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

          作家網

          首頁 > 散文 > 正文

          我與“湖南第一創作家庭”的師生情緣

          徐隆廣:我與“湖南第一創作家庭”的師生情緣

           

          作者:徐隆廣

           

            自2021年與2022年握手交接之際,作家網、正揚網、《走向》等多家媒體刊發了我寫的《冬天里的一把火——長篇小說<春柳湖>出版反響掃描》之后,在全社會產生了巨大的反響,我聽到贊揚的同時,也聽到了質疑,有讀者朋友直接向我提問:“楊遠新畢業于武漢大學作家班,他怎么是你的學生?”我回答:“他初中在漢壽二中就讀,196591日入校,19681118日畢業離校?!碧釂柕淖x者朋友又向我提出反問:“你肯定搞錯了,我們查閱了漢壽二中校史,像楊遠新這樣著名的作家,為什么介紹的杰出校友中沒有他的名字?”我回答:“為什么漢壽二中杰出校友中沒有他的名字,那我不知道。但我有一點可以肯定,他是漢壽二中初48班的學生?!?/span>

            對方自問自答地說:“也許只介紹當官的校友,對作家不作介紹?!蔽覐娬{說:“那我就搞不清。我能夠搞清的是,楊遠新對漢壽二中充滿了深情。他對教育、幫助過他的很多老師,始終念念不忘,例如盧甲武、石國柱、唐熙文、王孟順、劉弟久、龔湘如、劉旭初、湯世培,等等?!彼€告訴我:他的寫作是在漢壽二中起步,第一篇文章《刀口不能對準自己的階級兄弟》刊登在學校的黑板報上,他從此便一發而不可收。當時,他每寫一篇文章,唐熙文、王孟順都會認真的指導他修改提高,定稿了就送到學校廣播站的秦老師那里播出。他至今還記得,唐熙文是慈利縣人,王孟順有個哥哥在新華社。他多次要求我想盡一切辦法聯系上唐熙文和王孟順兩位老師??晌抑两襁€沒有完成他交給我的這個任務。這世界上的事也真是奇怪,越是有人懷疑我與楊遠新的師生關系,反而越加勾起我與他幾十年師生情誼的回憶。

           

            同樣出生在滄浪河畔,骨子里傳承愛國詩人屈原的血脈基因

           

            我首先要說,出生滄浪河畔的楊遠新是一個重情重義的漢子。遠的不講,單講長篇小說《春柳湖》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之后,立即在國內外網絡文壇引起強烈震動,這些令人歡欣鼓舞的信息,使我一連幾天日坐不安,夜臥難眠,特別是拜讀了20211115日紅網刊發的《為八百里洞庭立傳,替數千萬漁民代言》一文之后,我更是浮想聯翩。殊知紅網是全國十大網絡之一,新型媒體重鎮,能以5000多字的篇幅,并在顯著位置配發新書照片,向全社會隆重推薦這部長篇小說,可見《春柳湖》的份量之重。

          1

          111

          紅網20211115日載李佳“薦書”一文截圖

           

            我繼而發現從紅網開始,引發全國報刊媒體和網絡陣地,紛紛從不同角度對《春柳湖》予以報道和推薦。這越加令我心潮難平。凡是當過老師的人,都會有我一般的體會,看到學生的成功,比起自己的成功還要高興。

            此時此刻,我對楊遠新和他的“湖南第一創作家庭”,既有許多難忘的回憶,也有無窮的思念,更有貼心的牽掛,我不得不拿起華為手機點擊“備忘錄”,想記下我心中燃燒起來的激情和意愿。但是一旦點擊字鍵,卻又心亂如麻,千頭萬緒不知從何寫起。我把這個想法,發微信給了正在旅途中的楊遠新。

            1115日晚上2305分,我收到了楊遠新從萬里重洋的彼岸給我發來的微信:

            “徐老師,您對學生如此厚愛,萬分感謝!您與我沒有別的可寫,就是師生情、傳承紅色基因情、對帥媽媽懷有共同的景仰之情?!?/span>

            這條微信以“三情”為主題的指導思想,使我茅塞頓開,思路豁然開朗,因為這正符合我內心的寫作愿景。

            思來想去,決定先從我與“湖南第一創作家庭”的師生情緣寫起。但真正布局謀篇時,卻又不知怎么落筆。

            楊遠新似乎洞察到了這一點。1117日晚上2033分,他又從萬里之遙給我發來微信:

