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

          作家網

          首頁 > 本站要聞 > 正文

          楊遠新:艷陽本色

          1 浩然19853月留影于南通

           

          楊遠新:艷陽本色

          ——紀念人民作家浩然誕辰90周年

           

          作者:楊遠新

           

            一、按照原計劃不變

           

            今年325日,是以創造長篇小說《艷陽天》《金光大道》《西沙兒女》和《蒼生》,而聞名于世的人民作家浩然誕辰90周年紀念日,連日來,我對他的懷念之情,時而像絲絲春雨,時而如滾滾潮水,滋潤、拍打著我的心。浩然,一個我十分想念的人,一個我時常夢見的人,一個我感激不盡的人,一個給了我思想、給了我信仰、給了我堅定意志的人。每逢他的誕辰日,我對他的思念之情更加濃烈。近37年來,每年的325日這一天,我有幸陪同他度過53歲生日的情景,都會歷歷浮現在目,其言其行,令我回味無窮。

            我清楚地記得,1985325日那天早晨,在南通市南公園飯店,我走進浩然下榻的房間,向他表示生日祝福。他正對著衣鏡,穿好一件銀灰色的長風衣,聽見我的聲音轉過頭,紅潤端正的臉膛與兩只炯炯有神的眼睛一起朝我發出微笑,也許是剛剛洗浴過的原因,整齊的平頂頭上正冒微微的熱氣。他那樣子看上去,就像某部電影大片中,指揮海戰的大將軍,英俊,瀟灑,神氣。他伸手從桌上拿起一封信,對我說:“我這是第一次不與家人在一起過生日,早晨起來給我愛人寫了封信,也算是一起過生日吧!”

            就在這時,金振林滿面笑容地走進來,一是祝福他生日快樂,二是征求他的意見,今天改變原計劃,不下如東縣,留在南通市 里,大家好好的為他慶祝生日。

            浩然不肯,堅持按原計劃不變。他說:“生日年年有,下到如東縣去采訪,倒不是年年都會有的好事?!?/span>

            金振林說:“不晚了這一天嘛!”

            浩然說:“一天也不能耽誤。我這次來南通,不是玩兒的,更不是貪圖吃喝的,而是來寫幾篇東西的。所以,我要和遠新一起早點下到如東鄉村去,體驗全新的生活,采訪全新的人物,盡快讓自己的大腦充實起來,現在還沒有投身進去,腦海里總覺得有點空?!?/span>

            金振林說:“中午我弟弟金振平設家宴,為你慶賀生日。吃了中飯,你和小楊就去如東。這總可以吧!”

            我乘他倆說話的機會,從浩然手里要過信件,替他上郵局投郵。我走在南公園飯店光滑整潔的甬道上,看見兩旁的柳絲泛綠,小草吐翠,花兒綻蕾,空中魚鷹飛翔,樹上小鳥啼囀,覺得這美好的春天都在為浩然慶賀生日,我內心滿是喜悅。

            我把信件投進郵筒,大步流星往回走,我心里想的是浩然既然不同意留下來在市里過生日,那我就得趕緊收拾好行李,作好下如東縣采訪的一切準備。

            幾天前的320日夜,春江筆會主持方宣布作家下到各縣市采訪分組名單。我被安排到浩然那個采訪小組,他當我的組長,成了我的直接領導,接下來的半個月日子里,我都要聽從他的指揮,我內心為有這樣身份特殊的組長來領導我感到自豪。

            當我從郵局回到浩然下榻的房間時,幾位青年作家和記者正纏著他介紹創作經驗。在我眼里,室內那一張張年輕的笑臉,就像室外那一朵朵含苞的花蕾,一條條碧綠的柳絲,一株株吐翠的小草,浩然就像那融融的春風,暖暖的艷陽,講的人,聲情并茂,聽的人,聚精會神,我被眼前的情景所感動。

            我不聲不響地走進房間,打算在一旁落座,聆聽,恰在這時,如東縣委常委、宣傳部長李貽福、縣政府辦公室副主任徐春林,緊隨我走進了房間。我已經在有各縣市領導參加的“春江筆會”開幕式上,認識了他倆,知道他倆此時是按照事先約定,從如東驅車前來,接浩然和我去如東采訪。


