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

          作家網

          首頁 > 本站要聞 > 正文

          中國當代域外詩寫作研討會在京舉辦


           
          中國當代域外詩寫作研討會
          《異鏡——中國當代域外詩十二家》新書發布會
          在京舉辦

                  作家網消息   吳佳娜、劉雅閣、趙俊義報道   2021年8月30日,中國當代域外詩寫作研討會暨《異鏡——中國當代域外詩十二家》新書北京發布會在北京朝陽北路作家網會議室舉辦。會議由世界詩人大會主辦,世界詩人大會中國辦事處協辦,貴州十二背后文化旅游集團承辦。北塔、趙智(冰峰)、汪劍釗、王博生、楊北城、劉劍、王月、蒙古月、安琪、阿B、莫笑愚、大衛、李虹、灰格格、劉雅閣和吳佳娜等學者、翻譯家和詩人參加了會議。會議由作家網總編輯、世界詩人大會中國辦事處常務副主任趙智(冰峰)主持。

                 《異鏡——中國當代域外詩十二家》 于2021年4月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這是第一部當代域外題材的詩歌專集,北塔為該書寫了序言《異域源頭活水來》,包括史論和詩論。圖書收錄了阿諾阿布、北塔、陳波來、龔璇、李平、劉劍、倮倮、梅爾、王桂林、伊甸、趙劍華、之道等12位當代詩人的域外題材詩歌作品。該書由北塔擔任主編,趙劍華擔任副主編。書后附錄有李平、王桂林、伊甸、趙劍華和劉劍寫的關于域外題材詩歌寫作的隨筆。詩、文互證、互現、互明,可以說是一份豐富的歷史檔案。當天舉辦的研討會提出了四個議題,一是域外詩概論;二是域外詩史論;三是域外詩理論;四是編選出版《中國當代域外詩選》、《中國當代域外詩論》和“中國當代域外詩叢書”計劃。

                 為了探討本書出版的時代機遇和歷史價值,以及總結當代域外詩寫作的經驗教訓、展望其前景,在研討會舉辦之前,朦朧詩主將之一楊煉先生特地從德國發來“再遠的域外也在詩內”的題詞。世界詩人大會主席、法籍華僑詩人Maurus Young(楊允達)先生特別發來賀信。未能與會的詩人王桂林、夏露等也向會議提交了書面發言。

                 世界詩人大會中國辦事處常務副秘書長、詩人楊北城代讀了Maurus Young(楊允達)主席內容豐富的賀信,賀信最后說:“北塔認為,當前正在迎來中國詩歌史上域外詩寫作的第三次高潮(前兩次是盛唐和晚清)。本書之出版便是一個有力的例證。他計劃編選更大規模的當前域外詩合集,甚至出版域外詩叢書。他希望有更多的詩人、詩學家、編輯以高度自覺的自我文化身份意識,參與到這項當代即歷史的工作中來。我非常贊同他的想法,并且希望世界詩人大會也能參與這個計劃。”

                 世界詩人大會執行委員兼中國辦事處主任、《異鏡——中國當代域外詩十二家》一書主編兼作者之一,詩人、學者、翻譯家北塔首先發言。他先是交代了編輯出版本書的緣起,然后分別就四個議題做了提綱挈領式的闡述。他說,域外詩寫作是一場詩歌美學的“外遇”,異域題材的涌現是思想的催化劑,是詩歌的催情藥,是靈感的活水,澆灌并養育著我們的詩花。當一種固定區域內的文明經歷發育、成熟、爛熟之后,往往會萎謝、沒落。所以這個時候必須有域外力量的加入,才能使固化的文明獲得突破和新生。這域外的力量是解放者,矯正和解救著本土文明。域外文明作為他者為詩歌主體的自我反思提供了場合、契機和資源,對板結的本土文明包括詩歌模式有可能進行解域化努力,并產生積極的效果。域外詩是一塊新的磨刀石,能夠磨礪我們的詩藝,讓筆鋒更加鋒利。這也是他在書前長序《異域源頭活水來》中所秉持的思想。他對域外詩寫作的定義標準是:作者必須有外國游歷的直接經驗,對筆下所處理的事物,必須眼觀其形,耳聽其音,身臨其境,不管體悟是深還是淺,他所表達的必須是現場的體悟,文本中必須要有或隱或顯的異域元素。他還說,現存最早的域外詩杰作是東漢蔡文姬始創的《胡笳十八拍》,當前正在迎來中國詩歌史上域外詩寫作的第三次高潮(前兩次是盛唐和晚清)。北塔還論述了域外詩與域內詩在題材、境界、情感和思想四個方面的區別,并探討說這些區別源于異域作為他者的功能,即異域可以是反照自我身份意識的境遇、異域可以是返照國家身份意識的鏡像。他強調,域外詩寫作不能有題材決定論甚或題材優先論,因此在修辭策略上與域內詩寫作幾乎沒有分別,都首先要保證詩性品質、現代主義的詩藝自覺意識。

