨嬖诩缟?。

           

            “那個……”成天禾覺得有些突然,“這么著急走?要下暴雨了?!?/span>

            “必須得走,一堆事情等著我呢?!?/span>

            “拯救世界?”成天禾問。

            “算是其中之一吧?!迸鹤叩介T邊。

            “能再見到嗎?”

            女孩兒搖搖頭,又想了想,“誰知道,這可不是我能決定的?!?/span>

            “誰能決定?”

           

            女孩兒擺出一個交叉的手勢,“有人能夠決定,但肯定不是我們倆。你看……”女孩兒轉過身,掀起衛衣的下擺,露出尾椎骨上藏藍色鉆石形狀的文身,圖形里用美術字體頂天立地地填著一個大寫的字母“S”,“看見了嗎,這是超人的標志,既不是神盾局,也不是復仇者聯盟。所以為什么會碰到你我還沒有搞清。按理說不應該遇到才對。到底發生了什么一時半會兒我也說不清,和你一樣,我也有些混亂。你最好不要再想了?!?/span>

           

            趙錦東的訪談比原計劃提前一個多小時完成,成天禾一邊收拾設備,一邊閑聊著問,“趙總以前當過兵或者有習武之類的經歷吧?”

           

            “能看得出來?”

            “對,從眼神里可以看得出來,怎么說,就是炯炯有神那樣吧?!逼鋵嵆商旌滔胝f,在趙錦東的眼睛里有一種暴戾的東西,就像插在鋼琴鍵盤縫隙中的一枚刀片,不清楚演奏到什么地方,就要被割破手指。

            “在武校學了五年,正正經經、系統地學習,比賽也參加了不少,獎杯獎狀拿了一堆。不過早就不練了,看我這肚子?!壁w錦東拍了拍他的啤酒肚,微笑起來,眼角的皺紋輻射狀散開,一副迷人的樣子。

            “果然是這樣,一看就是有故事的男人?!背商旌烫崞饠z像機,“趙總以后如果想拍攝宣傳或是自傳等等各種視頻,記得和我聯系,公司會幫你量身定做大氣、有質感的內容和鏡頭,可用于各種場合、媒體和平臺,極具宣傳價值?!?/span>

            “怕是沒機會了?!壁w錦東歪著嘴笑了笑,“對了,你是現在就回去嗎?我讓司機送你去車站?!?/span>

            “不用這么客氣啊趙總,動車還有三個多小時開呢,我慢慢溜達著都能過去?!?/span>

            “這樣啊?!壁w錦東說,“不如一起去樓下喝杯咖啡,遲點兒再讓司機送你過去?”

            “您太客氣了?!?/span>

            “我今天也沒什么事,正好休息一會兒?!?/span>

           

            成天禾點了拿鐵,趙錦東點了意大利濃縮,倆人面對面在靠窗的位置坐下來。漸漸涌起的拘束感把成天禾包裹起來,一切與預設行程不一樣的場景和行為,都會給他帶來不安。面對趙錦東想要表達的眼神,成天禾只好躲閃,四處打量起這間破舊的咖啡店來?;璋档墓饩€和陳舊的木質桌椅,既沒有舒適的沙發、軟墊,也沒有溫暖華麗的弦樂四重奏,店員也是一副不屑的神態?;蛟S顧客的憂傷、不如意全都被這家店吸收掉了吧,走出店門時會不會不由自主地開懷大笑。成天禾無聊地胡思亂想,但不管怎樣,咖啡的味道沒得說。

           

            “過不了多久,”趙錦東打破僵局開了口,“最多兩個月吧,東信就要不存在了?!?/span>

            成天禾不由地瞪起眼睛:“那……真是……怎么會……”

           

            “只是被收購而已,虧空太大,這對于我來說只是數字而已,但對于下面的員工來說極其不公。要說原因呢,既不是自己經營不善,也不是戰略方向問題。這太復雜,一步一步走到這里的。不過,你不要這樣一副表情好不好,沒那么悲慘?!?/span>

           

            成天禾急忙把瞪大的眼睛垂下,為自己的不禮貌略微笑了笑。

           