          2 浩然(中)與李貽福(右)張松林合影

           

            浩然看見他倆,連忙止住話題,跨步上前,伸出雙手與其緊握。幾位年輕作家和記者見這情形,邊打招呼,邊起身離去。

           

            二、千萬不可驚動縣里的領導

           

            下午230分,我們離開南通市南公園飯店,前往如東。金振林、彭耀明送我們上車。大家相互揮手再見。

            小車在一望無垠的黃海平原上飛馳。由于是陰天,從車上往四周看去,環境好像都一樣。浩然問哪是東方。他說:“我到這里,老是弄不清哪是東方,哪是西方?你們這兒如果有山,我一下就分辨出了東西方向。我在家鄉燕山生活慣了,憑借山勢判斷方位,來到平原就不適應了?!?/span>

            行進途中,李貽福、徐春林關心地向他問起文藝界的情況。談到作家們,浩然深情地說:“趙樹理、柳青、周立波、郭小川都是好人。俗話說,好人不長壽,壞人活千年。他們這些好人,一天好日子也沒過上。那些整人的人,總是不死?!?/span>

            接著,他談起郭小川,有欽佩,有贊譽,感情真摯。他說:“‘文化大革命’中,郭小川被下放到紅旗渠勞動改造,他一直與‘四人幫’作斗爭,從來不屈服。他最初聽到‘四人幫’被粉碎的消息,當時還沒公開,他心里格外高興,但又還有點不相信。他跑到南陽地委,直截了當地問地委領導。他得到了滿意的回答,和地委的同志開懷暢飲,回到住處,又獨自飲了幾杯,靠在床上抽煙時,不幸著火,被燒死了,直到第二天早晨,服務員才發現。他是我加入中國作家協會的介紹人。195910月,他是中國作協黨組副書記兼秘書長,我出版了《喜鵲登枝》《蘋果要熟了》等幾部短篇小說集,同時在全國各地報刊發表了很多小說,產生了一定的社會影響。郭小川主動給我打電話,要介紹我加入中國作協。那時誰該吸收為會員,就吸收誰。誰該評獎,就評給誰。不像現在,加入作協,評獎,都要走后門。如今無論做什么都要走后門。哪來的這么多后門呢?”

            他接著說:“那年,我在鄉下體驗生活,住在縣招待所的一間小房子里,郭小川去看我。我買了一瓶酒,請他和縣委書記吃便飯。桌上剛擺出一碗花生米,服務員突然喊我接電話,是我姐姐患闌尾炎開刀了,家里把這事向我報告。等我接完電話回來,郭小川和縣委書記邊說話,邊把白酒往茶杯里倒,一瓶酒差不多喝光了。你看他多大的酒量。他就是這么個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從不偽裝自己?!幕蟾锩陂g,郭小川被關在北京的一間小黑屋里接受審查,我用一輛自行車,載著詩人李學鰲去看他,他非常高興。他在干校,得知我的《金光大道》出版了,寫信找我要一本,但要我不簽名。為什么呢?我想他是為了保護我呀!免得讓我受牽連。我就尊重他的意見,沒有簽名,寄了一本給他。他讀了,贊揚我的《金光大道》寫得好?!?/span>

           3

          浩然歷年出版的部分作品集

           

            一路上,他贊揚南通好地方,一馬平川,風光優美。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行駛,我們來到了位于黃海之濱的如東縣。小車直駛如東縣政府第二招待所,主人安排我倆入住5302套房,他住02室,我住01室。

            安頓妥當后,浩然向接待我們的副縣長吳劍坤、縣委辦公室主任陶明生、縣文化局局長陳耀介紹了此行的目的,然后坦言我們的要求。他說:“根據這次筆會出集子的要求,如東縣選擇什么有特點的東西,先擺一下,把幾個大的,好的方面反映出來。遠新和我各來一篇。寫出的東西要有思想性,知識性,趣味性。趁我在這兒,我倆早點下去。因為過兩天王蒙同志他們來了,還加上講座,我就得走,回到南通市里,參加這些活動。遠新分工采寫海涂開發,我希望他寫出的作品氣派大一點兒,這個題材以前電影都有人寫過,所以這次要寫出自己的特點。我呢,從先進個人開始寫,我很想和張松林聊聊。我如果在北方,兩天就可以弄成一篇,因為在你們這里,語言不那么好懂,就弄得慢一些??傊?,先走一步,調查材料?!?/span>