                 趙智(冰峰)發言說,“域外詩歌寫作”這一概念的提出是具有特殊意義的,“域外”不是一個簡單的地理概念,而是對時代發展過程中出現的詩歌寫作群體事件的客觀定位。中國的改革開放政策讓中國人有了鳥瞰世界的可能,我們所乘坐的飛機在地球的上空翱翔著,一天之內即可降落于遠在萬里之外的非洲、美洲或南美洲,這在過去任何朝代都是無法想象的。今天我們研討域外詩歌寫作,就是對思想、情感、靈魂“出軌”后在寫作邊界上對“詩歌”的重新定義。

                 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詩人、學者汪劍釗發言說,針對異域詩我提四個特性;地域性、開放性、人文性和詩性。一是地域性:沒有地理位置的界定,就沒有了這類詩的根。二是開放性:很多的詩人出了國之后視野和心胸就更開闊了,寫作的世界也相應變大了,實地身臨其境的特別感受,是非現場所不能得到的。三是人文性:很多人寫出國訪問會帶回來作品,我覺得像游記,怎么把域外詩寫得有別于游記,我認為一定要有人文性的內容。例如,對異域的文化、人文、歷史、精神等的深入理解內化才能增加詩歌的深度、厚度和內涵,不然就是浮光掠影。第四是詩性:詩歌要講藝術性,這是最重要的。脫離了詩性來談域外詩是不成立的。

                 本書作者之一,詩人劉劍發言說,對于詩人來說,想象力是一種生活方式。外部環境的變遷和視角的改變,肯定都會影響著我們的思考方式和寫作走向,而審美境界的提升一定包含在不同的時空與詩的地理分界線上。這種游歷使他們的視野、思維從個體空間擴展到一個更加廣闊的域外空間。這種空間的拓展和突變,往往能夠打破傳統的慣性和記憶模式,那種突如其來的異域的新鮮感,會給我們的生命或感知帶來新的驚喜、新的可能性并賦予它新的意義。這就與博爾赫斯的一句名言非常契合,“詩是神靈的突然降臨”。所以,這就像有些詩人朋友們常說的,當我們常在一個地方時,或者說我們常在一個非常熟悉的環境中卻寫不出來詩,就是這個道理。

                 青年詩人、學者、北京語言大學博士王月發言說,域外詩的寫作具有雙重性,詩人以自我的本土視角觀察域外世界或者以域外世界反觀自我。創作特征上具有互文性,體現在文本中提及另外的文本來強調作者的某些意圖,同時更強調詩人的某種情緒表達。陌生化的特點也尤為突出,文學作品打破人們的日常觀感,情感因視野不同從而讓創作更有了新鮮感。需要強調的是域外詩在范疇上屬于旅行寫作但區別于一般的游記,更注重瞬間的情感和詩意表達。域外詩作為新的寫作現象給本土詩歌創作注入了生機,期待學界對其進行更多的研究。

                 作家網總編室主任、詩人安琪發言說,群體的力量是無窮大的,北塔領導的中國詩歌代表團在不斷的擴大和變化,完成了很多有意思有意義的工作。他提出了域外詩這個概念,梳理了從蔡文姬到今天的域外詩寫作史,這形成了一個新的詩歌和學術領域。北塔很有詩學的敏銳性,域外寫作確實有優勢,跟別的寫作有區分,國內的詩歌寫作可能視野會較為淺顯、狹隘。在國外,跟當地的歷史地理碰撞,每個人有不同的感受,會產生很多新的靈感。