            “這二十年來,發覺自己在這條道路上走得有模有樣,能夠順應著曲折高低,把各個方面處理得漂漂亮亮。時常為此興高采烈,又時常為此悲痛欲絕。就是說這種精于算計的生活很不自然,因為過于……過于圓潤。發現虧空的時候,竟然有一種等了好久終于等到的感覺。當然并非希望公司垮下,二十年來的心血,如果是自己真正的孩子,該是有活力沖勁的年紀。當然,目前的這個心態,已經是切膚之痛后那種無所謂的態度了。當時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啊?!?/span>

           

            “最艱難的抉擇,需要最堅強的意志?!保ㄕZ出《復仇者聯盟3》)趙錦東苦笑起來說:“沒嚇到你吧,跟你說這些推心置腹的話。覺得你是個工作特別認真的小伙,其實就是想告訴你,這個比賽的目的,就是幾個人想睡模特。至于是哪幾個人,我也不方便透露。我們公司作為比賽的贊助商也就是想在收購中多些優惠政策。但現在基本已經定奪,至于比賽的所有過程,僅僅是過程而已。所以對于我來說,拍成什么樣子已經和我無關了,但是還是很想感謝你。這么多年來我一直在忙碌,連吃吃喝喝、消磨時間的那種朋友都沒有。如果不是因為你要趕回去,很想請你喝喝酒、吹吹牛,現在渾身輕松啊?!?/span>

           

            成天禾一時無言以對,語句斟酌了好久才說:“趙總以后不忙的話,可以去找我喝酒。我除了拍攝之外基本都在家里剪片子,時間還算自由。能和趙總這樣的人一起喝酒,也是我的榮幸?!壁w錦東大笑起來,“哈哈哈,一言為定,不過下次再見的時候就不用這樣客氣了?!?/span>

           

            趙錦東與成天禾握了握手。成天禾感到趙錦東的右手粗糙且有力,但又把握分寸似的小心翼翼,像是把一枚不確定的炸彈遞交到他的手里,通過手掌的接觸實現力量的傳遞,照亮成天禾意識之下潛藏的黑暗和無人知曉的重重重負。

           

            女孩兒怎么樣了?回程的動車上成天禾想。超人?這在成天禾的認知里不曾出現過,想象中應該是有著異于常人的能力,或者堅信自己有著超能力的人類或非人類。用自己的超能力去和邪惡勢力做斗爭,承擔起維護世界和平的重任。是那樣的人物吧。成天禾想起那像小型泉眼似的滴滴啦啦流下深紅色血液的右手,像是與身體脫離的另一個物種。形象鮮明的畫面讓成天禾感到渾身輕微的癱軟,很想把自己揉成一團,像枯葉蜷在一個陰暗的角落里,被環衛工人掃進簸箕,倒進垃圾車,運送到垃圾中轉站,再和成千上萬的垃圾一起被燃燒。當體溫達到沸點的時候,她或許就會出現在眼前。

           

            女孩兒離開之后,生活、日常、對話和表情依舊如踩在泥濘之中。成天禾像是做了一個栩栩如生的夢,但被女孩兒肌肉線條飽滿的手臂環住的感覺還在,潮濕溫暖,像被緊握住的感覺也還在。任憑時間過去多久,看見的和感受到的都不能完好地對應,女孩兒的消失和她的出現一樣可疑??梢傻侥軌蚯宄芈犚娫谀骋粋€地方,有某一個人,正在為了世界的秩序而英勇奮戰。被訓練出來的,或者是與生俱來的力量和肌肉線條正擊打在各種各樣可能性的軟組織上,使世界得以做著規定的動作和聊著規定的家常。

           

            這天,成天禾開門進屋的時候,看見女孩兒滿面愁容地斜靠在沙發和茶幾之間的窄縫中,臉上滿是灰塵和細碎的劃痕,依舊穿著成天禾的灰色衛衣。茶幾上的杯子里插著十來根煙頭,滿屋子的煙味使得一向空寂的屋子滿滿當當。

           

            “你怎么……”成天禾想問她是怎么進來的,卻被女孩兒打斷,“這種小事,你就別來煩我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錯。難道是因為不能和你碰到?極其嚴格地劃分?我到達的時間確實有些錯誤,但這樣的容差率難道不應該是在可控范圍內嗎?如果不能完成任務你知道會有什么后果嗎?你當然不知道,我不是看不起你們,但你們懵懵懂懂、無欲無求的樣子,我是說對真相無欲無求的樣子,實在讓人著急。有吃的嗎?我餓得能吞下一頭大象?!?/span>

           

            “沒有啊,家里什么吃的都沒有,連最后一包方便面昨天夜里都被我吃了。要不然我去超市買去?”