            吳副縣長簡要地介紹了東凌鄉開發海涂的先進事跡。

            浩然說:“明天到了東凌鄉,大盤子就可以定下來了。有什么材料,哪怕是新聞報道也可以,先給我們看看,這對創作有好處?!彼终f,“我14歲當村干部,一當就是8年;當河北日報記者、《紅旗》雜志編輯,一當又是8年。我對這三種職業都懷有特殊的感情?!?/span>

            縣里的幾位領導走后,我對浩然老師說:“今天是您53歲生日。人的生日每年只有一次。今天您的家人不能為您慶賀生日,還是告訴縣里的領導一聲,為您慶賀一下吧!”他說:“人要過生日,是為了紀念母親的養育之恩,為母親的受難日作洗禮。不是為自己慶賀。千萬不可驚動縣里的領導?!?/span>

            我聽他這樣說,我也就不好堅持了。

            這時,李貽福來了,他把我們帶往一樓會客室。走進門,一位高大魁梧,臉寬額闊,英俊標致的中年漢子,伸出雙手迎向浩然。他就是縣委書記陸明鈺。朝我伸出雙手的也是一位高大俊朗的男子,看上去比縣委書記稍顯年輕,頭戴鴨舌帽,長滿絡腮胡,顯得精氣神十足,他就是縣長徐相寧。

            賓主入座。浩然又談了來如東的意圖,他要求縣委書記、縣長給我們介紹全縣的情況。

            縣委書記說:“浩然老師您別著急。今天是您53歲生日,能夠在我們小小的如東度過,這令我們既感到高興,又感到榮幸,今晚就在招待所設便宴款待?!?/span>

            我既感到高興,又感到驚訝,忍不住問道:“浩然老師今天的生日,你們是怎么曉得的?”

            縣委書記、縣長都哈哈一笑,道:“如果連這點都不知道,那我們還配得上是浩然老師的忠實讀者嗎?”

            大家都笑了。

            浩然老師還要說什么,縣委書記連忙搖了搖手說:“您別推辭了。如果不是春江筆會,你也難得到我們這黃海一隅來采訪。就讓我們用如東土菜,盡地主之誼吧!”

            浩然說:“還是隨便一點的好。不要給縣里增添麻煩?!?/span>

            縣委書記手指會客室里的擺設,誠懇地說:“你看看,這水墨畫中的翠竹,青松,熊貓,這盆景里的石蘭、紅掌,就連這地上鋪的綠色地毯,都在為你慶賀生日。你說的這種麻煩,我們求之不得呢!”

            他拉著浩然的手說:“請吧!邊吃飯,邊向您匯報情況。這既是為您慶賀生日,也是工作晚餐?!?/span>

            浩然說:“好吧,恭敬不如從命。不過讓縣里破費,我這心里總過意不去?!?/span>

            縣長說:“就是幾個土菜,有什么破費的?”

            大家一路說說笑笑,走進餐廳。

           

            三、走進新的生活,激發新的情感

           

            一同參加生日晚宴的有縣政府辦副主任徐春林、縣海涂開發利用辦公室副主任周樹立、省勞模、縣人大常委委員、養兔專家陳娟。

            浩然見到周樹立,就像老朋友相逢似的。我感到奇怪。原來是“春江筆會”開幕前的幾天里,浩然和金振林就走遍了南通市所屬六縣,320日到這里,周樹立給他們介紹過情況。

            餐桌上擺滿了各種帶有黃海特色的菜肴,醉蝦、海參、烏賊、魚丸、四角蛤、黃燜昌鳊魚及豌豆尖。這些海產品,對于來自內陸的浩然和我,都覺得很新鮮。

            主人特別用心??h長端上鮮艷的生日蛋糕??h委書記插上潔白的蠟燭,將火柴遞給浩然手上,要他點燃生日蠟燭,并許下心愿。

            浩然被主人的深情所感動,兩只明亮的大眼里有潮水涌動。當蠟燭被點燃,我透過燭光,看見他面對蠟燭許下心愿的那一瞬,滿臉無比的堅毅與執著。我覺得他就像那閃閃發光的蠟燭,燃燒自己,照亮了千萬讀者的心。

