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

          作家網

          首頁 > 散文 > 正文

          三妹的港口(非虛構)

          祝伊文:三妹的港口(非虛構)

           

          作者:祝伊文

           

            三妹是那天和朋友步行在長樂路街頭的時候,才想起自己外婆家的事。

           

            準確來說,是在看到了里弄里紅艷艷的墻磚上,狠狠吸著的“拆”字時,才想起的。

           

            她朋友是個古跡的愛好者,低低地嘟囔著:“哎,都要拆了,就不能不拆嗎?”

           

            三妹也“哎”了一聲,一邊俯下身子照相,一邊若有所思:“好像吧,我外婆那一塊,也快拆遷了,不過,也沒定下來?!?/span>

           

            三妹又說,對于拆遷這事,那鎮上的人并沒這么反感,還有好些老人家正盼著快點拆遷呢,除了少部分執拗不過頑固不過的老人,其他的,都似乎對這個住了幾十年的地方沒那么眷戀。

           

            她朋友問,那你外婆她們呢?她們嘛,她們沒多大想法,安分守己那樣的,三妹低頭想了想,就是舍不得那棵樹,好幾十年了。三妹又想起了什么,抬頭神秘兮兮地盯著自己的朋友,我小時候在那里還有個港口,你不知道吧?

           

            港口?你在說什么笑話?她的朋友語氣中帶著些明知道三妹在開玩笑的不以為然,雖然長到這么大,三妹的那個朋友至今還沒去過港口,但港口的概念,對她而言,絕對是一般人所不可能有的。

           

            而那個港口的事,隨著年齡一點點增大,各種煩心的事兒越來越多,三妹也不怎么放在心上了。

           

            三妹想起,她也不是很久不回外婆家了,每到什么傳統節日她也總是會回去的,但那個她口中所謂的港口,她卻是好幾年沒去看過了,因此她也并不清楚,現在那個她的港口怎么樣了。

           

            這個三妹口中神秘又神奇的港口,要從外婆家的后院再往后走幾分鐘的路程,要繞過幾個用鐵皮搭建的像是倉庫一樣的小屋子和幾個雞棚,就能看到一片水域,三妹的港口就在這個地方。

           

            這片水域不是開闊的那種,而是蜿蜒的,比較狹長的,一直走不回頭還是能夠回到原點的,三妹記得,要繞完這一片水域回到原點,還需要不少時候,因此這大概也是一片很大的水域。她所說的港口呢,就是靠近鐵皮屋子的那一塊不長草的泥地,這塊地方方正正的,對當時的三妹來說,擁有這樣一塊空地,可以說是在同齡孩子中非常值得炫耀的了。

           

            三妹是他們家族里的同輩分孩子里的第三個女娃,三妹并不喜歡自己的名字,甚至覺得大人們有點莫名其妙,漫不經心,因為她的姐姐們也沒有叫什么一妹、二妹的,但她又為什么要叫三妹呢,而且無論是哥哥還是各種爺爺奶奶,統統叫她三妹,這種感覺也怪不自在的。三妹的哥哥姐姐年紀都比她大挺多的,說是很難玩到一起,因此三妹童年時候基本沒有什么玩伴。

           

            三妹一直安靜地長時間地坐在院子里的長椅上發呆,她不知道要做什么,也沒人教她要去做什么。

           

            這一年三妹的母親在附近的工廠工作,父親去了外地,三妹的二爺爺在這一年也退休了。

           

            要不是強制性退休,三妹估計二爺爺會一直干下去,在她的印象里,二爺爺一直是身強力壯的人,干什么活兒,別人都說他特實誠,一點懶都偷不得。他之前在上海的港口做理貨員,同時也喜歡幫東幫西的,幫著干些搬運的活兒。

           

            剛退休那會兒,他整個人都不適應,飯也吃不好,覺也睡不香,家里人讓他上醫院去看看,他坐在院子里,頭也不抬地擺擺手,哪里,不用,干活兒累了才吃得下睡得好,我沒事兒。

           

            除了他自己,誰都覺得他不像沒事的樣子。

           