            “您記敘我們師生之間的交往,我覺得有一點是不用回避的,那就是當需要相互支持時,彼此都能挺身而出。同時,師生之間都能直言不諱,相互切磋?!?/span>

            師生之間心靈相通,竟然如此真誠,如此坦蕩。這是我始料未及的。于是,《我與“湖南第一創作家庭”的師生情緣》,就在這樣的情感中動筆了。

            楊遠新的確是我上世紀60年代在漢壽二中任教時的68屆學生。他從漢壽二中初中畢業后,升入聶家橋高中高一班,兩年之后高中畢業,一邊務農,一邊擔任民辦教師。從這一時期開始,他陸續在《湖南日報》《湖南群眾文藝》《湘江文藝》《兒童時代》等發表作品。在湖南人眼里,對楊遠新這個名字漸漸熟悉起來。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他的創作之旅從漢壽水鄉走進長沙城里,歷經50多個春秋,發表出版的1800多萬字的文學作品,結集出版的880多萬字的《楊遠新文集》,早已流傳三湘四水,及至神州大地。尤其是他傾盡50年心血,聯袂妻子陳雙娥、兒子楊一萌共同創作的240萬字長篇小說《春柳湖》,跨越時空一百年,為八百里洞庭立傳,替數千萬漁民代言。這史詩般的長篇小說由中國四大最高檔次之一的作家出版社,全四部一次性出版發行,實屬中外文壇罕見,令我驚訝,敬佩,喝彩。

            楊遠新的老家與我老家是隔水相連的鄰居。他家居住青泥湖旁,我家居住劉家湖邊,是漢壽縣境滄浪水系一對連體的“姊妹湖”,水落時形成兩個湖泊,水漲時渾然一體。這里是偉大愛國詩人屈原多次行吟過的地方,積淀了兩千多年的中華文化底蘊。記得小時候親眼所見,“端午節”為了悼念屈原,兩湖聚集80多條龍舟,競渡吶喊,鼓聲震天,熱鬧非凡。我與楊遠新都是喝滄浪河的水、食滄浪河的魚長大的,體內都傳承屈原愛國憂民的基因。這里,三千年前是屈原吟誦“漁歌互答”之地,如今是楊遠新創作漁民史詩《春柳湖》的“產床”或“搖籃”。

          2 

          滄港鎮屈原塑雕像

           

            我和楊遠新不僅水同源,而且樹同根。記得上世紀70年代前后,我從漢壽二中下放滄港公社高樊大隊(現為北美大隊),被公社黨委書記聶再甫看重,抽調到公社,協助黨委秘書童國政抓新聞報道和文藝宣傳。不到一個月時間,我第一次“出道”寫出了新聞報道《赤腳醫生徐隆?!返拈L篇報道,在《湖南日報》第三版中心位置發表。不久又在《湖南日報》頭版頭條發表了滄港公社捕撈大隊漁民搏擊洞庭風浪從事大湖捕魚的長篇通訊。從此,我走上了長達50多年的文字筆耕之路。

            恰逢其時,楊遠新也在老作家、漢壽縣創作組組長曹逸興的帶領下,在滄港公社捕撈大隊扎根蹲點、體驗生活,創作出了反映洞庭湖漁民奮斗歷史的長篇小說《春柳湖》第一部第一稿20萬字的初稿。當時已接近出版發行,但最終擱淺,未能如愿,但從此這個初出茅廬、才華橫溢的小伙子,卻不棄不餒,砥礪前行,歷經半個多世紀的文學創作之旅,不僅自己日趨成熟,并組成了一家三口的“湖南第一創作家庭”。丈夫楊遠新國家一級作家,妻子陳雙娥國家二級作家,兒子楊一萌也“蟾宮折桂”,早已成為湖南省作協會員。

           3

          湖南第一創作家庭

           

            回顧那段難忘的人生旅途,我和楊遠新在滄港公社雖然交往不多,但卻“心有靈犀一點通”。人生的起點,都相處在同一個地方,即屈原行吟過的滄浪河畔;人生的目光,都聚焦在同一件客體,即農漁產業實體經濟;人生的宗旨,都服務于同一批群體,即洞庭湖區的農牧漁民。

            我熱衷于新聞報道,他致力于文學創作,我們雖然人各有志,但卻殊途同歸。我們的祖輩同根,血脈同源,就如同我們的老家兩湖相通。

           

            他隨同縣委書記蹲點,我主動讓房供其專心寫作

           

            上世紀70年代后期,時任中共漢壽縣委書記周立民,選定革命前輩帥孟奇的故里坡頭公社紅星大隊(現改名陳家灣村)辦點建設新農村。遵命不如從命。我從漢壽八中調入坡頭公社任黨委秘書,并參與縣委工作隊蹲點。恰好此時任漢壽縣創作組創作員的楊遠新又被縣委書記相中,參與縣委工作隊蹲點搞文學創作。這個年輕人躊躇滿志、青春煥發而又謙虛謹慎、熱情沉穩。為了給他從事文學創作提供一個舒適的生活環境,我把瀕臨西湖內江的一間公社住房騰出來供他居住。這里自然環境優美,打開窗戶就可欣賞洞庭湖濱的美麗風光,又方便與公社干部面對面采訪。