            席間,陸明鈺介紹海涂開發。他說:“胡耀邦同志曾指示,要使沿海人民富裕起來,就要開發海灘,充分利用。如東縣海岸線長104公里,連接灘涂與深海的淺海共200多萬畝,海洋綜合利用潛力很大。當前,海涂開發已經成為世界上正在興起的新的技術革命的重要組成部分。為了適應開發海涂的需要,如東縣海涂開發公司、如東縣農業多種經營職業學校、如東縣海岸帶開發利用學校等應運而生,共同擔負起開發灘涂,挖掘黃金的重任?!?/span>

            徐相寧接著說:“如東縣農業多種經營職業學校,提供技術,場地、菌種。全縣統一招生,每個村分配一個指標,擇優錄取,培養在灘涂上放養牛、羊、貂、雞、鴨、黃鱔、長毛兔的技術骨干。這些學生畢業后,很快成為專業戶,促進了全縣經濟效益逐年提高?!?/span>

            浩然對我說:“遠新你把書記、縣長介紹的情況,一字不漏地記錄下來?!?/span>

            他很細心,掏出自己口袋里的鋼筆,放到我手邊,以作備用。我刷刷地記個不停。

            陸明鈺對浩然問道:“浩然老師,我講的是狼山普通話,您聽得懂嗎?”

            浩然呵呵笑著點頭:“八九不離十,基本能聽懂?!?/span>

            陸明鈺顯得很高興,繼續介紹:“如東縣灘涂潛力很大,圍墾了30多萬畝,利用了22萬畝。這僅僅是開始。過去,全縣年產棉花百萬擔,對國家貢獻大?,F在縣委提出水產品百萬但,要在1987年實現。其中,海洋捕撈47萬擔,海水養殖23萬擔,淡水養殖30萬擔。全縣淡水面積168000畝,其中可供養魚養蝦的有120000畝,精養畝產1800斤,可獲值一億元?!?/span>

            他又介紹:“圍墾30萬畝海涂,用了一億資金,國家投資三分之一,全縣農戶自籌三分之二,具體到每戶農家,每年都是幾萬元?,F在,要建這么幾個基地:一是淡水魚基地,在東凌鄉建一批精養魚塘,二是對蝦養殖基地,三是奶牛養殖基地。市科委、農科所與我縣一起建。其次是建一個就地加工基地?,F在已經建了三個罐頭廠。還建一個毛紡廠,以適應自己的牧場。過去是種產業為主,現在根據市場需要,搞綜合良性循環,就地加工,充分發揮自己的作用。鰻魚廠的產品主要出口日本。這是周恩來總理視察長江三角洲的時候提出的,以前是農、工、副?,F在是貿、工、農。市場需要什么,我們就加工什么。特別是蚊蛤加工,年出口4000噸,占全國蚊蛤出口的一半,占江蘇省的百分之七十。有句玩笑話,如東的蚊蛤姑娘嫁到福建不生小孩,只在本地繁殖。去年創外匯7000萬,今年爭取一個億,鰻魚是軟黃金,小鰻魚一公斤1000元。生產螃蟹苗,過去鉆在泥里,農民把它作肥料。鰻魚、螃蟹有一個共同的生活習性,那就是每到春天,就來到長江水與黃海水交接的地方產卵,冬天回到海里去。日本從我們這里購買鰻魚苗,用飛機運回去養殖。廣東、福建來我們這里購買鰻魚苗,用玻璃箱充氧,用兩部汽車運回去,如果一部汽車壞了,另一部汽車接著運?!?/span>