           

            “不用了,你哪里也別去,陪著我?!迸好艚莸仄鹕?,用有力的胳膊勾住成天禾的脖子,“你最好別總是想起我,也許真相就在你的頭腦里。雖然我這么說,但是我也沒有辦法做到絲毫不想你?,F在是現在,解決問題是后面的事情,意外也一定有它的必然性?!?/span>

           

            “成事必有犧牲,不可一錯再錯?!保ㄕZ出《神盾局特工》)成天禾吻向女孩兒突起的顴骨,光滑緊繃的皮膚像一條滑膩冰冷的蛇。他們像兩只饑餓的野獸,飛快地撕扯掉對方的衣服。女孩兒握著成天禾的手,帶著它撫摸她尾椎骨上的文身,盡管文身與皮膚融為一體,但成天禾依然感覺到那圖案的炙熱。他們用各種姿勢反復貪婪地享受對方,把不確定的必然性拋于腦后。

           

            平息之后,女孩兒立刻恢復體力,她迅速跳下床,套上成天禾亞麻質地的灰白色T恤,“我不知道能不能讓你在短時間內對我的工作有所了解,很多名詞我不知道怎么翻譯,或者說不知道怎么解釋得通俗易懂。你先看看這個吧?!迸喊殉商旌痰墓P記本搬到床沿,行云流水般地用觸控板操作,飛一般地在鍵盤上敲擊,兩秒破解了成天禾設置的密碼?;蛘哒f,破解密碼在她看來就是開機那樣的正常程序。女孩兒打開成天禾的工作文件,隨機地播放起領導參觀工廠的最終剪輯視頻。這一版是成天禾剪輯完成后交給公司的版本。領導的講話本來有大約三分鐘,但因為后來的一分鐘氣氛已經發生變化,領導臉上的表情出現怪異扭曲。剪輯出兩分鐘的講話,再拼接上之前熱烈的掌聲,有些小小的突兀,但并不易覺察。作為簡潔的新聞視頻來說,雖然相當地規整和模式化,但絕對正確。

           

            但在此時,成天禾看見工人模樣的男人奔跑兩步重重踢在領導的腹部上,領導躺倒在地,并向后滑行了半米。男人做完一連串的動作之后,以一個僵直的動作固定在原地,像八月枝頭的樹葉在烈日下紋絲不動地揮發著水汽。緊接著他的身體像被排氣扇旋轉出的氣團充盈至極限,再次躍向領導,拳頭、手肘、膝蓋重壓在領導身體的各個軟組織,鮮血以平躺的身體為中心,擴散出菊花花瓣的曲線。眼珠凸起至幾乎爆裂,并以一個眼球特寫的鏡頭結束視頻。

           

            成天禾疑惑地打開其他視頻,有的沒有變化,有的已面目全非。一段介紹環衛工人的視頻中,環衛工把散落一地的人類牙齒掃進簸箕,倒進垃圾車。堅硬的牙齒在垃圾車里碰撞、彈跳,一小部分從垃圾車里蹦出重新落入地面,白色、乳白和慘白的人類牙齒,與暗紅色的地面相映成趣。

           

            “這不可能?!背商旌淘尞惖卣f。

            “就是如此?!迸赫f,“大致能明白嗎?‘人們害怕他們不理解的東西,(語出《超人:鋼鐵之軀》)把可能性控制在可以理解的范圍,這就是我在做的破爛事情??墒乾F在一團糟,或許就是因為你?!?/span>

            “我們有多少種可能?”

            “14000605種?!?/span>

            “我們贏得了多少?”

            “1?!保ㄕZ出《復仇者聯盟3》)

            “我得走了?!迸捍┲商旌痰幕野咨?/span>T恤,斜挎上巨大的帆布包,“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人按門鈴,最好別開。人們害怕他們不理解的東西。你也一樣?!?/span>

           

            《超人》電影上映的時候,成天禾右手汗津津地捏著電影票進入散發著各種液體混合氣味的4D影廳。配樂和IMAX音響烘托出超級英雄無堅不摧的正義品質,這讓成天禾無端地想起女孩兒大口大口地把煙吸入肺部的畫面。隨著電影的推進,成天禾突然意識到,作為一個來自等級制度森嚴的氪星人,是與地球上的原始居民和諧相處,還是與侵略者一起侵略地球,哪怕侵略者來自她的母星,都會讓人舉棋不定。于是緊鎖著眉頭,大口大口地把煙吸入肺部。

