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

          作家網

          首頁 > 散文 > 正文

          遠去的紅頭繩

          遠去的紅頭繩

           

          作者:王軍

           

            現在,扎紅頭繩的小姑娘越來越少了,雖然在一些邊遠的鄉村偶爾能碰見一兩個女孩頭上還系著一根,但村頭那群蹦蹦跳跳用紅頭繩扎著小辮兒的姑娘,幾乎看不到了。那是隨著時代的變化,生活的變遷,心中的向往,卻悄悄地消失在那個崢嶸的歲月里,也讓生命不息的女人們仰以鼻息地崇尚現代生活流行的飄逸與氣息。

            有時,偶爾還想起那個年代,那個物資不太豐富、物品不夠新穎的日子,人們生活在那樣的環境里,仍然有說有笑,欣慰有樂。因心里的知足讓貧窮變得心靈上的富有,因生活的樸實讓困難變得鸚鵡般的歡聲笑語。

            記得很小很小時,想不起是幾歲了。灣頭常來一個挑著貨郎擔子的人,貨擔的筐子里裝著都是些生活日常用的小物品,多是肥皂、擦臉油、棒棒糖什么的,但最讓人惹眼的是扁擔一頭下方系的那些鄉下女孩子用的不同顏色的頭繩,有紅色的、粉色的、黃色的、藍色的、綠色的……女孩子見了跑到大人跟前扯著衣袖忸怩作態哼哼嘰嘰地要著頭繩。有的大人們半天從褲兜里摳出兩分錢,遞給跟前賣貨郎擔的那人。那人有時也大方,見孩子們喜愛,往往多給了一根。

            孩子們拿起紅頭繩,高興地圍著父母轉著,臉上露出說不盡的興奮與幸福。

            那時,給女孩子買根紅頭繩不是件容易的事,有人只在快過年的時候給孩子買上一根,好在新年到來時給孩子們一個新鮮的感覺,一份童年的珍愛與道遠。在那個年代那些鄉村里,女孩子頭上唯一的裝飾也只有一根紅頭繩了,但卻讓她們享受著無與倫比的美麗與快樂。

            往后,在城鎮化進程的路上和日益發展的大潮中,不知什么時候貨郎擔子消失在鄉間的小道上,也不知什么時候鄉村興起了不扎頭繩、不需頭飾的短發,有人叫它“剪洋頭”。

            忽然,發現滿大街上的女孩子竟棄頭繩而去,短發掃肩的,長發飄逸的,波浪式染燙的,偶爾還遇上個別女生扎個皮筋、帶上發卡的……甚至,小女孩打小就開始修成長發飄飄了。

            有時想,當自然界的變化讓生命脫胎換骨時,傳統的眼光總是對社會發展的車輪存在著疑惑,甚至有時還阻礙新生事物的出現與未來的成長。這種阻礙的目光,其實是短淺的、菲薄的。認為固有的東西不能改變,新潮的東西不能接受。當個個氣質的女性從街頭洋溢著青春的豪邁、時尚地露出爛漫的笑臉踏入人們的視線或生活時,突然發覺崇尚的美感,不需生搬硬套地沿用固有的方式。

            生活需要揚棄,也需要自求發展。當兒時的紅頭繩像歲月的時光漸漸遠去后,我發現社會的發展已是日新月異,不再沉浸在某一事物的留戀與忘返,也不再抱著傳統的觀念振振有詞地說教半天。

            我們熱愛生活。當貧困束縛著想象不認同某一變化時,其實是思維的僵化導致的一種固執己見。

            為此,遠去的也許是一種經歷或是歷史的沉淀,也許是某一時期特有的產物或是某種物質的缺陷導致的結果。但,它是那個時期有著惹人心動的一環,也是那個年代的美麗留下的一種記憶。有人覺得是一種幸福,也有人認為是一份快樂。如那條遠去的紅頭繩,扎在那個年代里,愉悅著多少個兒時的心靈,美麗著多少個少女的奢望與心間……


          免费无码黄动漫在线观看犹物影视

        2.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