            徐相寧補充說:“如東出產的蚊蛤,鮮嫩、味美,是唐朝的貢品,被皇帝封為天下第一鮮。如東縣境內有國家四大漁場之一的呂泗漁場,但如東人捕魚有個特點,從不在如東近海捕魚,而是遠赴浙江東海?!?/span>

            徐縣長是工程師,善于用數字介紹情況。他說:“如東縣境內有200里海岸線,海灘每年以20米至25米的速度增長,長江、黃海在這里交匯,泥沙很細,鹽堿度七分之四,圍起來后排堿,大米草生長兩年后,土質就不一樣了。水、草、萍、綠排堿,加速土地改造。國家科委肯定,三年之后,土壤就可以種植水稻了?!?/span>

            這時,陸明鈺拿起本地產的湯溝大曲,向大家提議:“我們都把杯中酒加滿,一起舉杯,祝浩然老師生命之樹常青,文學之樹常綠!”

            大家一致響應,依次與浩然碰杯,然后一飲而盡。

            浩然飲下杯中酒,興奮地說:“書記和縣長介紹的情況,很新鮮,很寶貴,令我大開眼界。還有什么精華,請繼續介紹?!?/span>

            徐相寧林說:“過去,農民家里有糧食,有三間瓦房,有口井,就算富裕戶了。責任制以后則不同了,種田型的農民,轉換為經營型的農民,都發大財了?!?/span>

            周樹立插話:“張松林就是最典型的一個。他舍棄對權勢的依附,舍棄家庭的溫暖,但不舍棄科學。他的父親是縣水產公司干部。開始,社會上對他辦北坎試驗站冷嘲熱諷,使他碰了很多釘子??h委書記、縣委辦公室主任,還有我,都到他那兒去,給他排憂解難,鼓勁加油?!?/span>

            徐相寧介紹:“周樹立同志是我縣的活地圖。他和幾個工程師一起,在1500畝海涂上做文章,有史以來只生長有913棵鹽蒿的海涂,他們經過三年的土壤治鹽改造,最終實現水稻畝產630多斤?!?/span>

            浩然從始至終,聽得十分認真。他舉杯回敬縣委領導時,真誠地表示:“我這次和遠新來如東縣,是來學習的。作家在一個地方呆久了,思維容易固化。走進新的領域,體驗新的生活,觸發新的激情,就能寫出全新的作品。這是我寫作《西沙兒女》總結出的經驗?!?/span>

            徐相寧贊揚他埋頭寫作,與人無爭的高尚品質,他突然話語一轉,提出一個令在座人意想不到的要求。他說:“浩然老師,請給我們講一講您與江青作斗爭的故事吧!”

            大家都覺得這個話題過于敏感,以為浩然會回避。但他沒有。他坦率地講了一個細節:“1974年,我的《艷陽天》拍成電影,送政治局審查,江青看了,同意上映。指示要見見作者。于是,通知我去中南海。當時,于會泳、劉慶棠、遲群等幾個人都在場。江青第一句話就說:浩然同志,我虧待你了。你現在有什么要求,提出來吧!當時,于會泳等人都很緊張的樣子。我想:他們是生怕我當了權,對他們不利。因為我能寫,我有名氣,有讀者,一旦掌權,不是對他們威脅極大嗎?我也分析江青說這話的目的,是為了顯示她的威權。于是我說:我什么都不需要,我需要的就是寫作。我手中的這支筆得來不容易。我只想掌握好手中的這支筆,我干不好其他的工作。江青又說:你不要客氣嘛!我說:真的,我連黨小組長都沒當過。事后我央求北京市委書記吳德,不要給我官做,只要給我充足的創作時間,就是我最大的心愿。吳德是個好人,他表示:我會盡一切努力替你說話,保證讓你的寫作不受影響,不受干擾?!?/span>