            早上,三妹坐在庭院里頭,沒事干,二爺爺坐在屋里頭,也沒事干;下午了,他們倆換個位置,就這么坐著,二爺爺嘆一聲,三妹眉頭皺得老緊。

           

            三妹記得那些二爺爺把收音機從抽屜里翻出來的日子,那是2005年的夏季,二爺爺正一遍一遍聽著廣播里時而吱吱響的那個女聲,她說,2005年世界港口大會將在上海舉辦,還說這是中國首次舉行世界港口大會。

           

            三妹從院子里走進屋子里,她看到二爺爺依舊坐在老座位上,手里緊緊攥著那個老收音機,他的眼神方才閃爍的一絲光亮又逐漸熄滅了,他的鼻子一抽一抽的,從一旁隨身帶著的布包里又翻出一疊舊紙。三妹把頭湊過去看,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數字和畫得參差不齊的橫線和鉤。二爺爺的語調中忽而又有了一絲自豪的感覺,他告訴三妹,這可是我以前在港口工作的時候,咱們的貨單,你看,這邊,貨全齊了,看這邊。

           

            他滿目期盼地又望著三妹,期望從她的眼神中看到些什么,三妹很懂事地點點頭。

           

            二爺爺翻那些紙的時候,手很明顯地一邊在顫抖一邊又有意似的,翻得嘩嘩作響。他說,上海要舉辦世界港口大會哩,上海發展得真真好啊,可是自己趕不上了。

           

            這時候三妹才開口問,二爺爺,港口究竟是怎么樣的?

           

            三妹沒見過港口,她住的那個偏僻又落后的小城鎮,她沒有出去過,她還以為上海就是她眼前所見到的樣子。

           

            二爺爺每講起港口那邊工作的事兒,就像是換了一個人,應當說是變回了從前那個半年才回來一趟的生龍活虎的男人,那種說話的精氣神,仍像是當年剛受聘時候而立之年的小伙子。

           

            從此之后,他們并不那么呆坐著了,二爺爺總會給三妹講很多港口發生的故事,三妹也很喜歡聽那些故事。

           

            那是在七月的一個下午,二爺爺在后院大聲叫著三妹,他讓三妹跟著他。三妹一邊跟著一邊緊張兮兮地盯著腳下凹凸不平的泥路,忘記了去問二爺爺這是要去哪,同時她也覺得,二爺爺是這里很懂她的人,她這種年紀,興許還不能理解透徹懂這樣的一個字意味著什么,總之她覺得,二爺爺是個很有趣的人。

           

            她一路上低著頭,眼睛緊緊跟隨著前面二爺爺的那雙黑布鞋。那雙鞋停下,她也停下,一抬頭就看到那片并不開闊的水域。那片水域一點也稱不上清澈,在靠近岸的地方,一片片墨綠色的浮萍模樣的東西悠哉地躺在湖面上,湖面平靜得很,沒有風的夏季雖然在靠水的地方會好受些,可還是熱得很。因為水域的不開闊,三妹舉目就看到了前面一大片一大片的水草,它們的頭探得老高,鉆出水面好大一截兒。

           

            順著二爺爺手指的方向看去,三妹看到一條小船,船體像是用木頭做成的,是除去竹筏以外三妹認為最簡陋的一種船體了,好在船的中間有兩塊木頭隔板就這么隔著,好像是要給原本就和大沾不上邊的小船升了級,變成了擁有三個空間的“水上交通工具”了。

           

            三妹迫不及待地往前跑,問二爺爺,二爺爺,這是你的船嗎?