                 詩人莫笑愚發言說,說到域外詩,我想到了徐志摩的《再別康橋》,這應該算是新詩里面較早的域外詩了。從那時到現在,中國新詩走過了百年歷程,詩寫技巧、言說方式等等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懂愮R》作為第一本國內域外詩集萃,是中國新詩百年發展的一個最新的縮影。對域外詩的研究,我認為首先應該把它放在中國新詩百年的長河中來考察。

                 旅澳詩人灰格格發言說,在多元文化的當今社會,中國詩人眼里的國外風景如何展示和解讀,是我們現代詩人應該思考的文化傳承的使命。“域外詩”概念的推出是非常有必要的。如同旅行箱的收納一樣,讓詩歌有更新的歸類。不管詩歌是域內還是域外,詩人都要遵從內心的本真和真實情感的表達。

                 詩人大衛發言說,出國不僅僅是旅行,對于優秀的詩人來說,更是思想上的碰撞,寫作是一種冒險,在域外游歷中,詩人能感悟別樣的心跳。俗話說“熟悉的地方沒風景”,在異國他鄉,詩人固有的敏銳心靈能帶給他們更多不同的感觸?,F在科技發展飛快,再過幾十年,今天的域外,誰說不能意味著火星呢?

                 詩人朗誦家李虹發言說,作為現場詩人,“風韻長裙”曾掃過五大洲詩意徜徉的清晨,域外詩總能使人亢奮與管涌,山川、風物、人文所激蕩出的情感,又總也走不出故鄉,這種遠方的遠,實質上是近鄉的近,距離遠而心近,這一點在域外詩中表現得極為突出。另外,詩歌不僅要寫出來,還要誦出來,這樣才能更充分地體現詩歌的價值,我愿在域外詩的推廣傳播分享上做出自己的貢獻。

                 詩人劉雅閣宣讀了本書作者之一王桂林先生的書面發言,王桂林表示:“《異鏡——中國當代域外詩十二家》的正式出版,應該不僅僅是當前中國詩壇的一件新鮮事,它作為中國當代第一部域外題材的詩歌選集,無論從詩學角度,詩歌史角度,還是從出版角度,肯定還有著更多和更加重要的價值。所以,以這部詩集的出版為契機,廣泛而深入地研究和探討域外詩寫作問題,就顯得尤為重要和意義重大。中國詩人域外詩的寫作,業已成為一道不可忽視的文學景觀。不斷總結這一文學景觀下產生的詩歌成果,研究這一文學景觀和詩歌成果的發生、發展規律以及由此呈現出的詩學價值,也應該是擺在詩歌出版界和評論界的一個重要而迫切的課題。所以,由這部《異鏡》作為中國域外詩出版的初步探索,由此總結經驗教訓,繼續盡快進行中國當代域外詩選的編輯出版工作,應該說恰當其時甚至刻不容緩。我非常贊成北塔提出的編選出版《中國當代域外詩選》(約50家)、《中國當代域外詩論》和中國當代域外詩叢書的計劃。”

                 北京大學教授、詩人翻譯家夏露在書面發言中說:“這些年,著名詩人北塔率領詩人代表團前往五湖四海,他們每到一處都與當地文藝界有深層交流,也各自都留下了詩文印記?,F在出版的《域外十二家》是率先整理的其中一部分。這些域外詩不僅是他們自己觀察世界的成果,同時也會豐富我們讀者的思考和研究,甚至也可能為他國提供借鑒,幫助他們或他們的子孫了解自己的過去,反思自己的文化。域外詩寫作意義重大,除了詩文本身的藝術價值之外,可能還會成為地方志、外交、文化交流的例證。我相信咱們書寫的域外題材未來也可能傳播到其他國家,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與會詩人就域外詩概論、域外詩史論,以及域外詩理論等方面進行了探討和闡述,尤其熱烈討論了北塔提出的編選出版《中國當代域外詩選》、《中國當代域外詩論》和“中國當代域外詩叢書的計劃”。

                  大家一致認為,當代中國域外詩寫作的成果正在加速度積累,正在受到詩歌界越來越多的關注,必將成為重要的歷史現象,現在到了進行系統呈現和學術總結的時候了。這些出版計劃顯然會給未來留下有關當代域外詩的珍貴檔案。

                  會后,所有參會人員一起合影留念。
          免费无码黄动漫在线观看犹物影视

        2.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