            徐相寧又提出:“對當前的作品評獎、通俗文學熱,您有何看法?!?/span>

            浩然朝我看了一眼,我明白他眼神中的意思。因為321日中午,參加“春江筆會”的全體作家峻青、碧野等在南通市狼山廣教寺用素餐時,大家對作品評獎各抒己見。浩然沒有參與,悄聲和峻青交流什么。有人要浩然對此發表看法。浩然鎮靜地說:“對這個評獎,那個評獎,我根本不去管他,只管走自己認準的路,埋頭寫作就是了。如果按照別人的眼色去寫作品,甚至為了評獎去拼命地趕,那可完蛋了?!?/span>

            話題迅速轉移到通俗小說上。浩然這下變得有點激動了,臉色微紅,兩眼放亮,尖銳地說:“什么通俗小說,簡直是瞎編亂造,這不是害人嗎?你到底要把人們往哪兒引嘛?瞎編是最不費力氣的事兒?!?/span>

            峻青哈哈一笑,說:“我一天可以幾部長篇同時寫,反正是瞎編嘛!”


          4 

          浩然好友著名作家峻青


            浩然接著說:“我們不能圖一時的快,我們是黨員作家,每寫一篇作品,首先要對得起黨心,最起碼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有些人為了給自己瞎編正名,把張恨水也搬出來了。你有張恨水那樣深厚的文學功底嗎?”

            這時,既然縣長提出了這兩個問題,他如實地談了自己的看法。也就是說把在狼山廣教寺用素餐時,他說過的話,在如東縣的同志面前,又坦誠地說了一遍。

            我看得出,大家聽了他的話之后,都覺得他非常實誠,每一雙眼睛都向他表達崇拜與親近。

            突然間,浩然站起身來,手里端著一杯酒,用征詢意見的口吻對陸明鈺說:“為操辦這頓晚餐,廚房的大師傅們辛苦了,我想給他們敬杯酒,書記您看……”

            縣委書記不等他把話說完,也站起身來說:“我陪同您一起去。

            縣長跟在縣委書記身后。我跟在浩然身后。走進廚房,一老一少兩位廚房大師傅正在灶臺前用餐。聽說浩然要給他倆敬酒,兩張臉上流露出意外的表情,有些手足無措,只知嘴里不停地說:“謝謝!謝謝!”

            縣長在兩位師傅面前擺上酒杯,欲接過浩然手中的酒瓶,給杯中斟酒。浩然不讓,他親手斟滿兩杯酒,遞給兩位大師傅。一老一少激動得不知說什么好。

            浩然和陸書記分別與兩位大師傅輕輕碰杯,一口飲干杯中酒。

            又回到包廂,這時,周樹立打開照相機,為大家拍照。浩然先是和如東縣領導合影,接著又邀請服務員一起合影。賓主融洽的氣氛到達了頂點。

           

            四、在我心目中,他堪稱偉大作家

           

            飯后散步時,浩然對我說:“我寫完《艷陽天》的時候是34歲,和你現在的年齡相比年長兩歲。這個年齡段,身強力壯,思維活躍,正是出作品的黃金時期。你要抓緊時間,不停頓地寫作。我在1966年之后連續五年沒寫東西,心里虛得慌。作家主要靠作品立身,這樣就心安理得?,F在的大環境不會影響你的創作,關鍵就看你自己如何把握時機?!?/span>


          5 

          創作《艷陽天》《金光大道》時期的浩然

           

            稍作停頓,浩然又說:“我在創作長篇小說《艷陽天》的時候,就暗暗給自己定下規矩,要像自己筆下的主人公蕭長春那樣,永保艷陽本色。什么是艷陽本色,就是要把自身的光和熱,盡可能地分享給更多的人,更需要的人。像毛主席講的那樣做一個毫不利已,專門利人的人?!?/span>

            他對我強調:“文人太自私是沒有出息的。即使一時成名,也絕對不可能創作出千古名作?!?/span>

            我倆回到下榻房間??蛷d里,我就作家與作品的關系向他求教。浩然不假思索地說:“讀者讀了一部作品,不記得作家的名字,而記住了作品中的人物,并永生難忘。這才是真正的成功。這才是作家真正高興的事情。既成名,又成人。不成名,則成人。這是我對自己幾十年來的要求。我也時常對青年作者們這樣講。為什么呢?作家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在社會上名聲大,影響大。作家要改造人們的靈魂,首先要改造自己,做一個誠實的人。哪怕成不了作家,也要成為一個誠實正直的人,具備一個人應該具有的優良品德。這個作家當了什么主席,那個作家升了什么書記,你就把它看成是好玩的事,那一切都是過眼云煙。作家嘛,就是埋頭寫作,向黨和人民多多奉獻作品,這才是作家的天職。眼睛盯在官位上,那必定是沒有出息的作家。不要看當時那一陣子,要看作品是否經得起時間的檢驗?!?/span>