           

            最艱難的抉擇,需要最堅強的意志。趙錦東哈哈大笑起來。

           

            氪星內亂,氪星人的領導者在氪星即將毀滅之際將叛變者流放到安全的地方冷凍起來,在叛變者的人群里,成天禾看見了女孩兒。女孩兒雖已變換了形態,但高聳的顴骨就和尾椎骨上的文身一樣,是永遠也不會改變的標志。女孩兒在即將被冷凍住的前一刻,拼命拍著組成屏幕的纖維,張合著嘴唇,無聲地向成天禾說出一串字符,字符在成天禾混亂成一片的頭腦里組成密碼似的圖形,但始終無法理解。

           

            電影散場后,成天禾拖著沉重的雙腿回到家里。開門進屋的時候,再一次驗證了自己的猜測,女孩兒不會再出現。很久以來,成天禾總有個牽掛,總感覺在開門的一瞬間,會看見女孩兒出現在屋子的某個角落,或斜靠在茶幾和沙發的夾縫,或在廚房里翻找食物,或在洗手間里清洗臉上、手上的血跡……哪怕,哪怕能發現她來過的蛛絲馬跡也好。神盾局圖標的窗簾沒有再拉上過,因為還真是夠土。復仇者聯盟的手辦東倒西歪地躺倒在窗臺上,依舊擺出像是刻意而為的靜態裝置藝術的造型……那些他覺得她曾經接觸到的地方長期沒有打掃、觸碰,已經結上了漂亮的蜘蛛網。

           

            晚上八點不到,成天禾昏昏欲睡,一頭栽倒在沙發上。在睡夢中他感到周圍被蜘蛛侵襲,或密集或疏松,黏糊糊的蜘蛛網從黑暗中生長至每個角落,從四面八方延展,從內而外擴張,將自己沉沉、厚厚地包裹。黑暗中的小區寂靜無聲,成天禾甚至能聽見蜘蛛從肚子末端的幾對紡織器小孔里,吱吱吱吱地流出細絲的聲音。細絲在黑暗里閃爍著鋒利的銀光,這讓成天禾輾轉反側,像睡在懸浮的倒置椎體上動蕩慌張。既不能翻身從危險的境地下來,又不能睜開眼睛把眼前的景象歸類到夢境。大片大片的蜘蛛網穿過全身,使得成天禾無法動彈,即使聽見門鈴“唔——唔——”地響起,一遍一遍地幻想著自己已經起身打開了門,還是無法起身打開門。被夢魘住的身體,被蜘蛛網牢牢粘住?!坝惺裁雌嫫婀止值娜税撮T鈴,最好別開。人們害怕他們不理解的東西。你也一樣?!迸赫f。不,沒有什么比我更奇怪的東西了,我的存在就是錯誤,在組裝的時候就發生了錯誤,導致內外相互排斥,導致在迷霧中找不到方向。門鈴持續不斷地響著,成天禾一次次沉入濃稠的黑暗,把門鈴聲攪得支離破碎。

           

            成天禾把器材放好,從公司設備間里出來,正好看見主管把趙錦東送出公司大門。主管回去后,成天禾緊追幾步,趕上趙錦東。

           

            “趙總?!背商旌毯暗?。

            “啊,還想著可能會碰到你呢?!?/span>

            “好久不見,趙總看起來很精神啊?!?/span>

            “就不要叫趙總了,老趙差不多?!壁w錦東用手捋了捋硬撅撅的頭發,“出去旅游了一陣子,回來把事情收個尾,就可以正式退休了?!?/span>

            “那敢情好,接下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該恭喜啊?!?/span>

            “說得沒錯?!贝┲蓍e夾克的趙錦東有著中年男人少有的挺拔和矯健,肩膀平直,把夾克繃得拉出幾縷橫向的褶皺,“昨天晚上到了以后先去你家轉了下,想請你喝酒來著。按了半天門鈴沒人開,就回了酒店?!?/span>

            “昨天晚上?”昨晚“唔唔”的門鈴聲和被蜘蛛網包裹的黏稠感再次襲來,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人按門鈴,最好別開。人們害怕他們不理解的東西。你也一樣。那些他不理解的東西無論怎樣理解,帶來的后果還是像虛空的右拳打在蜘蛛網上,被沾得一手黏膩。