           

            二爺爺點了一下頭,繼而立馬拼命地搖起頭來,那模樣像個小孩子。他一時語無倫次起來,不,不是,二爺爺的船比這個,大好幾百倍呢。他的手來回比畫著,整個身子也一會向左邊挪挪,一會兒向右邊移移,又很自豪地望著三妹,差不多就這么大,不,比這個還大。

           

            他好像說得有些忘乎所以了,忘記了剛才要回答三妹什么。三妹又指指那條小船,二爺爺這才一拍腦袋,嘿,這個呀,這今后是咱家三妹的小船呀。聽二爺爺講了這么多有關于船的故事,三妹對于自己也終于有了艘船,嗯,至少是有了條船,有些難以置信,但她又悄悄地把自己這些小竊喜,試圖不要表露得這般明顯。這不嘛,船長都是要很穩重的,哪里有那么多開心的事讓船長這么瘋瘋癲癲的呀,擁有一艘船可是大使命,這個道理三妹也記不清是二爺爺講給她的,還是哪部電視或動畫片里學來的了??傊?,在二爺爺說那是她的船之后,三妹在內心早已經上演了一出戲,她眼前的這條小船,也在她恍恍惚惚間莫名其妙被當作了一艘神奇無比的巨輪。

           

            可三妹的喜悅啊,她越是藏,就暴露得越是明顯。這些都被二爺爺看在眼里。

           

            二爺爺又指著一旁那塊不長草的地,告訴三妹,那這個,就是你的港口了。

           

            二爺爺的眼神和語調都感覺特別沉醉在自己所說出的每一句話里,活像一個帝王在封地似的,三妹也像接受封地一般恭恭敬敬地看著二爺爺,一時間內竟不知道回答什么。

           

            二爺爺的這種自豪長久以來,給三妹造成的錯覺是,上海港真的像是皇城一般,什么頂頂好的最尊貴的,全都在那塊地兒。但后來長大了的三妹猜測,興許二爺爺在上海港工作那會兒,并沒有過上這種癮,只有退休了,回到她這種當時不諳世事的小孩子面前,才好不容易有這樣一回發言權。

           

            二爺爺說,怎么樣,我帶你到湖中間去看看。三妹在湖邊興高采烈地拍手,又跳來跳去,船的邊沿距離岸邊有一點距離,三妹小心翼翼地把一只腳踏上船的邊沿,用力蹬了幾下,船左右搖晃起來,她“啊”的一聲把腳收了回來,她又嘗試了幾回,最后只好眼巴巴地望著二爺爺。

           

            二爺爺先一個箭步跨上了船,他兩腿開立,努力讓船不再那么晃動了。他伸手抓住了三妹的手,嘴里一字一字地清清楚楚地喊,好——嘞——,咱們的三妹大船長,歡迎上船咯!他讓三妹一腳搭在船沿邊上,自己的手一用勁往后一抽,三妹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在船上了。

           

            她踉踉蹌蹌地在船上往前走,雙腳開立,拼命保持著身體的平衡。她看到船外邊一圈一圈向外面散開去的水波紋和伏在這些水波上的浮萍一類的綠色的生物,船一動,它們就朝岸邊俯沖過去,像是剛醒了過來,伸了個懶腰,又張牙舞爪地想要爬上岸。三妹想要坐下,可剛一碰到那塊隔開船體的木板的時候,那塊木板就“啪”的一聲一下子趴倒在船上。三妹“啊”的一聲,又嚇得跳了起來,二爺爺趕忙抓穩了搖搖晃晃的三妹,又一手抓起那塊木板,拿起地上的工具,左轉轉右轉轉,又把那塊木板給安上了,又用手拍了拍,拍得啪啪響,說,看,這下放心了吧!

           

            三妹問,這是爺爺你做的船嗎?

           

            二爺爺很自豪地擺擺手說,可不是嘛,這我可是做了……哎!二爺爺的身手,一會就做好啦!