            坡頭公社有許多獨特之處。那時公社設有全縣最早的文化站、廣播站、影劇院和招待所等。年輕活潑、求知好學的陳雙娥,身兼兩職,既是公社文化站站長,也是公社廣播站站長,既是文化輔導員,也是播音員,有時還要參與接待省里、地區和縣里下到公社檢查工作的領導、采訪的記者,她熱情從容,不卑不亢,就像她母親一樣,非常精明能干。她是公社黨委委員、公安特派員陳運華的女兒。我們一起工作,一起生活,一起相處,關系親宻而和諧。

            那時,我觀察到陳雙娥特別愛讀書,寫得一手好字,公社無論要油印什么材料,全部由她一人承擔,從刻鋼版,到油印,再到裝訂,直至最后的分發、上報,一環套一環,干得十分出色,我和公社辦公室的蕭秘書從來就不用操心。

            也正是那段時間的磨礪,陳雙娥的寫作水平快速提高。當楊遠新隨同縣委書記到坡頭公社蹲點,陳雙娥與他很快從相識,到相熟,再到相知。他倆相愛,我和公社的其他同志,都是完全贊同,積極支持的??吹剿麄z志同道合,成長為作家伴侶,我從內心感到高興和榮耀。

            20211219日,我從人民網官方賬號“人民資訊”專欄,看到轉載紅網刊發的陳雙娥的散文《滄浪之水門前流——兼談<春柳湖>人物之一柴火佬的由來》,我逐字逐句地閱讀,被文中高深的立意,清新的文字,迷人的情節,豐滿的形象所折服。

           4

          5

          20211219日人民網“人民資訊”轉載紅網刊發的陳雙娥散文《滄浪之水門前流——兼談<春柳湖>人物之一柴火佬的由來》截圖

           

            這讓我想起了與她的師生之交。我曾經在坡頭八中任教,陳雙娥隨父母親工作調動,從鴨子港中學轉學到該中學高中部,一年后畢業。僅管時間不長,但由于她學習成績優異,很快成為校內名人。我在所教學的班級,大力向同學們介紹過她的事跡,提倡大家向她學習。所以,我與陳雙娥也算得上師生關系。我為有這樣的學生,感到由衷的高興。我期待她有更多的好作品問世。

          6 

          座落在坡頭鎮陳家灣村的帥孟奇故居

          7 

          坡頭鎮群英村漁民新居

           

            同心傳承紅色基因,戮力完成《鐵骨丹心帥孟奇》一書編撰出版

           

            上世紀8090年代,我在縣政府從事“三農”工作,退休后又在常德市發改委從事工程項目咨詢,兼做重點企業文化策劃,一晃就40年過去,我們都忙于各自的事業追求,雖然不曾見面交談,也沒有工作聯系,但心中的思念與牽掛也時常在腦海里縈繞。

            2020年“七一”黨建日主題活動期間,我隨機關離退休老干部參觀了“帥孟奇紀念館”,感觸很深。為了紀念帥老124周年誕辰,獻給建黨100周年華誕,在帥老親友們的懇求下,我決心編撰一本有關帥老的大型紅色人物典籍,全面系統完整地描述帥大姐的傳奇一生及其崇高風范,發揚黨的優良傳統,傳承老區紅色基因。

            于是,我花費了半年多時光和心血,調查采訪了省、市、縣100多個與帥老有關的機關單位和退休老干,搜集有關結集專著和報刊文稿數百萬字。通過歸類整理,擇優輯錄,尊重原創,分編組排,于2021年春節前,編撰出《鐵骨丹心帥孟奇》第一個版本,輯錄文稿130多篇,分成15個篇章,共60余萬字。送交有關部門領導和專家審查。得到的回復是,篇幅太長,有點雜亂,且存在版權授予,出版難度大。這樣我只好將電子版本轉發縣委黨史辦作為黨史資料收藏,并另辟蹊徑,洗版重來,但又覺無從動手。

            在這一籌莫展的為難之際,我想到了作家楊遠新。他得知上述情況后,從豐富的文學創作歷練中,提出了兩條思路,一是在第一個版本基礎上,抓住一個重點,選擇幾個側面,突出漢壽特色,用“漢壽人緬懷帥大姐”作為主題,從多個角度、多個層面,采取多種表現形式,重新編撰《鐵骨丹心帥孟奇》第二個版本。二是將原有資料及素材“化整為零”,寫成單篇文章,分別在報刊和網絡媒體發表。我想,這兩條路都可以走,也行得通。但考慮到文稿的整體效應和社會價值,我選擇了走第一條路。