           

            “現在怎么樣?有時間?”趙錦東看了看手腕上的愛彼腕表,“有什么好的餐廳推薦?好好喝上兩杯?!?/span>

            “我相信你被送到這里是有原因的,即使你要窮盡一生去尋找那個原因。為了你自己,你應該找到那個原因?!保ㄕZ出《超人:鋼鐵之軀》)

            “燒烤行不行?紅枝羊肉、牛板筋、豬蹄、羊寶、羊腰、羊排?!?/span>

            “好嘞,食肉才是從原始人類延續至今的寶貴遺產,其他統統都不是?!壁w錦東大笑起來,像是放下了對所有抉擇的好奇。

           

            燒烤店特有的油煙味和對肉類原始的欲望,沾染上倆人的衣服、頭發和皮膚。大嚼著吱吱流油的羊肉,喝下兩杯辛甜的白酒,成天禾的臉上暈染出暗暗的紅色。

           

            “趙總?!?/span>

            “叫老趙?!?/span>

            “老趙,你昨天晚上真的去了我家,還按了門鈴?”成天禾問。

            “那還有假?不信可以去調取監控,昨天就穿著這身衣服,從北大門晃晃悠悠找到你家樓下?!?/span>

            “啊,不是不信。大概是看電影還沒回來,或者睡著了吧。何至于要調監控?!?/span>

            “現在到處都是監控,搞得人隨時隨地小心翼翼。不覺得?一旦被攝像頭看見,就不由自主地昂首挺胸,做著規定的動作和說著不可越界的話。把可能性控制在可以理解的范圍,攝像頭大概是起這樣的作用吧?!?/span>

            “但也許拍下的并不是真實的,恰恰是被鏡頭遮擋住的真相?!?/span>

           

            成天禾家里安裝的攝像頭沒有記錄下女孩兒來過的任何影像,沒有她用纏滿紗布的右手捏住漢堡塞進嘴里、狼吞虎咽大嚼的畫面。也沒有她用堅實修長的手臂,環繞住成天禾脖頸的畫面。成天禾反復播放,一幀一幀識別。鏡頭里,他對著電腦屏幕一口一口咬下漢堡。他拉開窗簾回到床上。暴雨前,亂作的狂風把窗臺上的復仇者聯盟手辦刮得東倒西歪。一天又一天,鏡頭下只有自己的身影在空蕩蕩的屋子里坐臥、游蕩、憤怒和毫無意義地宣泄。但這一切都不是真的罷了。

           

            “也許吧,只是誰都相信眼睛看見的?!壁w錦東抿著嘴唇汲了一口白酒,“挺懷念年輕時沒有那些監控啊、攝像的時代,就像熱血的老派香港電影,雖然電影也是用了攝像機。哈哈,還真是混亂。那個時候槍是沒有,但拳腳實實在在打在對方的痛處。從武校出來以后,師兄弟們各自工作,我也在體育用品公司做銷售。再聚在一起打架的時候,已經不是作為運動員的比賽或訓練了。為了錢、為了利、為了女人、為了出一口氣。有被砍傷的、有被當場趕到的警察抓住的,判個三五年是常事。我能四肢健全地活到現在,不是感嘆運氣好,反而覺得我當時沒有盡力??偸窃谙?,如果時間倒流,我要不要成為現在的自己。嗬,多無趣的問題,會覺得我矯情吧。但是總有很多事忘不掉啊,彈跳著前后分開雙腳,弓起脊椎,出拳時完美的弧線穿過空氣,從手背傳至心臟的壓迫感,還有疼痛感,身體的疼痛感,是會讓人上癮的?!?/span>

           

            倆人喝到深夜,各自回去。趙錦東握著成天禾的手,滿身酒氣,依舊風度翩翩,“該出手的時候,就重重地揮舞右拳,發出致命的一擊?!?/span>

           

            成天禾回到家,空蕩、骯臟、布滿蜘蛛網的破敗房子,冰箱里空空蕩蕩,血腥的味道隱約可聞,地面無論刷洗多少次,還滲透著像小型泉眼似的滴滴啦啦流下的深紅色血液的痕跡。一張灰白色的信紙斜放在茶幾上。

           

            成天禾:

           

            你好!