           

            三妹記得,從此之后,年幼的她便一直把這兒真的當成自己的港口了。

           

            那時候的三妹不會游泳,又是家里同齡孩子里最膽小的一個,三妹記得除了二爺爺之外,在她的童年,就沒有人為她這么做過什么。在當時,大人們都覺得能言善辯的孩子才是將來能有大出息的,力氣大的大膽的孩子都是能擔得起重任的,而三妹,恰巧被排除在這些之外了。

           

            從二爺爺那里,三妹接過一支槳,這支槳比三妹想象的要重得多,可看看二爺爺手里的槳可比自己的大了整整一倍呢。這支槳上的木屑還沒完全搓干凈,可見是臨時趕出的活兒。后來三妹才知道,這是二爺爺連夜為她做出來的。

           

            三妹一邊嘟囔著,好重啊,一邊把槳緊緊握在手里,把槳的頭部小心地插入水中,像是怕激起一絲漣漪似的。二爺爺讓三妹看自己,說,看這里,槳要入水的,怕什么的咯。他又做出了夸張的劃槳動作。

           

            船突然就像上了發條一般,抵著一股阻力,飛快地向前了,身旁的那塊光禿禿的泥地也像是跑著后退,消失在三妹的視野里。

           

            三妹驚喜地大叫,她以為還是自己那蜻蜓點水般的劃槳有了如此大的魔力。二爺爺不劃了,讓三妹自己來試試。

           

            可任憑三妹如何用力,這船總是在原地打轉兒,這可急壞了三妹。在那個夏季,水面刮著微風,一點點吹亂三妹的頭發,三妹的臉被曬得有些發紅了,幾顆連續串在一起的汗珠滑落到她的嘴角里。但三妹想,一個船長不能慌亂,至少是不能讓別人看出來慌亂,那只要裝作不慌亂總還是行的吧。她小心翼翼地想。

           

            二爺爺從船上拾起一根長長的竹竿,有些驕傲地望著三妹,他站起身來,拿那根長長的竹竿一直插到水里,竹竿可能是插到了水底的淤泥里,一下子就停住了。二爺爺一手叉腰,一手握著那根長長的竹竿,像是一個立功殺敵的戰士,緊緊握著自己的長劍,那眉眼里透出的,像是有點不可一世的自詡。

           

            三妹后來回憶起來,卻越來越覺得當時看到的眼神里有一種遲暮的無奈,就當學到一些老而惆悵無法報國的古詩的時候,她都會想到二爺爺那時候的眼神,他該是一個多么熱愛那片港口的人啊,才會把生活中的一切都變得和港口息息相關。

           

            二爺爺用力將傾斜的竹竿往后一插,船體動了起來,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二爺爺說,也罷,今天我就載你一程咯,帶大船長去看看!

           

            三妹就那么乖乖地坐好,其實她的腿根本不敢放松,一直畢恭畢敬地緊繃著,她怕自己一放松,那塊木板又會毫無征兆地倒下來??蓾u漸地,她也累了,這才松弛下來。

           

            她這才開始留心注意周圍的一切了,他們在并不廣闊的水域里穿來穿去,她已經看不到那片光禿禿的她的港口了,兩旁都是高過頭頂的蘆葦或者類似的植物,灰突突的,有些地方有些泛白,這水依舊不清澈,靠近蘆葦的水域,水面上浮動著那些潺潺流動的浮藻,和剛才爬上岸的應該是一伙,三妹這樣想。

           

            三妹雖說一直住在農村,可她回憶起第一次接近自然,卻是在這時候。

           

            她看到灰突突的蘆葦里閃著一雙雙一對對紅紅的圓點,她站起身來,又嚇得跌坐在船上,那是紅眼睛的蜻蜓,她很怕這些動物,和別的小姑娘一樣。

           

            那些蜻蜓經常飛出蘆葦叢生的水域,三妹最怕,自己稍稍一轉頭,就瞥見一只紅蜻蜓像是靜止了一般,停在自己的耳朵根那兒。她第一次那么清晰地看到蜻蜓透明的有復雜花紋的翅膀,第一次那么清晰地看到它那雙紅紅的眼睛,她覺得有些冷汗直冒,她禁不住猛地側過身子,朝一旁倒去,船也往一邊傾斜,弄得三妹哇哇大叫起來。

           

            之后的幾年里,三妹幾乎每天都在與紅蜻蜓謀面,卻仍改不掉害怕,她離不開自己的港口和那片小河,但她對紅蜻蜓什么的這一類,也一直勇敢不起來。

           