            浩然53歲生日這天的一舉一動,永遠定格在了我的腦海里,他說話干脆利落,行事雷厲風行,待人親切和藹,渾身上下,從里到外,沒有一點文人的迂腐氣息。他無論走到哪里,就像春風,就像艷陽,一下就把人吸引在周圍,使得陌生人沒有陌生感,底層人沒有自卑感,再高傲的人也沒有了高傲感,都會自然而然地向他吐訴心里話。他臉上的微笑,他眼里的真誠,他手上的熱情,沒有絲毫的做作,完全源自于心底。這是我所見到的作家當中,他最為獨特,最為鮮明之處。難怪他在人民大眾和農村基層干部當中有那么多的知心朋友。這是我一輩子也學不來的。他在我心中,堪稱偉大作家。我要學習他時刻保持艷陽本色,即便當不了大作家,也要做大寫的人。

            這晚,我在夢中都在重復這句話:作家要改造人們的靈魂,首先要改造自己。作家只管走自己認準的路,埋頭寫作就是了。

           6

          浩然(左二)與編輯家劉國璽(右二)、漢壽縣文聯副主席陳定熙(左一)、本文作者楊遠新(右一)留影于漢壽

           

            正因為我目睹了浩然第一次與如東縣領導見面,就推心置腹交朋友的情景,回到漢壽后,我向縣文聯主持工作的陳定熙副主席匯報,提議縣委領導邀請浩然到漢壽采訪講學??h文聯的報告送上去,縣委領導十分重視,很快以縣委、縣政府的名義向浩然發出正式邀請。1986526日,浩然與編輯家劉國璽結伴,迎著洞庭湖里升起的一輪艷陽,踏上了漢壽大地,當走進漢壽縣城時,受到萬人空巷的熱情歡迎。漢壽人至今談起那一幕,仍然津津樂道,感慨無限。我也為一生中促成了這樣一件大事,倍感榮光和自豪。(注:本文照片分別由梁秋川、張松林、陳朝輝、李佳提供)

           

          2022323日于18195


           7

          作者楊遠新近照

           

            【作者簡介】:

            楊遠新,湖南漢壽縣人,國家一級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湖南省作家協會第五、六、七屆理事,湖南省首屆公安文學藝術協會秘書長、湖南省公安文聯理事。迄今已發表出版文學作品1800余萬字,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春柳湖(全四部)》(與楊一萌、陳雙娥合著)《百變神探》《愛海恨涯》《東追西捕》《擬任廳長》《紅顏貪官》《春涌洞庭》,中篇紀實小說《特區警官》《驚天牛案》;中篇紀實小說集《中國刑警大掃黑》《中國刑警在邊關》,長篇兒童小說《歡笑的碧蓮河》《險走洞庭湖》《霧過洞庭湖》《孤膽邱克》,中短篇兒童小說集《落空的晚宴》,長篇報告文學《內地刑警與香港警方聯合大行動》《創造奇跡的人們》《奇人帥孟奇》《縣委書記的十五個日日夜夜》《走進福山福水》等,2014年出版18卷本880萬字《楊遠新文集》。作品曾獲國家圖書獎、公安部金盾文學獎首屆一等獎、二屆二等獎、三屆三等獎、四屆二等獎,文化部和全國婦聯等六部委聯合頒發的編輯獎、湖南省首屆文藝創作獎、湖南省首屆兒童文學獎等各類獎項58次。

           

          注:本文已獲作者授權發布

           

          ——————————

          作家網圖標


          免费无码黄动漫在线观看犹物影视

        2.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