           

            事情進展得不是多么順利,但也總算告一段落了。那天隔著電影屏幕,很想把這個消息告訴你,也很想能再次緊緊地抱住你。但是,見面的機會應該不可能再出現了,就連僅有的兩次見面也是因為哪里出現了錯誤才導致的后果。錯誤的根源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找到,不過已經在拼命補救。

           

            之后會有個重啟的過程,會對你產生怎樣的影響我也沒辦法準確預測,即使掌握著比你們高得多得多的科技,很多事情還是解釋不好。就像莫名其妙就被一份牛肉漢堡套餐騙去你家一樣(哈哈,開玩笑的,味道非常棒)。今后不管發生什么都別擔心,我能觀察到你,就是說一直在默默地關注你,即使再也見不到。那天晚上,你細心地給我擦碘酒、包扎傷口,溫柔熱烈地擁抱,還有那丑得不能再丑的神盾局圖標窗簾,我都會好好記住的。非常感謝。

           

            PS:蜘蛛俠去你那兒的事別放在心上,雖然這也是始料不及,超出預判范圍的。但他和我同屬DC公司,壞不到哪兒去?!澳芰υ酱?,責任越大?!保ㄕZ出《蜘蛛俠1》)就是這種愛管閑事、自不量力的人。

           

            又PS:很想你。

           

            成天禾看著信的結尾處大寫的字母“S”,依稀有一種隱隱作痛的苦澀,像是在吃得飽飽的胃里,強灌進一聽發酸的啤酒。這個“S”又讓他想起很久以前看的電影《超人》,炫酷的個人英雄主義,炸裂的出拳,打擊著一眼可見的壞蛋。多么清晰的快樂和疼痛,而不是隱藏的、秘不可宣的哀傷。這里、那里都發生過大規模的事件,或者正在發生著大規模事件,只是被所見阻擋。一切井然有序,但在哪里留下了一個不為人知的缺口。有滾燙的東西從缺口里面源源不斷地滾落而出,圍繞著身體打轉,見縫插針地想要進入。

           

            晚上十二點多鐘,成天禾剪完片子餓得發慌。踢踏著拖鞋去小區入口附近的24小時便利店買食物。一到夜晚,太陽收起最后一絲光線后,小區便成了真正意義上的作為它是一個小區的象征。寂靜、了無生機,黏稠得像一張巨大的蜘蛛網。在74棟和75棟之間拐角處的深巷里,一盞昏暗的路燈作為路燈的象征,乏力地照亮周圍兩米左右的范圍。沒有人的氣息,沒有任何生物的氣息,連風的移動也在這里空缺。成天禾從寬松的短褲口袋里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許久沒有聯系的號碼。

           

            “趙總,是我?!?/span>

            “叫我老趙?!壁w錦東在電話那頭說。

            “老趙,好久不見。最近怎么樣?”

            “挺好,一切如常。你怎么樣,有空的話一起喝酒?!?/span>

            “好嘞。哎,老趙,我發現一個地方完全沒有監控,完全就是一個死角。就像‘抱歉,今天地球打烊了’(語出《復仇者聯盟3》)那樣的地方?!?/span>

            “就是說可以狠狠地出拳,打在對方身上的那種地方?”

            “沒錯,出手的時候,重重地揮舞右拳,發出致命的一擊?!?/span>

            “如果有人經過,我們不要發出聲音?!?/span>

            “要背對光線,無法看清我們的長相?!?/span>

           

            倆人在電話里哈哈大笑,構成身體的,來自月球、來自積云、來自暴風雨、來自猛犸、來自成千上萬美好生物的粒子,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那些沒有揮出的拳頭,終其一生,慢慢消退,在以為遺忘的時候又被想起。根據能量守恒定律,它將成為其他事物的組成部分,也許是深海魚,也許是微生物,也許是百億年后燃燒的超新星。

           

            刊于《草原》2021年第10

           

            作者簡介

            楊莎妮,揚琴演奏員,南京藝術學院音樂碩士。2010年起開始小說寫作,作品見于《讀庫》《雨花》《青春》《鐘山》《收獲》等。入選中國作協“21世紀文學之星”,江蘇省作協第九屆簽約作家,獲江蘇省第七屆紫金山文學獎。著有小說集《七月的鳳仙花》《丟失的那一天》。


          作者:楊莎妮

          來源:草原文學月刊

          https://mp.weixin.qq.com/s/iFwaEEwGC0Igji4v02LklA

           

          免费无码黄动漫在线观看犹物影视

        2.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