            在小船左右亂晃的時候,除卻那種緊要關頭,二爺爺都是會在一旁不予搭手的,雖是如此,他仍是時時刻刻盯緊了三妹這個看似文靜的小姑娘。

           

            劃船的時候最神奇的時刻莫過于那些悄悄探出水面的桿頭了,在它們的下面有那么一點暗藏玄機。二爺爺帶三妹去看的時候,已經快到了那天的黃昏,在被紅眼睛蜻蜓弄得有些暈頭轉向的時候,二爺爺將船劃到了靠近蘆葦的地方,三妹怕得很,那兒的蜻蜓最多。二爺爺指指那根竿頭,三妹,你瞧那兒!

           

            三妹不以為然,那不就是一根竹竿嗎?

           

            二爺爺將船劃得更近,可沒這么簡單的!三妹看到那竿頭上有一根細繩子,連在水下。二爺爺順著細繩子,把繩子往上一段段地拉,一個圓柱形狀的網被拉出了水面。

           

            那個看起來像是籠子一樣的網,有一半仍在水中,里面撲通撲通地傳來水聲。

           

            三妹很害怕,又有點興奮。隨著網被全部拉起來,里頭銀光閃閃的,撲騰撲騰的,好一陣子才動靜小些。三妹看到,那里頭是魚,白花花的魚。

           

            二爺爺把網的口張大開來,傾倒過來,里面的魚嘩啦啦地落到了船體內,它們在船板上又一下一下地跳動起來,把水濺到三妹的眼睛里。三妹一直很怕魚,她覺得魚的鱗片是很可怕的,她覺得魚滑溜溜的,冰冷的,也是很可怕的。

           

            但她不敢動。因為她發覺自己一動,船就晃,魚就撲通撲通地跳起來,她心想,這未免也太冒險了。

           

            但那些小籠子一般的網,確實也太神奇了,魚又是怎么心甘情愿地游進去的呢?

           

            三妹剛想問的時候,看到了船板上向自己爬過來的小螃蟹,它是和那些魚一起被網進來的。三妹悄悄地喊,二爺爺二爺爺,然后伸手指那只對自己很好奇的螃蟹,二爺爺把它抓走了,輕輕拋進了一旁的湖水里。

           

            水域那邊各種生物很多,三妹怕的也很多,但她依舊很喜歡游船,因為每一個船長都會熱愛自己的船。

           

            在船上,她會看到水里的長腳水蜘蛛,只要不游到船上來,她就顯得有恃無恐,她經常拿自己的槳去逗弄那些水蜘蛛,可當它們的長腳一觸上槳面,有那種躍躍欲試想要爬上來的感覺的時候,三妹都會緊張得直抖船槳。

           

            那兒有很多她所懼怕的東西,但那里卻是她的樂園。

           

            她不敢動那些魚,就煞有介事地任命二爺爺為自己的碼頭搬運工,把那些魚傾倒在那片光禿禿的泥地上,就像真的港口碼頭運貨一般。

           

            三妹幾乎把自己的童年都泡在那一片水域里,她沒有覺得膩,也沒有那種被水泡久了,皮膚變的皺褶的酥麻的感覺。

           

            而她的每一次所謂的出航,二爺爺都陪著她。他們白天出航,晚上打開收音機一起聽那些電臺,那時候電臺里一直在循環播放著上海取代新加坡成為世界最大港口的新聞,三妹不知道那是什么電臺,二爺爺整天守在那個電臺前,他又一次說,哎,沒趕上沒趕上。

           

            哎,外面發展得真快啊。二爺爺時常這么感嘆。

           

            三妹沒見過外面的世界,覺得自己的港口就已經夠神氣了,她漸漸學會了用船槳把魚翻到岸上,漸漸學會了如何巧妙地躲避紅眼睛蜻蜓??伤€是怕,這些怕似乎改不掉。她平時生活里的不快、自卑,當回到了自己的港口,自己的小世界里,就全都煙消云散了,而年幼的她還沒完全明白過來,守護她這個夢的,一直是她的二爺爺,那個在自己世界里逍遙自在又有點驕傲的二爺爺。