            于是,我又廣泛征集漢壽各界人士緬懷帥老的文稿,采用描述、回憶、瞻仰、戲劇、詩詞書畫和特約專稿等表現形式,緬懷帥老的傳奇一生及其崇高風范,重新編撰《鐵骨丹心帥孟奇》第二個版本。

          9 

          《鐵骨丹心帥孟奇》(上下冊)第一個版本封面照

           

            這個方案得到了作家楊遠新的認可,并陸續收到作家發給我的特約專稿:

            2020l115日,作家在旅途中定稿的長篇紀實文學《帥孟奇與舒煒的母女情緣》一文,通過微信傳遞,從大洋彼岸發給了我,充實了帥老傳奇一生的歷史內涵,歌頌了帥老的“天下慈母大愛”。

            202117日,楊遠新以對帥孟奇的崇敬和虔誠之心,為《鐵骨丹心帥孟奇》一書擬就的序言《中華鐵骨頌,神州丹心歌》又及時發給了我,文中非常形象地描繪了帥老的精神境界,提升了帥老在百年大黨輝煌史冊中的地位、作用和影響力。

            接著,他又將帥老養女舒煒撰寫的《緬懷媽媽帥孟奇〈五篇)》轉發推薦給我,真切地再現了帥老與養女的母女情緣,歌頌了帥老崇高的道德情操和“荷花精神”“梅花品格”。

            還有陳雙娥撰寫的《細微深處見真情》一文,不僅支持入編此書,還給我發來幾張相關照供我挑選入編。

            在此書的編撰過程中,我與楊遠新經常電話和微信聯系、溝通,有時視頻通話超過一個小時。在許多關鍵環節上,他為我把舵導航,指引方向,鼓舞信心。

            作家楊遠新不虧是我主編《鐵骨丹心帥孟奇》一書名符其實的顧問,真抓實干的撰稿人。

            《鐵骨丹心帥孟奇》書稿已于20217月中旬交付出版單位,并與之簽訂“圖書出版合同”與“定制出版協議”,由中南出版傳媒集團和民主與建設出版社正式出版,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10 

          《鐵骨丹心帥孟奇》第二個版本送審稿圖片

           

            值得一提的是,因為我主編《鐵骨丹心帥孟奇》一書,被湖南電視臺查證相中,我成為了建黨百年華誕新聞紀錄電視《黨的女兒:帥孟奇》一片的主要采訪對象,并以此書為線索,歌頌了“天下慈母大愛帥孟奇”。此片于2021820日在湖南芒果TV向全國公開播出。這是我做夢也不曾想到的。作家楊遠新得知此信息后,給予肯定和鼓勵:“這等同出書的價值,甚至更高!”

          11 

          攝制組在北京帥老養女舒煒家中合影

           

            此書的出版發行,作家楊遠新功不可沒。我與“第一創作家庭”的情緣也上升到了一個新的境界。

            有人說,大千世界,人心浮躁,世態炎涼。這又使我想到了作家楊遠新對師生交往說過的那兩句話:

            “那就是當需要相互支持時,彼此都能挺身而出。同時,師生之間都能直言不諱,相互切磋?!?/span>

            在當今習近平新時代的和諧社會里,師生情誼清如水,濃于血,最純真,最感人,就如同滄浪河水涓涓流向煙波浩渺的洞庭湖……

           

          202212

          于漢壽縣滄浪街道八角樓社區錦上花小區陋室


           作者

          本文作者徐隆廣近照

           

            作者簡介:

            徐隆廣,湖南漢壽人,中國語言文學專業本科畢業,長期從事“三農”工作和項目工程咨詢。在中央和省市發表各類文章500多篇,1200多萬字,主要論文在國內外榮獲優秀學術論文特等獎、一等獎、二等獎共54次,其中兩篇論文分別在美國和香港榮獲世界優秀學術論文特等獎。退休后編制國家重點項目500多個,其中6個項目榮獲湖南省優秀工程咨詢成果二、三等獎。已結集出版《綠野拾零》《我的日志》近60萬字,正待出版《夕陽之戀》和《鐵骨丹心帥孟奇》約52萬字。曾被湖南省委、省政府評為首屆“湖南省黨政機關先進秘書工作者”,榮獲市、縣各種表彰和獎勵40多次,并被湖南省老科協評定為高級經濟師,被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聘為終身研究員。


          免费无码黄动漫在线观看犹物影视

        2.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