           

            幾年后三妹到了城里讀書,就很少來外婆家了。在過年過節的時候會回來,但也不會去那片水域了。她穿著新式的很摩登的衣服回去過年,她不會再去走那么遠的泥地去坐上自己的木頭小船,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的木頭小船是不是還在那。

           

            三妹的個性改變了一些,不再像從前那樣沉默寡言了,但聽說二爺爺還是像從前一樣,喜歡一個人聽著收音機,喜歡一個人到那片光禿禿的泥地邊上走走,好像就這么走走就能帶他回到過去在上海港工作的日子,好像就能帶他回到為三妹,或者說是和三妹一起創造了一個不為人知的小王國的日子。

           

            人們不問他,人們一口咬定,他是太念舊了。他是個太過于念舊的人了。

           

            可二爺爺除了念舊,還能做其他的什么呢?他的小輩們都一個個搬去城里了,他們為他扣上一頂叫作活在過去的帽子,然后自己一個人去闖了。

           

            三妹基本只在過年的時候會看到二爺爺,他看上去老得不算很快,但動作明顯遲緩了很多,這些年見到他的時候,他走路也慢了很多,根本不像是三妹印象里的那個身手矯健的二爺爺了。

           

            在年夜飯上,三妹到各桌敬酒的時候看到二爺爺,二爺爺的第一句話便是,三妹啊,去不去后面劃船啊。

           

            三妹身旁的大嬸們都說,三妹記得伐,這個爺爺以前經常帶你去劃船的。

           

            另一個大姨說,還記得伐,你小的時候,悶得很,你二爺給你花了好幾天才折騰出這條船的。

           

            二爺爺用手抓著后腦勺,哪里哪里,我這個,一個下午就好了……況且,咱們三妹高興啊,這個值得的。

           

            三妹禮貌地點頭,表示她都記得。

           

            屋內一片鬧哄哄的,在鄉下的年夜飯,菜一桌桌地上,在那里,誰家的菜多,代表著將來一定有好運,無論是哪種好運,同時也代表著那家人可大度了。人們一個個瘦癟著肚子進去,吃得肚子圓滾滾的,還不見出來。男人們吸著煙,女人們七嘴八舌地八卦這八卦那。三妹走出門去,里頭太熱了。

           

            她突然想在后院的那條泥路上走走,她的記憶被拉回到了過去,她每次低頭緊緊跟著前面的那雙黑布鞋的日子,陽光照射過來,她的影子被映在灰色的墻上,她的影子要比過去的高大很多。原來時間是這樣一種東西。

           

            她突然又停住了腳步,她腳邊的雜草消失了,是那塊熟悉的光禿禿的泥地。她抬起頭來,湖面結冰了。

           

            她小心翼翼地伸出腳,像過去小時候的冬天一般,踏了那塊晶瑩剔透的冰一下,那塊看似完整的冰從中間裂開,成了幾小塊,向四周漂去,果然上海還沒能冷到那種地步。

           

            正想著的時候,她轉頭看到二爺爺。二爺爺見她第一句話便是,三妹啊,去不去劃船啊。我昨天剛把船擦干凈的。

           

            三妹的腦海里突然很神奇地冒出二爺爺的聲音,他說,報告船長,湖面結冰了,但不影響航行。

           

            那個聲音仍像是當年那個第一次慷慨地給三妹整個港口的二爺爺。

           

            ——刊于《草原》2021年第9

           

            作者簡介:

            祝伊文,1998年出生,上海外國語大學2017級泰國語言文學學生。曾獲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二、三等獎,上海市創意小說大賽“黑馬星期六”六強、白馬組第三名等。

           

          來源:草原文學月刊

          作者:祝伊文

          https://mp.weixin.qq.com/s/TU-Vsm5TWB7a49mdv2hvZQ

           


          免费无码黄动漫在线观看犹物影视

        2. <acronym id="filjr"><sup id="filjr"></sup></acronym>
              1. <samp id="filjr"><video id="filjr"><div id="filjr"></div></video></samp>